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9.番外二

作品:到底穿了多少本书?

最快更新到底穿了多少本书?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店里每个月能有这样的收益岳菱芝心里还算满意, 谁让她们连符纸符墨都是自己做的?成本少得可怜。

    岳菱芝现在每个月能拿到了灵石也有不少了,这间店铺的收益, 她会分一些给小桃几人鼓励她们再接再厉,她在这坊市上还有九间地段不错的店铺, 都已经租了出去, 每个月每间店铺随大流三块中品灵石的租金, 都能足够她大手大脚的消费了。

    当然, 作为一个十分节俭的人, 岳菱芝又怎么会真的大手大脚起来呢?她只是采购了许多矿石灵植,为半年之后的门派大比做准备。

    剑修领头门派剑宗的门派大比, 可谓是修真界的一大盛事!

    虽说剑宗的弟子一入宗门就被分了三六九等, 但门内大佬们也深知堵不如疏的道理,与其堵住了这些地位低微的弟子的出头之法让他们受不了闹腾起来, 到不如划下道来大家比划比划, 若是强者,自然就能更上一层, 没准还能被哪个长老收为弟子,直接一步登天, 若是弱者, 那没办法了, 修真界嘛, 强者为尊, 宗门护着你让你活着就很不错了, 你没有价值, 宗门又为什么要培养你呢?

    当然,所谓大比,要参加的不止是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恰恰相反,所有内门弟子强制参加,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报名参加。

    这是宗门的硬性规定,也是剑宗门规里最被内门弟子所厌恶和诟病的一条。

    但在岳菱芝看来,宗门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剑宗就像是个金字塔,所有的杂役弟子都为内门弟子服务,所有的外门弟子都为内门弟子和长老们服务,因此,剑宗的内门弟子的地位是在金字塔上层的。

    可若是有哪个被宗门精心培养长大的内门弟子们还比不上那些糙着放养大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那宗门又为什么还要像以往那样养着你呢?

    剑宗的每次大比都会有几个内门弟子被贬到外门去,也会有运气好些的外门弟子进到内门,而相比这两种,更多的,还是杂役弟子成为外门弟子的数目。

    每一次的大比对于许多内门弟子来说都是一个坎,对于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来说,却是机会。剑宗的大比是剑宗门里唯一一种不看身份只看修为的测试,有且只有剑宗会这样玩,其他门派也有大比,方法却不会像剑宗这样简单粗暴。

    宗门会将弟子按筑基、练气分成两大组,每组弟子抽签进行比试,也就是说,假如一个练气五层的修士报名了,那他也会可能遇到一个练气大圆满的对手。

    大比是所有内门弟子的试炼,是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的晋身之路,而对于岳菱芝来说,自然也是一项考验。

    这三年来,她虽然忙着挣灵石,可她的修炼也没落下,就是宗门所要求的每日练剑一万下,她也是常常超产的,这样看来,她似乎并不应该对于大比发愁。

    但岳菱芝自己的事自己知道,这些年来她与人动手的次数趋近于零,真要是碰上个战斗经验丰富的同阶外门弟子,那就是分分钟就要给跪的节奏啊。

    进入内门之后,每名内门弟子每旬都有一回进入试炼之地的机会,岳菱芝这三年来,却是一回试炼之地都没去过,她动手的机会,也就是在自己家的田地上放放法决,什么落雨决,控物决倒是用的熟练了,可其他的攻击法决,呵呵。

    这次她来店铺,就是为了和懋儿小桃交代一下店铺里下一个月的收购和出售方向和拿些回复的补灵丹和攻击防护类的符箓,当然,也就顺便看个帐,拿个灵石什么的。

    岳菱芝没坐多久,懋儿就上来了,岳菱芝一边在心里算着帐,一边问道:“客人都走了?”

    懋儿拿着壶倒了满满一杯茶,手上掐决,本来滚烫的茶水就瞬间变温了,他这样急急的灌了三四杯才道:“只剩下一两个熟客,小桃姐姐应付的过来。”

    岳菱芝看他渴成这样,不由嗔道:“看你,这么渴了怎么不在楼下先喝些水,我又没什么要紧事,做什么这么急急的跑上来。”

    懋儿道:“正是知道你在楼上,我才急急的上来喝水的,有你在眼前,便是普普通通的茶水,也是甘甜的。”

    他嘴甜的很,好话说来就来,最开始懋儿这样说的时候,岳菱芝还只当是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油嘴滑舌,可等有一次岳菱芝看着他的眼睛的时候,却忽然有一种感觉,他所说的每一件自己觉得是油嘴滑舌的话,其实真的就是他心中所想。

    自那以后,每当岳菱芝听到懋儿说这个的时候,她总是不敢去看懋儿的眼睛。

    岳菱芝道:“就你嘴甜,这种话以后可不能随便和女孩子说了,也不能和我说,我还没道侣呢,让旁人听见了,不得把我们的姐弟关系误会了呀?!”

    懋儿道:“误会了也不怕,大不了以后岳师姐就做我的道侣好了!”

    岳菱芝啐道:“去你的,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早把你当亲弟弟了,咱俩是做不成道侣的,你见谁和自己的亲弟弟搞在一起去过?”

    看懋儿还要再说,岳菱芝道:“好了,不和你贫了,大比在即,我是一定会参加的,在这之前,我想去试炼之地试炼一个月,这次过来,主要是拿些补灵丹和符箓,不知道店里有没有富余的能让我先拿走?”

    懋儿道:“咱们店里的存货什么时候都有富余,师姐可有详细的单子?我现在就能给师姐拿。不过师姐,试炼之地到底辛苦,不如我们几个和师姐对打好了?!”

    岳菱芝道:“说得好像你们和我对打真能下得了手似的,你们下不了手,那还不是白打?”

    懋儿吐吐舌头,带着一丝岳菱芝久违的孩子气说道:“是是是,都听师姐的。”

    “小桃本来就灵根不好,女子在筑基之前保持元阴是很重要的,你还要和她成亲,成个屁的亲,让她跟着你受苦吗?你现在一没灵石二没房就不说了,就说以后,你灵根比她好,修为比她强,还时常去历练自己,那你想想,小桃和你在一起之后,她练气,你练气,你筑基,她还是练气,万一你能修到了金丹,她顶多就是筑基,还是你用丹药帮她堆出来的筑基,你觉得这样下去她真的能开心吗?她和你一样是修士,对她来说,未来,实力,修为也一样重要,凭什么她要为了你赔上未来?你真喜欢她,就应该帮她,让她越来越厉害,直到有一天能够和你并肩站在一起,有足够的安全感的时候,再说嫁娶的话。”

    秦轩张了张嘴,说不出话了。

    岳菱芝厉声问道:“懂了吗?”

    秦轩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愿意等,等小桃不再害怕,等我给了小桃足够的安全感之后,再说和她成亲。”

    岳菱芝这才有些满意,她道:“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和小桃无亲无故的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是不是对小桃有什么企图?可我能有什么企图?我就是觉得小桃惹人心疼罢了。修仙之人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在这样的大门派里做杂役弟子了,我……”

    我上辈子这时候也是和她差不多,不爱出风头,怕惹了人的眼,不敢穿好的,戴好的,被人抢了东西也没人给出头,更不敢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了,就怕像别的姐姐一样,欢欢喜喜的被领养,却带着一身斑斑驳驳的伤痕回来。十八岁之前的日子,多是阴暗的,什么都不敢多做,就怕有一天被人领养走了,那自己的东西,就都不属于自己了。

    岳菱芝想到上辈子那一段最昏暗的时光,顿了一下才继续道:“管事带了那么多的人来,我一眼就挑中了小桃,不为别的,就为了她那一双干净的眼睛。我想,有这么一双干净的眼睛的人,不管我教给了她什么,只要我对她好,不管她以后获得了什么,一定不会背叛我的,而只要她不背叛我,我就一天护着她,把她当成自己人护着。”

    小桃已经泪眼汪汪了,她的眼睛里布满了感动,懋儿插话道:“那我呢?”

    岳菱芝道:“懋儿也是好孩子,我舅舅还夸你呢,你当然也是自己人啦!”

    懋儿这才笑了。

    秦轩看了看小桃道:“小桃在哪里我也要在哪里,我要看着她,不让她被人欺负。”

    岳菱芝看了看他的身板说道:“那你可要想好了,你要是留下了,有什么累活,重活就都是你的了。”

    秦轩道:“只要让我和小桃在一起,还管饱,你让我杀人都没问题。”

    岳菱芝心道:呵呵,杀人?你没问题,怕是我会有问题的。

    岳菱芝道:“那咱们可就说定了,你们以后就都跟着我了,不许背叛知道吗?”

    小桃用力的点点头,懋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见她看过来,迫不及待的点头,秦轩道:“只要你对小桃好,不饿着我,我就一定不背叛你。”

    岳菱芝刚想说,那咱们先开饭吧,就听见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还有我,我也不会背叛你的。”

    岳菱芝回头看,见是沈欢年,她对他笑道:“怎么不好好养着?”

    沈欢年扶着门框,那一次的虐打,让他纵使在伤口上抹了药也还是一动就全身都疼,但他还是坚定的走出房屋说道:“还有我,我叫沈欢年,练气三层,我虽然不会什么,但我可以学的。你把我捡了回来,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不会背叛你的。”

    岳菱芝道:“我当然相信你不会背叛我,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懋儿,快扶着你欢年哥哥回去歇着。”

    说完,她才说起了自己一直想说的那句话:“好了,咱们吃饭吧!”

    小桃煮了玉脂米,小火焖熟了坛子肉,另还炖了几样灵菜,只是可惜了汤,本是小火炖着,可她们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汤里的水已经耗干了。

    等懋儿把汤给沈欢年端过去,几人都上桌之后,大家这才开始吃饭。

    岳菱芝这才知道,为什么秦轩总是强调要让他吃饱。小桃肯定是知道秦轩的饭量的,蒸了满满一大锅的玉脂米,有一大半都进了秦轩的肚子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