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百日

作品:枉神录

    看着靠在一起的两个雪人,谢云生笑的眉眼弯弯,顾长安拿着帕子仔细的擦干谢云生的手。

    方才两人一起堆了雪人,谢云生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平凡而质朴的乐趣,笑的眉眼弯弯,顾长安握着她的手细细的搓着哈着气,“你的手很冷。”

    是有些冷,不过她心里头暖的很,“我们去烤火吧?”

    很快,两人便升起小火堆。

    “顾长安,你想不想下山?”

    顾长安一怔,侧脸去瞧谢云生,见她虽看着篝火,但神色平淡严肃,想来是真的思考过下山这个问题。

    “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

    “你会不会怪我,之前是我说要避世不能下山,可现在也是我要下山......”

    搂过谢云生,顾长安的下巴点着她的头顶,目光落在被厚厚的雪压着的牡丹枝丫上,他说:“我怪你,怪你心事从不对我坦露,云生,你活的太苦了。”

    苦?谢云生心里一颤,她活了上万年,所有人都羡慕她夸赞她,可从未有人说过她活的苦,这个字击中她心中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谢云生忽然感觉视线一阵模糊,连鼻子都泛起一股酸意。

    吸了吸鼻子,谢云生仰身躺进顾长安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紧紧相拥。

    “顾长安,开始化雪了呢......”

    是啊,今天的太阳,灿烂的很。

    雪灾比谢云生想的还要严重许多,洛阳城里有不少房屋被大雪压倒,原本应是热闹的街上现在冷冷清清,传入他们耳中的只有哭喊声。

    这一路走来,谢云生看见不下十间屋子被大雪压塌,一具具尸体被摆放在街角,衙役则抬着蒙着白布的担架。

    抿了抿唇,谢云生看到前面米铺围满了人,而老板擦着额上的汗,不住说着什么,但他的声音很快便被嘈杂声所掩盖。

    “人间就是这样。”

    谢云生忘了顾长安曾是皇子,人间白苦有什么是他没有见过的?

    生离死别他见的多了,没一次天灾人祸背后都是生灵涂炭,渐渐的他便麻木,看着饥荒中哀求他施舍一粒米,可最后却将得来的馒头尽数给了孙子孙女,而她自己却因饥饿死去;他见过地震后,地底下挖出无数是尸体,血腥味腐臭味让他数天吃不下饭;他亦在洪涝后,看见一家家一户户哭泣。

    这世间,有太多的悲欢离合生死离别了。

    盖棚施粥,谢云生在顾长安的提醒下决定用这个方法帮助洛阳的凡人渡过这个难关。

    购地、买米、雇人、盖棚,每一项都由顾长安亲自处理,他一遍遍跑着府衙,每一日都向米铺以高价收购大米,谢云生则在粥棚亲自施粥。

    一开始是混乱的,无数乞丐一涌而上,鸡飞狗跳之后才制定了秩序,队伍尤长龙一般蜿蜒,井然有序,后来又雇了几个人之后施粥的进度才快了许多。

    顾长安和谢云生不敢用仙法,好在谢云生的宝袋里有不少金银财物,可米铺却一间间关门,最后他们再也无法在市面上买到大米。

    这场雪几乎让大半个国度都陷入瘫痪,农作物几乎全部被冻死,朝廷虽然拨的粮食还未到百姓手里便进了贪官的口袋。

    民怨沸腾,谢云生看着每日被抬走焚烧埋葬的尸体,却无可奈何。

    而天界,近来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话说自元清统管天界以来,天庭所有仙人在岗位时都比之前更加谨慎卖力,天兵天将的数量迅速扩充,八位战将也扩充到十二位。

    天兵操练的身影几乎随处可见,而募兵处还在日日招人,据说元清大帝每三日会亲自到募兵处考核,蓉鸳仙君手下更是集结了一支英姿飒爽女军。

    这日,蓉鸳领着这支女军到蓬莱仙岛配备防身草药,蓬莱岛主亲自到岛外迎接蓉鸳的到来。

    蓬莱岛主带着四个得意弟子早已等候在结界之外,看到不远处灵力涌动猜到是蓉鸳她们到来,蓉鸳走上前和蓬莱仙岛寒暄,而四名弟子则负责照顾女军。

    “多谢岛主提供此次演练的防备草药,蓉鸳感激不尽。”本来草药是问老君或者岐黄仙官拿的,可是近日他老人联手为元清大帝炼制仙丹,蓉鸳不想打扰便传讯蓬莱,好在蓬莱岛主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蓬莱岛主听了连连摆手,摸着白花花的胡子谦虚的说道:“老夫能为天庭出分力,心里开心的很呐。”

    “岛主说的哪里话,这些年您为天庭出的力可不少。据我所知,太上老君和岐黄仙官那边的珍奇药草均是您这儿骗去的。”

    “那两只狐狸确实从老夫这里拿了不少好东西,不过蓬莱所产的药草确实上佳,他们两个种不出这么好的药草。”蓬莱岛主说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自豪。

    蓉鸳连连点头,二人又聊了几句便到了药炉,蓬莱岛主便亲自指挥弟子置办药草,蓉鸳闲着无聊便在岛内随处逛逛。

    蓬莱岛主和一众弟子均住在药炉之内,岛上其他地方几乎都种植着各色珍稀仙药,蓉鸳在田埂间走走看看,可她实在不懂药理,只觉得有些草药长的竟比寻常花朵还要好看,不过她心里惦记着演练之事,只看了会便回到药炉。

    蓬莱岛主亲自给蓉鸳奉上一份,蓉鸳接过后一看,竟然是一只绣着红莲的湖蓝色香囊,凑近闻了闻,是淡淡的花香,可是她却辨别不出到底是什么香味。

    蓬莱岛主笑道:“这是老夫研制的香包,有驱虫提神之功效,带着它寻常妖兽便不敢靠近你半分。”

    顿看顿,蓉鸳咽了口口水问:“这香包,可是专门为云生大帝做的?”

    蓬莱岛主赞赏的看着蓉鸳,摸了摸胡子道:“仙君聪慧,这香包以为专供云生大帝,可她许久未来,这一批制好的香包便一直放着,如今仙君既光临寒舍,老夫也就借花献佛了。”

    谢云生专用的香包......蓉鸳拿着香包的手紧了紧。

    这次演练是由她率领的容骥军和后宸率领的天闳军进行的对抗练习,场地则选在欢岛边上的一处小岛上。

    这个小岛唤做离君岛,隶属欢岛管辖范围,但怜欢仙君觉得岛上灵气薄弱且妖兽精怪众多,便将这小岛给“流放”了,前几日元清问怜欢借这处小岛使用时,怜欢想也不想便答应了。

    欢岛结界缓缓散去,怜欢率领一千容骥军进入后才发现原来后宸他们并未到,掐指一算,的确离指定时间还有一个时辰。

    正好,这个时间可以推演一遍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