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主角到齐

作品:案件记录

最快更新案件记录最新章节!

    回了警局,单田一头扎进了解剖室,而唐一忆则和另一位刑警询问家属,试图找到更多线索。

    这一忙活,再歇下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唐一忆逐条整理完外围调查得到的结果,正打算倒杯水休息一下,单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唐一忆一听见单田说有发现,便警服外套,直奔解剖室。由于父亲是刑警,唐一忆接触和案件有关的事情也比较早,也就比别人有更多时间去适应刑警的日常,比如解剖室。

    推开门,单田抢先开了口,“死者有明显皮下出血,颈部有不规则片状压痕,解剖后发现喉头软骨及舌骨骨折,可以确定死因是机械性窒息,尸僵达到顶峰,死亡时间大概在十到十二个小时,而且...”单田故意停顿了一下,没再往下说。

    “而且什么?!”唐一忆被单田这一停顿差点整的心脏骤停,忙问道。

    单田看见唐一忆这幅着急的样子,满意的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而且死者的指甲里发现了人体表皮组织,可以提取DNA。”

    唐一忆一听,马上来了精神,说道:“我这里刚收到的线索,死者和报案人是一个公司的,而且…”唐一忆斜眼看了单田一眼,一脸坏笑的收住了话头。

    单田突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只得赔笑道:“而且什么?”

    唐一忆也学着单田的样子提了一口气,悠悠的说道:“而且,报案人曾当众向死者告白过,但是被死者羞辱了一顿。”

    “那是不是可以认为作案动机有了?”单田一拍巴掌,欣喜的问道。

    “我已经让人去提取报案人的DNA了,一会儿就能送来。”

    欣喜之余,单田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头想了想,问道:“人要真是许孝杀得,他怎么会一副被吓破胆的样子呢,难道是装的?不像啊。”

    唐一忆稍稍想了想,“可能是激情杀人,许孝不是交代说自己头一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吗,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受到刺激,就有可能杀人,等酒醒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就可以解释了吧。”

    “刺激?”单田在脑子里揣摩着唐一忆的假设。“那你还要去调取一下小吃街的监控。如果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的话,极有可能是在离开小吃街回家的路上,许孝家周围没有监控,只能从小吃街入手了。”

    “对对对”唐一忆听完单田一番有理有据的推理,顿时觉得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兴奋的连连点头。

    唐一忆和单田又交流了一些线索后,便各自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唐一忆便去了警局看监控,入了夜的小吃街异常繁华,想要找到许孝和他的同事有点困难,唐一忆索性把监控暂停下来,一桌一桌的找,终于在快看饿了的时候,找到了在角落里推杯换盏的许孝。

    唐一忆点开监控,紧盯着许孝的动向,画面中的许孝一改那天在家里的内向样子,和同事正激烈的讨论着什么,说到激动的地方,还直接站了起来,又被同事们拉了下来。

    看到这儿,唐一忆觉得这个可能就是单田说的刺激,正打算打电话让手下去调查那夜聚会的几个同事和聊天的内容,就看见许孝一伙人正准备散了,而许孝在路边站了一会儿,却突然走向了小吃街对面的方向,唐一忆顺着许孝走向的地方看去,不由的猛吸了一口气——一个形似被害人的女孩子在街对面逛街。

    唐一忆赶紧给外围调查的民警打电话,让他们去小吃街对面的商店里调取监控。

    监控里许孝摇摇晃晃的走过马路,跟随着那个疑似被害人的背影消失在了监控的尽头。

    又过了一会儿,派去调监控的民警发回了一张照片,照片里正是被害人。

    唐一忆兴奋的拨通了单田的电话,还没等单田开口,抢先说道:“你说的没错,许孝嫌疑重大,我找到许孝尾随被害人回家的监控了。”

    “我现在就在被害人家,可以确定被害人家就是第一案发现场,但是凶手可能不是许孝,我昨夜连夜对比了许孝和残留在被害人指甲里的DNA,对不上,所以许孝不是凶手。”

    单田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得唐一忆又坐回了椅子上。

    “而且凶手具有非常高的反侦察意识,现场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唐一忆脑子里瞬间想起了刑侦节目里那句经典的台词——案件陷入了僵局。

    冷静下来的唐一忆,试图把所有的线索都串联在一起,他希望是哪个环节弄错了,或者他们忽略了什么线索。

    正在唐一忆专心致志写写画画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唐一忆瞥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局长,满腹狐疑的接通电话,开口说道:“局长,有事么?”

    “小唐啊,哈哈哈,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局里刚来个警察,让你帮忙带带。”

    唐一忆隔着电话都能想象局长坐在椅子上,摸着肚子笑呵呵的样子。

    “局长您哪里的话,带新人是我的责任,就是。。。你也知道,现在我手头上还有一个命案,实在是腾不开手啊。”唐一忆心想这不逢年不过节的,哪来的新人啊。

    “就是要你带着他一起办案,熟悉熟悉流程嘛,人家可是点名要你带,说是你爸救过他的命。”

    唐一忆听见这话,一下子就明白是谁要来警局了。

    “那行,你让他直接来我办公室找我吧。”

    “行”局长爽快的挂断了电话。留下唐一忆独自神伤,这大少爷怎么真的来当警察了。

    唐一忆关上电脑,不知不觉就看了一上午的监控,眼睛有点发酸。

    正闭目养神呢,唐一忆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脚步声很轻,但是过快的步伐表明来人并不是怕打扰了自己。

    “来啦。”唐一忆靠在椅子上,闭着眼悠悠的来了一句。

    脚步声戛然而止。

    唐一忆睁开眼,看见一个稚气的男孩子正站在面前,有点紧张的样子,但是更多的是挂在脸上的兴奋。

    唐一忆一下子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姜回的情形,也是这么个稚气的样子,躲在自家哥哥的身后,怯生生的看着自己,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重叠了。

    “唐哥哥!”姜回挺直了腰板,郑重的和唐一忆打了声招呼。

    一听到这三个字,唐一忆条件反射的眼皮一跳,刚准备纠正姜回,就听见门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呦呦呦呦呦~~~~,唐哥哥呦~~~”

    一听见单田的声音,唐一忆眼皮跳的更厉害了。

    单田走上前笑嘻嘻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姜回,收回目光时笑得更灿烂了,“小弟弟你好啊,我叫单田,是法医,和你唐哥哥一起办案呢。”说完还瞟了一眼唐一忆。

    姜回稍稍欠身,回到:“我叫姜回,是新调来的,后面会和你们一起办这个案子。”

    “欢迎欢迎欢迎,有什么不明白的就来问我和你唐哥哥。”单田热情的拍了拍姜回的肩。

    听着单田的声音,唐一忆脑子里闪过某个浓妆艳抹,且只在夜晚出现的职业形象,还缺块手帕,唐一忆默默得想。

    “行了行了,人孩子第一天来,你再给孩子吓着。”说着,唐一忆领着单田的衣领把他拉开,闪身隔在了姜回和单田的中间,回过头来对姜回说,“今天中午一起吃个饭,就当是给你接风了。”

    “恩。”姜回笑着应道。

    唐一忆拿了外套,招呼着单田:“你也一起去吧,正好把线索整理下。”

    “好咧。”单田也不含糊,正好午饭没着落呢。

    由于时间比较紧,三个人也就在找了个附近的小饭馆,唐一忆还美其名曰,不拘小节。单田跟在后面接了一句,其实就是活的糙。

    一路打打闹闹的,好不容易三个人才坐定,唐一忆拿着菜单读给姜回听,得到的回答就两个字——随便。

    最后还是唐一忆和单田拍板点了一桌子菜,才没有一中午时间都浪费在点菜上。

    餐桌上,唐一忆和单田简单把现有的线索都捋了一遍,得到的还是和早上一样的结果——许孝不是凶手。

    可唐一忆想想还是有点不甘心自己整理了一上午的线索就这么作废,就开口问单田:“就算死者指甲里的DNA和许孝的不符,也不能说明许孝就不是凶手啊。”

    “从严谨的角度来说,是有这个可能,但是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已经可以排除许孝的嫌疑了。”单田嚼完最后一块鱼肉,接着说道,“死者手腕上没有约束伤,所以死者被掐住脖子时双手是自由的,且并没有在死者胃里发下迷药的成分,所以死者被掐时时清醒的,结合这两点,我们可以知道死者必定反抗了,那么死者指甲了的DNA必定是凶手的。”

    顿了顿,单田接着说道:“但是死者指甲里的DNA不是许孝的,所以许孝不是凶手。”

    唐一忆的脑子飞速旋转着,半天终于开口了:“那凶手是谁。”

    单田被唐一忆问的一噎,差点没被呛着,顺了半天气才终于好气又好笑的反问道:“唐警官,你问谁啊?”

    姜回在一旁一直没吭声,默默得听着单田和唐一忆的对话,心里一边羡慕唐一忆和单田办案手法的娴熟,一边也憋了一口气想着自己的加入一定会给案子带来转机。脸色渐渐就严肃了起来。

    唐一忆也注意到了姜回的沉默,觉得现在说什么鼓励的话都不如让姜回自己去摸索案情来的实际,于是拍了拍姜回的肩膀,说道:“想快点破案就快吃,吃完回去看档案。”

    “诶!”姜回嘴一咧,露出了一排白花花的牙齿。

    唐一忆一看姜回的笑容,心情可也着实轻松了不少,又开始期待起了新的线索会给案情带来转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