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消失了?

作品:地狱一部曲

最快更新地狱一部曲最新章节!

    都听说童子尿对脏东西有克制的效果,没想到是真的。我从小是个孤儿,是老院长资助我上学读书,我一心想着专心上学好以后报答老院长的养育之恩,根本就没亲近过女生,连女生小手都没拉过,又怎么可能破身呢,没想到如今却救了我。

    不过这童子尿虽然有效果,但好像并不是完全能对付李丽,只见她皱着眉迟疑了下,竟又向我走了过来。

    可能是看见她也并非什么都不怕,或者是尿液热度的刺激,我发现我竟然能动了。

    眼看李丽伸着手又要过来了我撒腿就跑,直接就跑到了电梯口,因为一直没人按电梯,电梯还是停在三楼。

    按了电梯我急忙跑进去逛按关电梯的那个按钮。

    看着电梯门缓缓的关闭我缓了口气,就正当我以为我能逃出生天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进来卡住了电梯门。

    电梯门又缓缓打开,而卡住电梯门的那只手,不是李丽又还能是谁了。

    看着眼前的李丽,这次我真的是绝望了,已经没有逃跑的希望了。

    她走了进来,双手掐着我的脖子,她的手无比有力,实在不是一个女人还有的力气,我涨红了脸不能呼吸。

    我用手使劲的拍打着她,我的手就像打在钢铁上一样,反而震的我手很疼,我的攻击对她来说完全不起作用。

    她把脸缓缓的向我凑了过来,我以为她要像电视里的那些僵尸一样咬我,却没想到她竟然只是把脸凑到我的面前吸了口气。

    我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我却看见她露出一脸奇怪的表情,好像在思索什么。

    虽然她站在那里不知道再想字儿什么,但手上的劲却一点也少。

    我用手掰她的手却不能动其分毫,我就这样晕了过去。

    ……

    小许子!小许子!

    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叫我,我慢慢的醒了过来。

    “啊!有鬼啊!”我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了喊到。

    也不怪我有这么大的反应,实在是刚刚的经历让我着实吓怕了。

    “有什么鬼啊,我就看见你在这里鬼叫。”

    我看了看四周,我还是在我上班的小房间里,我朝着说话的人看过去,竟然是馆内的林大爷。

    这林大爷是什么来历我不知道,只知道他住在这馆内的,不过没有在这工作,听说是馆长安排的,大家都猜测他是馆长的亲戚。

    “林大爷,真的有鬼啊,我刚刚……”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大爷打断了。

    “有什么鬼啊,老头子我在这里住了几年从来都没见过,我看你是做噩梦了吧。”

    “倒是你,我都看你睡了几个小时了,要是我去告诉馆长,你都要成饿死鬼了。”林大爷顿了顿又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舒了口气,原来是个梦。

    我赶紧陪着笑脸上去说道:“林大爷别呀!我这不是不小心睡着的嘛。等哪天有空我买点小酒陪你喝两杯。”

    “怎么这么大一股尿骚味,小许子你多大了,做个恶梦还能吓的尿裤子,丢不丢人啊。哈哈!”林大爷笑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裤子是湿的,我老脸一红。

    “这不,那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我吞吞道。

    “行了,你继续守夜吧,老头子我的回去睡觉了。”

    “好勒,林大爷你慢走。”我答到。

    等他走了我才在房间找了根裤子换了。

    那真的是梦吗?我都不敢确定,因为实在是太真实了。

    不过不管怎样,我反正是不敢出去了,就在我这小房间里熬了一夜。

    天亮了

    ,我收拾了下就下班回到了我那间小小的出租屋。

    熬了一夜我精疲力尽,只求能快点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

    不过直接就睡是不行的,昨晚尿了裤子还没洗澡,上班那里没有相应的设施,只能回来才能洗。

    我把衣服脱了,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浴室,走进洗漱台一抬头我愣住了。

    在洗漱台上有一面镜子,镜子里倒映萎靡不振的我。

    而最显眼的地方,赫然就是我脖子上那几处手指印的淤青。

    难道我昨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林大爷为什么要骗我?是不是他救了我?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一看是小张打过来的,我按了接听键。

    “喂,小许你现在在那呢,馆里出事了。”小张一口气说道。

    “出事?出什么事了?”我奇怪的问道

    “李丽的尸体消失了,现在李丽的父母在馆内闹的不可开交,馆长现在正大发雷霆,叫我们两个赶快过去。”小张急道。

    “好,我马上就过去。”我连忙说道。

    我胡乱擦了下身子就穿上衣服赶往馆里,从我的租房过去差不多要半个小时。

    一路上,我都在思索李丽的尸体为什么会不翼而飞,如果昨晚我的遭遇是真实存在的,那么会不会是是她自己跑了。

    还有昨晚林大爷为什么要骗我,在电梯里面我晕过去之后是不是他救了我。

    或者,李丽的消失和他有关!

    半个小时也不算太久,我直接到了殡仪馆大门前。

    在大门前,我看见小张正着急的走来走去,看见我的到来他急忙快步的走了过来。

    “小许,这可怎么办,我们这份工作肯定保不住了,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怕的就是找不回尸体还要咱们赔偿。”小张焦急的说道。

    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我也没法安慰,像我们这种小市民遇见这种事情谁都会着急。

    “张哥,对不起,是我连累了。要不是我昨晚没工作没做好,也不会出现种事情。”我对他说道。

    “小许,你这是什么话,你把我张进看成什么人了。要照你这么说起来,昨晚还是我先走了就你一个人在这里,责任还是我呢。”张进愤愤的说道。

    “没事小许,要是真的赔偿,我们也认了。”张进咬咬牙说道。

    “张哥……”

    我有些感动,别人遇见这种事情能躲的巴不得跑的远远的,没想到张哥往枪口上撞。

    “唉,小许别说了,你告诉我昨晚到底出了什么事,李丽的尸体怎么会不见了呢。

    ”张哥叹了口气说道。

    随后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这么说的话,你见鬼了。”

    听我说完的张哥张大嘴巴说道。

    “就是这样,不信你看看我脖子上的淤青。”我把衣服拉开给他看。

    “这么邪乎!”他看着我脖子上的淤青惊奇的道。

    “对了张哥,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我总觉得林大爷知道些什么,李丽的消失很有可能就和他有关。”我说道。

    “照你这么说的话的确有可能。这样,你不是说昨晚李丽追你到电梯了吗?我们进去找馆长把监控录像调出来一看,不就什么都真相大白了吗。”张哥说道。

    “对,就照你说的办。”我惊喜道,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一切商量好了后,我们就进去见馆长。

    到了馆里,我们两个直接来到了馆长办公室外。

    我敲了敲门。

    “进来。”屋里传来了声音,口气中还略带火气。

    我开了门和张哥一起走了进去。

    我们馆长姓王,全名王德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可能是脾气暴躁经常发火,都有些秃顶了。

    此时他正低着头看一些文件,抬头一看见我两,那暴躁脾气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你们两个兔崽子还有脸来见我,叫你们两个守夜,妈的把人都给我守丢了。馆里养你们两个吃闲饭的吗。”

    “如今那个李丽的父母在馆里又哭又闹,要馆里赔偿二十万,你们说怎么办。”王馆长气急败坏的骂到。

    “二十万,这么多。”

    把我和张哥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啊。

    “王馆长别生气,这事是有原因的。”我连忙说道。

    然后就把昨晚的遭遇给他讲述了出来。不过这其中的过程改成了张哥去上厕所,我一个人上楼盘查,馆内是不允许个人私自请假的。

    “你们两个编故事呢,骗谁啊。”王馆长一脸不信的道。

    “馆长,您要是不信,我们去调监控录像。看完了您就相信了。”

    此时,站在我一旁的张哥说道。

    “好,既然你们想编故事,那我就调出录像让你们死心。”馆长说道。

    随后我们便一起前往位于五楼的监控室。

    路上,张哥悄悄问我:“小许你说的是真的吧,不然我们这次就惨了”。

    “放心吧,我真的没骗你们。”我安慰道。

    我基本上已经确定昨晚的一切是真实的,不然我脖子的淤青是怎么来的呢?不可能是我自己做梦掐自己吧。

    看见我自信满满的表情,张哥也稍稍放下了心。

    这也不能怪他,这事搁说给谁听都不信。如今张哥这样,对我的信任度那已经是相当高了的。

    我们到了监控室调出了监控录像。

    事实果然如此,上面显示昨晚半夜十二点的确我一个人上楼查看。过来一会儿,我屁滚尿流的跑了回来一直按电梯。

    看到这里,我对馆长说道。

    “就是这里,那个李丽追电梯里掐住我的脖子”

    。

    馆长全神贯注的看着视频,根本没有回答我。

    我见到如此情形也就没再说话,继续看监控录像。

    此时视频上显示着我已经进入电梯,而电梯的大门也开始缓缓关闭。

    “来了,昨晚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个李丽用一只手卡住了电梯门。终于要真相大白了。”我心里默念道。

    可这时情况突发,视频上竟然变成了全部的雪花,就像以前的老式电视没信号一样。

    我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刚好这个时间监控器坏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