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6章:魔修武者

作品:神坛管理员

申勃不愧为魔修武者。哪怕场面再过震惊,哪怕心里再过惊讶。他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比起刚才范家、常家的那群圣修来,远远要沉着许多。

    “义父!那个男人抱着女人跑了,红蟒蛇神现在又好像沉睡过去一样。我们这到底是该追男女,还是偷偷潜入池底,收集那玛瑙血灵?”

    问话的是义子申龙,人瘦体瘦,彷如木柴。他是众多义子、义女之中,最为年长的一个。同样也是老者申勃的得力助手。

    听见申龙的低声询问,义父申勃闪着他翠绿色的双眼,努力沉下心来的思考说道,“现在红蟒蛇神的情况,太过古怪。我们不知道它是真的沉眠,还是突然间歇性的境界虚弱。所以为了小心起见,现在就去追赶那对男女!”

    魔修申勃,虽然表面沉着冷静,做事谨慎留有余地。但他刚才,明明可以直接发号施令,明明可以带着一干义子、义女,立即出手拦截张朋。而不是站在原地,像模像样的分析这些那些。

    所以从他刚才的反应,以及表现来看。明显是被张朋的大胆救人,而搞得自己乱了阵脚。

    不过还好,正因为他们自乱阵脚。张朋才得以死死抱着少女,在阴暗潮湿的峡谷底部,一口气逃了很远很远。

    要知道他气息虽在淬体五境。但真实实力只有淬体二层。如果刚才申勃反应,再快一些。那恐怕张朋,可就要交代在血池了。

    “主人,你还需要跑快一些,不然等下那群魔修,就要追上你了。”

    “妈蛋…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追来了?一个个跑的比狗还快?”

    张朋没能跑到阳光地带,哪怕就算离出口一半的距离,他都没能跑到。然而此时,身后急促的脚步,却已越来越发靠近!

    申勃那一对翠绿发光的眼瞳,在阴暗的峡谷下,闪烁晃动,不断追逐。急得张朋是真想立马扔掉少女,然后自己一个瞬移,赶紧逃跑算了!

    “竖子!哪跑!?”

    然而这时,申勃一声大喝!紧接双爪如同鬼魅一般的,抓向张朋后背!

    淬体七境的魔修,比之七境圣修,强大太多。光是他发疯一般的身法,就令抱着少女的张朋,简直跑得快要心脏爆裂!

    “尼玛!这任务…坑爹!”

    只听张朋一声怪叫,并且在双爪快要刺入他后背之前,瞬间一个挪移!成功并且危险的,躲开了申勃的那两下致命魔爪!

    见张朋忽然从眼前消失不见,只留下昏迷女子,摔落在潮湿地面。愤怒而来的申勃,整个仰天长啸道!

    “人呢!?哪里去了!?人呢!?”

    身后迟迟赶来的六名魔修,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说不出话来。特别是为首的申龙,更是咬牙瞪目地,停在那吭吭哧哧的喘气。

    要知道他义父可是淬体七境的魔修。平时哪怕就算对上淬体八境的圣修,那也是不遑多让的!

    但可是如今,义父居然眼睁睁看着一名淬体二层的男子,在眼皮子底下突然消失!如此古怪而难以想象的事情,令着急赶来的六人,看得是没了方向。

    “义父大人,现在我们该如何是好?那男子诡异消失,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妖法。我们现在是把这个女的带回去,重新祭司。还是去附近重新搜寻一下?”

    听完义子申龙的疑问,只见申勃眯起翠绿色的双眼,而后冷哼一声的做了一个返回的手势。

    由于荒漠秘境的开启时间,只有两天。等他们祭祀完少女之后,还要继续去附近搜寻猎物,继续祭祀下一处鬼兽。

    申龙安排一名义女,将地上的少女扛起。然后转身跟在申勃旁边问道,“义父大人,刚才那个白衣男人,为什么我们追到一半,他突然消失不见?是他动用了某种法宝?还是开启了峡谷中的某些机关?”

    申勃一时之间,没法回答义子的问题。说实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张朋是怎么消失不见的。是动用了某种功法?还是动用了某种宝物?或者刚才根本就是男子的一具幻影分身?

    老者沉吟片刻,然后假装淡然的对义子申龙六人,说道,“开启机关这不可能。此荒漠秘境的暗之峡谷,我从很早以前就摸索过不下十次。刚才有怀疑过,他动用了某种功法。但念在他只是淬体五境的圣修而已。应该不具备如此高端怪异的功法才是。”

    听完义父的淡淡解释,他身旁的义子申龙,接着点头回道,“义父大人所言极是。既然那个男人,既不是用的功法,又不是动用的机关。那剩下唯一的一种可能,只有是身怀某种异宝了!这种异宝,估计并不会让他消失太远距离。而且使用次数上,应该也会有所限制。所以如果待会儿我们再度遇上的话,一定要尽量分散开来,看他到底能跑多远!”

    义子申龙,不愧是魔修申勃的头号心腹。一言一行全都替他这位义父,交代了清楚。

    余下五名义子、义女,跟在后边默然领命。心里想着,等下如果再度遇上,一定按义父和申龙的意思,尽可能朝各个方向分散开来。争取一网打尽,把那出来闹事的白衣男子,彻底兜一个干净!

    正当他们七人,一边带着少女赶回,一边暗自留意四处,看看白衣男子有没有附近埋伏的时候。

    只见不远处的血池旁边,一名腿上鞋上都沾满了刺鼻血渍的黑脸男人。正双手背在身后的,等着他们七人归来。

    “好胆!居然还敢这样嚣张的等我们几人回来!?暗花!把肩上的女人先行放下,你带着人四下分开,这次可千万不能让这小子再跑!”

    申龙把话快速说完,然后他跟着义父申勃,左右夹击的就朝张朋冲去!

    “竖子!你居然还有胆子回来?看老夫这次不把你千刀万剐!?祭炼成老夫的行尸走兽!”

    淬体七境和淬体五境的速度,令张朋看的不禁暗暗乍舌。心里的神经,绷紧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