正文 第六十九章 琉璃一舞

作品:天地乩

    秦凌天行走在皇宫内院间,在经过一处竹林时,忽然有一股气息弥漫,正在接近着,顿时秦战目光锋利,看向那一处方向冷淡地道:“出来。”

    “王上。”一道身影浮现躬身拜见,来人赫然正是焚寂,也是勾魂使掌舵人。

    “查清楚了么。”秦凌天道。

    对于焚寂的出现,他并不感到诧异,眼神极为的平静,只因为这一切都是他授予的。

    “自上一次王上传信,微臣便已派勾魂使暗中查探此事,虽遇到不少阻拦,但依旧让微臣探清到了一丝蛛丝马迹。”焚寂回答。

    “寡人只对结果感兴趣。”秦凌天负手走在竹林间,旁若无人地道:“说吧,荆王是否掌控着一座灵脉?”

    “是。”焚寂点头,秦凌天脚步微顿,果然,随即继续走着,说道:“说说看。”

    “勾魂使已查清灵脉一事,不过,并不在秦王城附近区域。”焚寂跟随在秦凌天身后,缓缓开口说道。

    “这是必然。”秦凌天点头,道:“灵脉二字本就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思,而开采一座灵脉必将动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若说荆王在饱受世家之人关注的天子脚下行这等大事,而不被世人察觉?那不可能。”

    若说自己后知后觉,那秦王城的那些不可一世的世家之人呢?还有那掌控着秦王朝半数官员以上人脉的吕相呢?

    他们都没有听到一丝风声?他可不信。

    所以秦凌天断定即便灵脉属实,那也不可能在天子脚下无声无息间动王土。

    “王上圣明。”焚寂缓缓说道:“灵脉不仅不在秦王城附近,更不在三州大城,而是在最遥远的五大属地。”

    “五地?”秦凌天目光如炬,秦王朝统御一方天地,版图极大,其中就包括了三大州,那是除秦王城外最为繁华的三座大型城池。

    至于五地?虽然远比不上三大州,甚至不算多么的繁华,但却极为的遥远,那是秦王朝最偏远的五大属地,链接着周围的诸王朝。

    若是灵脉在五地,那便不奇怪了。

    “是。”焚寂回应,片刻后又道:“不过…”

    焚寂眼眸闪烁,秦凌天自然感受到了焚寂的异样,道:“不过什么?”

    目光平静,秦凌天虽然感受到异样,但并未因此惊奇,这时焚寂看了他一眼,又道:“据勾魂使传来消息,荆王不仅大肆挖掘灵脉,四处征收属地之人,而且,本该镇守边关的王朝大军正在集结,悄然朝着三州行进。”

    荆王本是杀伐将领,战场出身,一身王位都是杀出来的,而且秦王朝的大半军队都在他麾下效命,被荆王统治着。

    “集结大军?”这时秦战冷漠开口,道:“他想做什么?是斩杀逆贼,还是犯上作乱?”

    焚寂语气微顿,瞬间语滞,但他也明白荆王此举,怕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若非是有吕相的存在,只怕王朝大军不会是悄然集结,而是直接降临王城秦王宫了。

    秦凌天脚步停滞,转身看了焚寂一眼,随后负手行走着,但目光中闪过一缕锋芒,许久方才开口道:“让勾魂使暗中隐觅于灵脉附近,切记不要暴露踪迹,再派人继续监督大军动向,等待寡人的命令。”

    “是。”焚寂深深地看了秦凌天一眼,他的君王位本就微妙,如今听闻此言让向来劣势的他,更加得喘不过气来,这压力,怕是不小了。

    身影消失,焚寂离去,既然已经决定扶持秦凌天,那么他便倾尽所有力量,巩固他的君王宝座。

    看着离去的焚寂,秦凌天目光如炬,空间再次寂静了下来,一旁的秦战却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终归还是忍不住了么。”秦凌天负手,停下了脚步目光看向天际,他早已料到秦王朝必将逆乱,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既然早晚会来,那么他便提前出手,也好搏得一个先机。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是亘古以来从未变过的道理,也是这天下间的规则,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更遑论帝王之路。

    每一次世间大乱,都将有一位绝代王者横空出世,镇压一代风流人物,问鼎天下。

    这样的人物,当为真正的王者!

    自古以来皆是如此,若为人上人,欲鼎立帝王宝座,只有以鲜血来洗净世间尘垢,以决心来见证红尘繁华,以碾压性的力量来打破所有质疑。

    唯有这般,方为人上人。

    秦凌天安静的站在那,明亮的目光遥望无边天际,他在想自己会成为那样的人么?

    会成为凌驾在这浩瀚星海上的盖代人物么?

    却在此时,秦凌天眼睛微凝,随即淡淡的笑了笑,他轻轻地摇了摇头,不论将来怎样,他应只在乎眼下才是。

    老师曾经说过,人啊?就应该脚踏实地,不然就会胡思乱想了。

    大道三千,处处皆修行。

    一步一天地,一念一轮回;以初心锤炼己身,以平常心看待世间事;不管身在何处,不可遗忘了本心。

    老师那老家伙虽然人不怎么靠谱,但说的话却仿佛比圣言还要更加的蕴藏深意,只是,有时人太坏。

    想清楚了这些,秦凌天笑了,他很知足但却不会因此而懈怠,要知道他的眼下可不仅是秦王朝,更多的还是身旁那为数不多却值得珍惜的人。

    守护他们,便是守护本心。

    “凌天,太后传人来话。”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打破了寂静,只见曦儿走来,美眸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凌天一眼。

    她感受到此时的秦凌天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气息,仿佛他更成熟了些。

    “太后?”仅仅诧异了片刻,秦凌天便点头笑道:“她可曾说了什么?”

    曦儿迈步走来,手掌挥出,后方顿时有一位宫女进来,俯身拜见秦王君,低头道:“太后娘娘说自王上登基以来,还未曾与王上共摆君王宴,如今想念,恰逢今日天气爽朗,欲一聚家宴,望王上应允。”

    此女,是太后身旁的宫女。

    “家宴?”秦凌天眼睛微眨,目光看着眼下的宫女,一股无息的威严弥漫,使得那俯身的女子心惊胆颤的,却也不敢开口。

    秦凌天心中思虑,在他未成为秦王君前,几乎没有与太后有过往来,毕竟那时世人都知道他只好酒色,醉爱美人怀,极少走出过王宫。

    即便如今已是秦王君,与太过也只是不过数面之缘,甚至谈不上往来。

    如今,她竟然宴请自己?

    “好,寡人知道了。”看着眼前的宫女,忽然间秦凌天挥手,道:“告知太后,寡人处理手中事物后便来。”

    “是。”宫女躬身,随即离去。

    曦儿美眸眨了眨,不解的看着秦凌天,开口说道:“太后与荆王乃一丘之貉,此刻见你,只怕宴无好宴,没安好心。”

    他们之间本就关系不量,如今却思念,谁人相信?至少她可不信。

    秦凌天一愣,眼神瞪了曦儿一眼,说道:“你这丫头真是没大没小,太后乃我秦王朝的一国之母,是寡人的母后,小心落人把柄。”

    曦儿吐了吐舌头,调皮一笑,说道:“人家这不只是在你面前说么,又没有外人。”

    “你啊。”秦凌天捏了捏曦儿的琼鼻,无奈笑道:“真是拿你这丫头没法了。”

    曦儿得意一笑,秦凌天笑着摇了摇头,迈步走出,“我们走吧,顺道去看看曦儿口中的宴无好宴是怎样的龙潭虎穴?”

    曦儿美眸眨了眨,白了秦凌天一眼,这家伙绝对故意的。

    一旁的秦战眼瞪鼻鼻瞪心,装作没看到。

    既无奈又一身伤!

    ……

    秦王城中心区域,琉璃阁。

    此时,琉璃阁内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庞大直入天际的阁楼中有一缕缕红菱交错,飘荡在上空,无限美感,而中间之地则有一处舞台,无数人汇聚于此,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听闻此次盛舞乃是琉璃阁阁主亲自伴舞,不知是否如此啊?”下方观礼台上,有人开口说道。

    “听说是这样的。”旁边之人回应,道:“世人皆知琉璃阁阁主璃花姬风华绝代之姿,美貌无双,意有祸国殃民的容颜,若是能亲自主舞一曲,我等倒此行不虚了。”那人开口,神色中竟有几分遐想。

    周围的诸人都点头,琉璃阁阁主何人?那可是秦王朝最具祸国殃民的妩媚美人,一颦一笑皆能勾动着无数人的身心。

    她若能主舞一首,当能心中繁味了。

    恰在此时,一阵阵喧闹的声音响起,只见中心的舞台上空有无数诱人的花瓣洒落,其中有一道红衣女子赤足踏着红菱而下,身周缕缕红菱伴舞,撩动着无数人的心扉。

    舞台之下的众人顿时喧哗,甚至有些人的眼睛中竟然闪烁着光芒,也不知在遐想些什么,但他们都知道那是琉璃阁阁主。

    今日,璃花姬携倾世之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