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作品:送君一个天下可好

    “师父……”

    “衿儿。别怕,我一定不会弄疼你的。”

    中行归尘将蓝子衿放在云闲阁的床上,蓝子衿突然有些紧张,她还记得上一世和东方洛宇第一次在一起时经历的痛楚。

    但是中行归尘温柔极了,他的每一个动作都透露出对蓝子衿的怜爱。

    蓝子衿轻声的低吟,只要她的声音稍大一些中行归尘就会温柔的问她疼不疼。

    蓝子衿安心了许多,她笑着摇了摇头,道:“师父,我不怕疼。”

    “可是我怕你疼。”

    中行归尘俯视着蓝子衿,抬手轻轻撩拨了一下蓝子衿的头发,蓝子衿握住他的手,道:“师父,我可能,可能爱上你了。”

    中行归尘在她额头轻轻点落了一个吻,道:“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辜负你。”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蓝子衿对中行洛褀的感情越来越淡,如今也只能深埋于心。

    中行洛褀无疑是这世间最绝艳的美男子。彼其之子,美无度,殊异乎公路。

    即便是现在,蓝子衿的心底还是有当年的那个东方洛褀。那个总是爱露出邪魅笑容,语气总是不羁的东方洛祺。

    可是他终究没有回来。

    蓝子衿爱的那个东方洛祺,始终是离开了。或许是天意吧,蓝子衿如是想。

    中行归尘贵为圣祖,蓝子衿的师父,一身的仙风道骨无处掩藏,眉眼间的正气与高寒无处安放。但是在他爱上蓝子衿时,他变了,他也会肆无忌惮的玩笑,真情吐露着话语。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形容中行归尘再恰当不过。

    或许是彼此相处的时间足够久,或许是蓝子衿明白了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

    曾经拿她当棋子,或许是中行归尘最痛苦的事吧。

    每个誓言的背后都有一个凄美的故事,比如说蓝子衿和东方洛宇。当年明明相爱,却总是彼此伤害。以至于最后到达无法挽回的地步。

    如今蓝子衿再回忆起与东方洛宇在一起时发生的一切已经不会痛苦了,或许彼此本不是对方最好的归宿。终其一生,又能如何?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可是他最后也爱上了别人,那个和蓝子衿有些相似的女人。

    ……

    “师父,我们会在一起多久?”

    事后,蓝子衿靠在中行归尘的肩膀,话音落,泪珠滑。

    “永远。永远在一起。”

    中行归尘将蓝子衿紧紧的抱在怀里,他不再担心蓝子衿离去,因为他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爱蓝子衿的男人。

    感情中或许会有遗憾,但很多人都把这遗憾当*一个人的证据。蓝子衿是,东方洛宇是,中行洛褀也是。

    唯独中行归尘不是。

    中行归尘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万年,能让他心动的也只有蓝子衿一个。

    这是中行归尘爱蓝子衿的证明,也是蓝子衿留下来的原因。

    这天,蓝子衿在青悠里采花,青悠的一颗古树旁,有一只淡蓝色的蝴蝶。

    蓝子衿心里怔了一下,看到这蝴蝶她想起了和蓝蝶在太圣山上嬉笑玩闹的日子。

    她追随蓝蝶而去,蓝蝶带她来到了一个树洞里。

    树洞里有很多水晶,每一颗水晶都藏着蓝子衿和中行归尘的过去,和中行归尘记忆里的一点一滴。

    蓝子衿曾两度在十五岁离开太圣山,每一次,中行归尘都会来这个树洞里为她祷告。

    眼泪悄然滑落,原来中行归尘早就情根深种。

    蓝子衿擦了擦眼泪,自言自语道:“师父你个大笨蛋,自己就是圣祖何必要学着凡人祈祷。”

    “衿儿!”

    树洞外中行归尘喊了一声,蓝子衿擦了擦眼泪走了出去,虚假的阳光下,中行归尘的气质洒脱,目若朗星,面如冠玉。

    蓝子衿笑了笑,道:“相公叫为妻何事?”

    中行归尘愣了愣,随之笑道:“为夫想念自己的娇妻。一辰不见如隔四季。”

    蓝子衿扑倒中行归尘的怀里,娇嗔道:“我家夫君如此会说情话,让为妻汗颜。”

    “哈哈,娇妻不必羞涩,为夫的情话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

    东方洛宇始终在流浪,他徒步踏遍东方王国的每一个角落,因为这个天下是蓝子衿送给她的。

    人人都说他是去寻蓝姬晨的往生,可他却只愿顺其自然。

    中行洛褀带着妻儿回到了太圣山,中行沐倾成为了太圣山新的主人。

    有时他们会说起蓝子衿和中行归尘,但是天下没有圆满的结局,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遗憾。

    那天的阳光正好,东方洛宇在一个山野的乡村遇见了一个女孩,女孩父母双亡,一直照顾她的爷爷也死于疾病。

    女孩儿求东方洛宇收留她,东方洛宇也答应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东方洛宇问。

    “我叫蓝姬晨。”

    东方洛宇凝视着她天真无邪又有些凄怨的双眼,或许是命中注定,他和她又走在了一起。

    “既然你说要跟着我,那就改名吧。”东方洛宇道。

    蓝姬晨跪了下来,头磕在地上,道:“请先生赐名。”

    “从今以后,你就叫蓝子衿。”

    “子衿……好。”

    也正是那天,太圣山上十分喧闹,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聊天。

    聊到高兴时,蓝蝶突然提起了蓝子衿。大家又沉默了下来。

    这时一个爽朗清澈的声音响起:“你们在玩什么?可否加我一个?”

    众人抬头望去,中行归尘携蓝子衿随风而归。

    “师父,衿儿……”

    中行沐倾率先站起身,中行一真也随之站了起来。

    最后众人纷纷起身,迎接圣祖与蓝薇仙子的到来。

    “好久不见……”

    蓝子衿这句好久不见是对所有人说的,可中行归尘却没有一句感慨之言。

    那天,太圣山举行了晚宴,蓝子衿刚拿起酒杯中行归尘就拦住了她。

    “衿儿,别喝了,你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

    蓝子衿悻悻的放下酒杯,中行沐倾调侃道:“师父,衿儿,你们两个这进度有点慢啊,这么多年过去衿儿才有身孕?”

    没等蓝子衿和中行归尘回答,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女孩子飞奔而来,喊道:“爹,娘!你们两个太不仗义,出来玩居然也不带我们!”

    这是另一个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也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道:“妹妹,等我啊!”

    女孩回头道:“哥哥你灵力太弱了,真慢!”

    中行沐倾怔了怔,问道:“这是……”

    蓝子衿和中行归尘还未说话,女孩道:“你就是中行沐倾吧,我叫中行悠,我弟弟叫中行青,我们两个是龙凤胎,不过按辈分我们应该叫你师兄,但是从娘亲这边论我们应该叫你师叔,但是我和青商量过了,以后就叫你和洛褀师兄哥哥。”

    中行悠聪明伶俐,倒是遗传了蓝子衿的性格,中行青稳重大气,更像中行归尘一些。

    “原来如此,我说呢,师父的办事效率不可能这么低。”中行沐倾笑道。

    中行悠走到筵席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何为师兄师叔哥哥姐姐,我先干为敬。”

    “这……”

    众人看傻了眼,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孩儿都会喝酒了。

    中行悠喝干杯中酒擦了擦嘴,道:“别看我长得小,但是我也二十多岁了,这在普通人类中已经是大人了。”

    原来中行悠和中行青的体质遗传了中行归尘,他们兄妹生而为圣,故而生长缓慢。

    蓝子衿见自己的女儿都能喝酒可自己却不能,她偷偷的掐了中行归尘一下,小声道:“都怪你!”

    中行归尘笑着给蓝子衿夹菜,道:“夫人,请用。”

    那天,满天星辰,是真正的星辰,星辰下的太圣山还在有欢声笑语,星辰下的另一边,东方洛宇带着另一个蓝子衿继续浪迹天涯。

    “先生,我为什么要叫蓝子衿啊。”

    东方洛宇停下脚步看了看身旁的小女孩,道:“别问为什么,我只是很喜欢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吗?”

    “这个名字源于诗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

    送君天下,深藏功名。

    不愿委身入宫廷,为君征战四国军。

    宁为王上前朝将,不做寂寞深宫人。

    第一世五岁时,蓝子衿来到太圣山,十五岁,她成为了南宫的太子妃。

    后来,她做了东方洛宇的妃子。

    后来,她爱上了东方洛祺。

    后来,她成为了魔王,然后死于非命,

    第二世,她作为蓝薇仙子生长于太圣山,十五岁时她觉醒了前世记忆,前往人世寻找中行洛褀。

    后来,她放弃了中行洛褀。

    后来,她定居在青悠里。

    后来,她接受了中行归尘。

    观其一生,虽坎坷无数,但也终究寻得美满。

    送君一个天下可好?

    送君天下,远离君恩。

    两生两世三段情,念念去去归尘明。

    韶华易逝光阴苒,跌宕浮沉不虚行。

    “先生,我唱一首歌给你听可好?”

    空谷幽静,无名山下,东方洛宇对走进他生命的另一个蓝子衿点了点头。

    歌声飘忽而起,寂寥的山里传来了稚嫩的歌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