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神秘少爷

作品:亿万富姐爱上我

    十倍、百倍的报复。

    比这更狂的话,姜腾也能说,但从王军嘴里说出来,这话假不了。

    倒是没有倒抽一口凉气,但一时间,姜腾还是觉得有些头皮发麻,他明显是踢到铁板了,虽然暂时脚还不疼,但也住了一个星期的院。

    对方势大,硬碰硬肯定不行。

    在王军说完之后,姜腾甚至已经想好了十几种应对的方法。

    但从实用角度来说,宁曦让他回九塘村,老老实实的什么也别吱声,可能是短时间内最优解了。

    “姜先生,没别的了吧?我能说的就这些了。”

    王军还在那头询问,姜腾有些错愕的点点头,过后几秒才连忙嗯了几声。

    正准备挂断电话,却忽然听电话那头的王军像是有些惋惜的说:“姜先生,其实小姐很关心你,我受的伤轻点,出来的时候你还在手术,小姐就守在手术室门口,你在病房的时候,也是小姐彻夜守候,为此她还推掉了两个视频会议。”

    啊?

    姜腾懵了一下,这……

    王军倒是没有准备停下来的意思,他接着说:“还有你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小姐也很着急的去叫护士,我当时刚好过来,看到了这一幕,姜先生,你相信我,不是小姐让我说的这些,只是我跟在小姐身边也有两年了,还没见过她对谁这么上心过。”

    姜腾倒是相信不是宁曦让王军说的这些,但问题是这些话,他还没准备好听,这回算是听了个措手不及吧。

    “你跟我说这些……”

    “姜先生,很多话我现在不能和你说,但我看人向来不会错,先生您前途不可限量,男儿意气大可先放在一边,稳中求稳,登峰攀顶岂不美哉?”

    这算是掏心窝子的话了,姜腾能从王军的语气里听出那种期待。

    姜腾迟疑了大概有四五秒左右,最后飞快的嗯了一声。

    “大军哥,那我们有缘再会。”

    这次,姜腾又准备挂断电话,王军却又在最后一秒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那个……姜先生啊,小姐说了,她对你的最后一次考验,还没有结束,希望姜先生这一次能遵守规矩。”

    “规矩是用来打破的,嘿,大军哥,咱还是有缘再见。”

    说完,姜腾立马挂断了电话,以防这家伙又说了什么,虽然有点掩耳盗铃,但有奇效。

    不过头疼是真的头疼,一边要提防那位神秘少爷,一边还要应付宁曦的幼稚考验。

    好吧,也不算太幼稚,总比社会上的毒打要靠谱的多。

    “腾子哥,咱们快到了。”

    正想着这些,小芒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前面负责开车的司机也对姜腾说:“姜先生,要开进村吗?”

    姜腾看了一眼窗外,还真是,都到九塘镇了,于是赶紧说:“不用了,就在这吧,开进村子你不好调头出来。”

    听姜腾这么说,那司机笑了笑,说:“不碍事的姜先生,我还不能回去,军哥让我去隔壁县城遛两圈,这车不能回城,不然要被发现的。”

    听了这话,姜腾脑子一转悠,这才明白为什么那晚都是王军送自己回村,这次却叫了手下来送,看来是为了躲那位神秘少爷。

    看来这位神秘少爷还真有几分本事,手段恐怖已经通天。

    想到这,姜腾也就释怀了,旋即让司机把车开进了村子里,不在镇子上下车,也能躲开一些人的耳目,个把星期没回这里,也不知道王老幺倒台之后,新来的那位镇负责人好不好相处。

    车子一直开到了姜腾家门口,由于事先和二老打过招呼,姜母已经在门口等候了。

    那司机倒是热情的很,把大包小包的全给姜腾从后备箱搬出来了。

    但姜腾一脸懵逼啊,这一堆大包小包的是什么东西?

    燕窝?海参?甚至还有灵芝和人参。

    姜腾刚要发问,小芒就在旁边解释说:“腾子哥,我听那个凶巴巴的人说,这是那位宁总送的,说是给叔叔阿姨的。”

    宁曦?给自己爸妈的?

    这女人还真有几分心。

    姜腾一时间心里滋味有些复杂,这女人心细是心细,但大小姐性子着实有些磨人了。

    另一边姜母还在说姜腾回来就回来,买这么多东西干啥,姜腾也只好借花献佛,说是以前没钱买,现在买来尝尝,不好吃就喂狗。

    说到喂狗的时候,姜腾内心还是受到了一点谴责的,毕竟是宁曦一番心意,不过为了不露馅,他也只能这么说了。

    姜父还在屋头,就是屋子的最里头。

    问起缘故,姜母说是因为王老幺倒台,上面派下来的调查组把来龙去脉都调查了个清清楚楚,调查结果公布给了全村人,所以姜父赌牌欠了五十万这事搞的人尽皆知,姜父觉得太丢脸,也觉得这一辈子白活了,就毁在这么件事上了,一直走不出来。

    “害,叔叔没必要这么想呀,那五十万又不是他欠的,是被骗的呢,腾子哥你去开导开导叔叔吧,我和阿姨去做饭。”

    一边的小芒倒是很会说话,但姜腾这才反应过来他说家事的时候,小芒还没离开。

    “做饭?小芒你也这么久没挨家,不回去看看?”

    说实话,姜腾是有些好奇的,他在医院住了一周,小芒也跟着照顾了一周。

    从天南市回来就跟着自己来村里了,这妮子都不需要回家看看的?

    小芒明显是不愿意回去,随即跟姜腾打了个哈哈,旋即借口说那位宁总给她家人介绍了个城里纺织厂的活,现在家里没人。

    而后又一脸可怜巴巴的望着姜腾:“腾子哥,难道你要赶我走吗?呜我可以和阿姨一起做饭的。”

    姜腾还没说完,姜母就出来打圆场了。

    “欸你这孩子,小芒多听话啊,又机灵,我们女人家做女人家的活去,你去跟你爸聊聊,别跟个少爷似的,小芒又不是你的丫鬟。”

    老娘都开口了,姜腾还能说完,只好进里屋去了。

    但脚刚迈开,忽然一个机灵在姜腾脑中炸开。

    少爷。

    刚才老娘喊自己少爷。

    一般来说,只有自己人才会这么喊吧?

    可王军刚在车上怎么喊那个在国道上截杀他们的人什么来着,也喊的少爷?

    又过了一遍所有信息流,数秒过后,一道晴天霹雳在姜腾脑中劈了下来。

    姜腾觉得自己猜到了那人的身份,但不敢妄下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