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宁府(十三)

作品:将门庶女纤尘传

    宁折见纤尘心意已决,便命蔷薇为她穿戴好,一路到了他蹭居住的“哲礼居”。

    小鱼儿静静的躺在西面一间空屋子里,身上盖着一块白布。

    “今早老太太院子里的丫头路过碧湖,见上头飘着一个人,忙呼救,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旁边垂手站着一个婆子见纤尘过来便禀报道。

    纤尘似乎并未听见她说话,只是愣愣的走过去,要掀开那白布。手刚触及那白布便被宁折一把握住:“不可。溺毙之人样貌已变形。”

    纤尘用力挣脱他的手“唰”的借来白布,她的小鱼儿永远不会吓人,只是胖了一些,更可爱了。

    纤尘方才还控制不住的想流泪,此刻却异常淡定,没了眼泪说道:“你这懒丫头,怎弄得如此脏,我来帮你擦一擦。”

    宁折闻言便命人去打水。

    “侯爷,她服侍了我这许多年,今日便让我来服侍她一回。烦请侯爷您先出去一下。”纤尘语气十分平静,听不出一丝波澜。

    “好。”宁折一步三回头的领着下人出去了。

    纤尘忙握着小鱼儿的手,方才她便发现了小鱼儿的手紧紧握着。小鱼儿的水性是她亲手教的,决计不会溺毙。她一直将小鱼儿视为自己的亲妹妹,从无藏私,当年颜将军教授她轻功之时她便背后去教小鱼儿,可惜小鱼儿晕血,摔了几次便不肯学了。此刻她怨恨自己的想着若她当初教会了小鱼儿轻功,今日是不是可以避过一劫?

    小鱼儿的手实在太紧了,纤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里头是一团已经浸水的泥。细细一看,发觉小鱼儿的指夹深处仍有泥迹,想来她死前一定用了极大的力气抓扯住什么物件。

    纤尘取出手帕将这团泥包好,藏在怀里才开始为小鱼儿清洗。瞧着她身上被湖水泡的肿胀又是一阵心疼,一边落泪,一边擦拭,竟不知滴下的是泪水还是浣洗之水。

    清洗完毕纤尘才开门出去。

    “侯爷,我想带小鱼儿回府了,烦请侯爷帮我向老太太辞行,出了这样的事去给她老人家辞行怕是不吉利。”纤尘双眼已红肿,仿佛说一个字便会落下一颗泪。

    “好。我先送你回去。”

    “颜小姐且慢。”寻声望去,只见安平公主正朝这边过来。

    纤尘缓缓行礼道:“纤尘正在向侯爷辞行呢。夫人来的正好,纤尘就一并辞了。”

    安平公主使了个颜色,听梅便走上前来行礼。安平公主说道:“出了这样的事,我也非常痛心,眼下你这也没个可心的人,听梅跟了我许多年,还算使得,暂时去伺候你吧。”

    “谢夫人美意,纤尘愧不敢受,此刻蔷薇正在打点行装,她还算是个妥帖的。”纤尘心中冷笑一声,小鱼儿才刚断送在这里,他们倒若无其事一般忙着张罗别的。

    “母亲,听梅是你身边得用的,怎么离得了,我稍后让问菊过去方可。”宁折几乎无地自容的说道。

    “谢侯爷,我颜府虽不济,丫鬟还是够使的。”

    “你……”安平公主大惊,没想到看着温顺的颜纤尘竟然如此大的气性。她却不知人在极怒中都是有脾气的,何况纤尘本就不是什么小绵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