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毛猴的供述

作品:我的奇异故事录

最快更新我的奇异故事录最新章节!

    “那十五那天,究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究竟有什么事会发生,这个就得看那个怪人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照你这么说对方会养鬼的手段,确实有点棘手,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练鬼。”

    他摆摆脑袋,做出一副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我脑子里立马过了一遍日历,今天是农历的,初八,意思七天后就是十五。

    七天过后,他就会来找毛猴,拿回属于他的东西,而究竟什么神秘的东西是属于他的,毛猴身上真有这么多秘密吗?

    我想了半天,只有一个答案,他要的东西,会不会就是毛红身上带的那块黑色的木头?

    我问何生财知不知道那块黑色的木头,又究竟有什么用。

    他抓了抓脑袋,思考了半天,说世间上稀奇百怪的东西多了去了,再说这个东西他也没有具体见到过,并不能够给出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后来我要跟何生财继续谈论了我的那块红布护身符的威力后,他赞叹不已,说刘药猫确实是位高人,要是她还在,他也想去拜访一下。

    最后我问他十五的那天,我究竟该怎么办的时候,他这才告诉我他要跟我说的事儿。

    他说他现在碰到了麻烦,不能够随意露面,至于毛猴那个事儿,让我自己去解决。

    我一听这话立马就从板凳上跳了下来,对着他大喊大叫起来。

    “你他妈是想让我去送死吗?那个怪人的手段不止这一点,你不来帮我,我怎么应付得了他?”

    他连忙将我从板凳上摇了下来,说让我小心点儿,因为他现在不能够露面,更不能够让人知道他在哪?我这么这样大声的大喊大叫才是存心想害死他。

    我问他究竟是什么人让他这么害怕,他说现在还不能跟我说,就算说了,我也不明白。

    我当时真是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原来这就是他想跟我说的事。

    他经常都是说了跟没说一样,弄得我现在没头苍蝇一样,不过我倒已经是习惯了他的这种说话方式,说一半留一半。

    而且就算现在我再质问他,他也不会说的,索性我就没问了。

    “你说你不来帮我倒也行,那至少你得告诉我,我怎么才能保住毛猴度过那晚。”我很不满的敲了敲桌子。

    “你干嘛要去护着那个毛猴啊,他给你啥好处了?”他问,样子有些不解。

    “我干嘛护着他?他身上有很多线索,女尸案,毒品案,要是他死了这些案子又成了无头悬案了。”我回答道。

    他又思考了一番,说:“你这样,那晚我肯定是去不了的,我怕我露了面,我的麻烦也跟着回来。但是,我可以在暗中协助你,你不是想保住毛猴吗?你把他藏起来就行了,让人那个人找不到他,当然了,寻常的办法是藏不住了,对方会有手段找到,所以,你得.....”

    如果说一个人想藏起来不被别人给发现,这其实很简单,只要找个角落蹲着就完了。

    可如果找你的对象,不是一个人,那找到你的手段可就太多了。

    比如说,我们这边有一个很盛行的方法,叫做立棍法,在自家门前挖一个土坑,放上你想寻找的人身上的东西?毛发,指甲,衣物等都可以,只要是与你想找的那个人有关的东西。

    有了那些东西,在坑里边儿放一把火,再放上一张特定的符咒,将有关你所想寻找的人有关的东西一同给烧起来,然后将一根木棍,立在坑中,烧着烧着你会发现,木棍会倒向一个方位,那个方位就是你想寻找的那个人的方位。

    当然这只是坊间传说,具体有没有效果,我还真不知道,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来的。

    而何生财教我的法子,是让我将毛猴身上的火气给抹掉,然后在一间坐南朝北的屋子,让毛红手里捧着鸡蛋,睡在屋子里的正中央。

    那个人来找毛猴,肯定是会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他肯定不会亲自现身出来,只会派手底下养的小鬼出来寻找毛猴,找到毛猴身上他要的东西。

    可如果毛猴身上的火气消失了,他手底下的小鬼肯定找不着北,只要熬过了子时,过了十五,毛猴可以说就暂时度过难关了。

    这里可以顺带提一下,对于电视上的鬼魂,僵尸,为什么一到夜晚就这么准确的找到他们想找的人?

    原因就是在于,鬼或者僵尸,在某个人的身上留下了他们的气,比如说,我腿上的这个印记,也算是,女鬼给我留下来气。

    而火气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被磨掉?人没了火气,那不就直接等于死了吗?

    何生财说不然,中国有几千年历史,屏蔽自己的火气的法子又不是没有,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茅山道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啊,就是用,柳树的叶子擦眼睛,这叫柳叶见鬼法。

    其原理是,柳树属阴,抹在眼睛上能够暂时降低人身上的火气,当火气降到一定的频率范围时,人也就能够看到鬼了,这其实也是说明火气是可以通过人为的途径来降低的。

    他还问我知不知道,毛猴的生辰八字,我想了想,幸好军哥死的之前,有一次参加毛猴过生日,那晚我喝的特别多,然后第二天没有去上班,害我被骂得狗血淋头,所以我对那天的印象非常深刻。

    仔细回忆加推算一番后,我想了起来,我告诉了他毛猴的生日与毛猴的岁数,可他又问我,具体的时辰呢?

    我说我上哪儿去了?我又不是他妈,更不是她的接生婆。

    他说这可不行,让我下一次一定得把毛猴出生的时辰告诉他,因为必须得知道他的生辰八字,才可以算出他的命理,才能知道他命相属性,才能对症下药给他配一道符。

    这里又再一次的提到护身符,这里我就纳闷儿了,符不过就是在纸上草草寥寥的写上几个字,真的有这么管用吗

    我向他表述了我的疑问,他嘿嘿一笑,说心诚则灵。

    我骂了他一句,tmd又在卖关子。

    待到我们临别的时候,我一直追问他去山城究竟干了什么,他对我是只字未提,真是撬不开的铁嘴,不过他告诉我短时间内他不会离开了。

    第二天,我又来到了毛猴的场子里,我本还以为他不会开门,没想到场子的大门是开着的,可是我走了进去,里边儿的几个马仔告诉我,阿三焖鸡鸡还有他们的大哥毛猴,他们三个都没来开工,这我就有点儿急了,何生财叫我问毛猴的生辰八字,他不在,我向谁问去?

    正当我准备悻悻离去的时候,走到大门口时,却又居然撞见了毛猴。

    才一晚上没见他,没想到他脸上憔悴的更加不堪入目了,我再看看他一头的黄毛,都特么褪色了。

    而一瞧见我就像见到鬼似的,不住的哆嗦,看样子是昨晚把他吓得够呛。

    “小.小.小.靳。”

    “毛猴哥。”

    我跟他一同进到了场子里,又进了场子的偏厅,他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躁动的不行,一直打着哆嗦。

    我让他先压住他自己的情绪,然后又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有办法解决的。

    可他却一直眼睛咕噜不停地转着,反驳我说:“她会回来找我的,她会回来找我的。”

    我告诉他,我能够帮他渡过难关,但他必须得把他知道的东西告诉我。

    “你怎么帮我?”他定住了满是血丝的眼睛,将目光聚焦在了我身上。

    “你别问这个,你先告诉我,告诉我你和那个怪人之间究竟有过什么交集,你告诉了我,至少能让我知道我要怎么帮你。”

    他听完我的话,感觉是像镇定了些,呆滞了几分钟后,这才告诉了我他和那个怪人之间的故事。

    这个怪人出现在毛猴眼前方式,跟出现在毛狗面前的方式是一样的,都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然后直接上去一句点破天机。

    也就是女鬼死了的第二晚,毛猴又跑回了案发现场,想看看尸体有没有被人发现,可去到那儿一看,就把他给吓了一大跳,女鬼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那个时候报纸上还没有登上女鬼被害的消息,意思女鬼的尸体还没有被人发现,那竟然没有被人发现,为何又凭空消失了呢!

    他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越往灵异的方面想,他觉得是女鬼,尸体活了要来找他们报仇。

    他发了疯的一样想往回跑,可是刚刚跑到马路边上,却又撞见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的一身麻布行头,年龄不大,可是,声音就像一个六七十岁老头的感觉,他问毛猴是不是撞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时的毛好,已经被恐惧吓昏了脑子,就像旱鸭子跌进水里,拼命的想往上浮,也顾不上眼前救命的究竟是一根稻草?还是一根结实的绳子,只有手里有能抓住的东西就拼命的抓。

    果不其然,吓傻的毛猴,显然是把眼前的这个怪人当作了救命稻草,一股脑的将那晚的事儿像倒豆子一般全给抖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