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作品:假婚契约

    “你说什么?”尔萋震惊地看着他,仿佛他神智不清。

    “你跟我走!”

    他拉着呆愣的她到他的车旁,打开车门便将她塞进去,然后自己也跳上车,踩紧油门疾驰而去。

    这个刺激实在太大了,从他像炸弹似的抛下那句:“我娶你!”之后,她就一直处于震惊状态,像抹无主的游魂任他拉上车,不知载到哪个地方。

    “你要带我去哪里?”不知过了多久,尔萋发现车子驶入一个绿荫浓密的大庭院,路的尽头有栋白墙蓝瓦的豪宅,她立刻回过神,诧异地问。

    “蓝家主宅!你要我娶你不是吗?我这就带你回去,命人马上筹办婚礼。”

    “可是——我不要嫁给你呀!”她不想伤害他的元配,更不想害可怜的纪被赶走,她只求保有目前的状态就很满足了。

    “由不得你!”他已经决定了,不容她置喙。

    “亦宸,其实我和孔老师之间——”

    “闭嘴!如果你不想惹我生气的话,就不要再提那个娘娘腔!”他将车随意停在豪宅前广场的一角,打开车门,又将她硬拉下车。

    她被他一路拉着走,差点因为跟不上他的脚步而跌倒。

    好不容易来到门前,大门早已开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在门口,迎接蓝亦宸的归来。

    “少爷,您好久没回来了。”陆华笑呵呵地上前问候。

    “陆伯,麻烦你打电话给张律师,请他尽快帮我办妥离婚手续,我要和纪离婚,然后娶她!”

    他将尔萋推到陆伯面前,让他见见新任的少夫人,陆伯推了推老花眼镜仔细一看,登时吓得睁大眼。

    “少爷——”

    “你别多说!我知道你喜欢纪,但我已经决定和她离婚,另娶尔萋为妻,就算你反对也没有用。”

    蓝亦宸向来是我行我素的,没人能左右他的决定。

    “可是……少爷,你没必要离婚再娶呀,因为她就是少夫人嘛!”陆华终于把话说完。

    “你说什么?”蓝亦宸拉着尔萋正欲进屋,听到陆伯的话,立刻停下脚步,火速回转身子。

    “我说她本来就是少夫人呀!”

    陆华没发现他脸色的转变,自顾自的说:“前阵子卓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他想邀请少夫人到他们家作客,然后少夫人就一直不见踪影,我还在担心她不知怎么样了,想去看看她呢,原来少夫人是和您在一起!!”

    陆华说的那些话,尔萋听不太懂,但她发现陆华似乎认得她,于是激动的拉着他问:“老伯伯,你刚才说什么?你认得我是不是?”

    “少夫人,您别开老头子的玩笑,这三年来我固定每个月去看您两次,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

    “那我叫什么名字?请你告诉我好不好?”尔萋拉着他的双臂,几近哀求的开口。

    “少夫人,您叫纪呀!您怎么会连自己叫什么名字也忘了?”陆华大感惊骇,他才几个月没见到少奶奶而已,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我——”

    “你少装蒜了,纪!”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吼,宛如平地一声雷,吓得尔萋差点昏厥。

    “亦宸……”尔萋惶恐地望着蓝亦宸,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不要叫我!你这女人好重的心机,居然伪装成女佣的身份来接近我,还用假名字来欺骗我,你不甘受我冷落,所以自导自演这出戏到我面前上演,好骗取我的宠幸。你不止下贱无耻,还心机深沉得可怕!”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自导自演什么戏,我真的不记得一切——”她急着想向他解释,但他根本听不进去。

    “你还要说谎吗?哼!现在你一定很得意,因为你终于达到目的了。我着了你的魔、上了你的当,还蠢得想要离婚来娶你,你是不是正在心里偷笑,笑我像白痴一样任你耍弄?”

    娶一个他早已娶了三年的女人?真是个大笑话!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他蓝亦宸铁定成为商界的笑柄。

    “事情真的不是这样,请你听我说好不好?”

    “我什么也不想听你说!你现在马上滚回淡水别墅去,离婚手续照办,但是我不会笨得再娶你,反正当初我根本没爱过你,将来也不会爱你!”

    他竭尽所能的用恶毒的言语来伤害她,这样一来,他才能忘记自己被人放在掌心耍弄的羞辱。

    “不要……你为什么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尔萋的眼里充满泪水,满脸哀凄的望着他。

    他所说的根本不是事实,她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

    “你别再假装无辜了,纪!你以为我非你不爱吗?告诉你,你在我心中只是一个泄欲的床伴,像你这种用钱就能买到的女人,街上随便抓就是一把,我压根不稀罕!”蓝亦宸的理智早已被怒火蒸发,现在他只想伤害她。

    “不要……不要这么说……”她的脸色白得吓人,身体宛如风中的落叶,飘摇欲坠。

    “少爷,少奶奶脸色不太对,请您不要再刺激她了!”陆华发现她的异状,连忙出言阻止。

    “怎么?她有脸做,却怕人家说吗?”

    蓝亦宸被怒火烧红了眼,他看见她胸前那条用红线串成的水晶熊项链,立即凶蛮的上前一把扯下。

    “我后悔将这水晶送给你!这是我最深爱的水晶送给我的纪念品,像你这种女人根本没资格拥有,我宁愿毁了这个水晶,也不让你玷污它!”说完,他立刻将水晶用力往地上一甩,尔萋所珍爱的小熊水晶立即迸裂,碎裂成好几大块,滚落到四方。

    “不”尔萋亲眼看见她最爱的宝贝被他摔碎,颤抖的双腿一瘫,跪坐在地上,痛彻心扉的嘶喊。

    刹那间,她的脑子像被榔头突然敲醒似的,瞬间想起过去的一切,记忆像一部放映机,将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幕幕呈现在她眼前,她又头疼、又心碎,再也禁不起这个刺激,两眼一闭,当场昏了过去。

    “少奶奶——”

    “尔萋”接下来的情况乱成一团,但尔萋什么也不知道,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一片宁静。

    她深深渴望的阗黑与宁静……

    ***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医院的急诊室里,蓝亦宸烦躁地踱步,几次想掏烟点上,但看见墙壁上大大的禁烟标志,又诅咒着收起香烟。

    “蓝先生,根据我们的判断,蓝太太是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时调适不过来才会突然昏倒,我想等她醒来,应该就没事了。不过……”

    “不过什么?”听到医生还附了但书,蓝亦宸立刻紧张的追问。

    “蓝太太以前曾因车祸丧失记忆,在本院治疗过一段时间,所以我想为了她的精神状况着想,最好还是不要给她太大的刺激,免得再度发生难以控制的情况。”

    “你说什么?”蓝亦宸一个箭步上前,揪住医生的白袍扬声质问:“你说她丧失记忆是怎么回事?你再说清楚一点!”

    “是——”医生被他揪得快窒息了,连忙扳开他的手说:“是这样的,几个月前蓝太太出了一场车祸,被人紧急送到医院来。那时她没什么严重的外伤,不过醒来后却丧失了记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身上也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幸好有一位卓先生替她安排住院和出院后的事宜,不然可就麻烦了。”

    蓝亦宸的脑子快速转动,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迅速连贯起来。

    “卓先生?是不是卓徜风?”

    “是的,就是他!是他支付蓝太太所有的医疗费用,听说出院之后还替她安排工作,卓先生真是好人!唉——蓝先生,你要去哪里?”

    蓝亦宸没等医生褒扬完卓徜风便掉头往外冲。

    他敢以性命打赌,卓徜风绝不是医生口中的大好人,他会这么做,一定有其他的原因,他要去问个清楚!

    ***

    当门铃急促响起时,卓徜风正和妻子在客厅享受甜蜜的两人世界,因此听到催魂似的门铃声,他只咕哝两声,又继续埋首在老婆雪白丰腴的酥胸之间。

    “有人在按门铃啦。”云姝仪推开他的脸,飞快拉起被他剥开的睡衣。

    她满脸红晕的样子煞是美丽,卓徜风看得几乎痴了,一心只想和她继续未完的缠绵。

    “别理他,假装我们不在家!来——哎哟!”

    云殊仪一脚将他踢下沙发,他当场跌得狗吃屎,欲望勃发的重要部位更是严重受创。

    “去开门!”云殊仪纤纤楚腰一叉,气鼓鼓的喝道。

    “好啦好啦!”卓徜风爬起来,认命地去开门。

    云殊仪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衣,趁着他开门的时候,溜回房里去了。

    “卓徜风——”卓徜风刚打开门锁,大门就砰地被人踢开。

    “蓝亦宸,你吼这么大声在叫魂哪?还是想找人单挑?”卓徜风知道他神色不对,不过刚被打扰好事的他心情也很不爽,因此也没好脸色给他看。

    “卓徜风,我问你——尔萋究竟是不是我老婆纪?”

    “咦,你终于发现啦?啧啧,说起来你还真迟钝,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弄清楚家里的女佣原来是自己的老婆!难怪人家说长肌肉的人不长脑子,可见这项论证一点都没错——”

    “闭上你的狗嘴!”他已经火得想揍人了,他还不知死活的喋喋不休。

    “我再问你,尔萋——不,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因为被我给撞了”

    “你说什么?!你撞了她?”蓝亦宸怒声大吼,双眼暴怒地凸出,神情十分狰狞恐怖。

    “是啊!不过你搞清楚,不是我喜欢去撞她,而是她自己冲到马路中央,我煞车不及才会一头撞上去。”

    “你撞她!好样的你居然把她懂得失忆,我绝不饶你——”怜惜她的心揪得发疼,他抡起拳头,上前就想揍人。

    “等等——”卓徜风飞快挡住他的拳头。要是被那硬如石块的铁拳打到,不死也去掉半条命。

    “我虽然不小心撞到她,但我很诚恳的负起了责任呀!你瞧她治疗的医药费、生活费,还有我请五星级饭店厨师教她烹饪的费用,全部都是我支付的。再说,我把她送回你身边,至少能将功折罪吧?”卓徜风开始讨人情。

    “你不说我还忘了问,你怎么知道她是我老婆?”

    “这个嘛……”卓徜风掏出皮夹,从里头抽出一张粉红色的身份证交给他。

    “这个麻烦你交给尔萋。我偷偷替她保管了五个月,现在该物归原主了。”

    “这是?”蓝亦宸接过来一看,正是纪的身份证。

    原来卓徜风就是看了上头配偶栏的名字,才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该死的浑蛋!你既然知道她是我老婆,为什么不立刻把她送回来,干嘛把她的身份证藏起来,还把她送到我家当女佣?”他愈想愈生气,再度揪起他的领子质问。

    “老兄,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帮助你们夫妻和睦呀!你想想看,如果你一开始就知道她是纪,你会毫无保留的爱上她吗?不会对不对?所以我的欺骗全是不得已的,你要谅解我的苦心呀!”

    卓徜风说得颇为慷慨激昂,只可惜蓝亦宸一点都不感动。

    “你别说得那么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是为了看好戏才会搞出这些名堂!”

    “冤枉呀!其实一开始我就暗示过你她是你老婆,是你自己没听出来罢了。”

    “胡扯!你哪有暗示过我?”蓝亦宸斥道。

    “怎么没有?我要她向你自我介绍的时候,她不是告诉你她叫伍尔萋吗?那个名字是我取的,而‘伍尔萋’不就是‘吾尔妻’吗?她都已经这么明白告诉你——她是你的妻子了,你还听不出来吗?”

    “浑蛋!这算什么暗示?”他怒吼着挥出一个拳头,将他打得飞进沙发里。

    “告诉你,这一拳是为了尔萋出气!你根本没替她想,她失去记忆又举目无亲的心情有多恐慌?你害她受这么多折磨,我本来打算狠狠打掉你的牙齿,不过看在你把她送回我身边的份上,让你省一笔植牙的费用,下次你最好别再玩到我头上,否则当心牙齿不保!”

    “我知道。”卓徜风抚着红肿的脸苦笑,知道他只用了一半的力气,否则自己不可能还清醒着。

    “还有——被我撞到那天,我看到周氏企业的少东周伟生鬼鬼祟祟的出现在附近,我想他可能和她跑到马路上撞车的事有关,你最好仔细调查一下。”

    “这件事我会调查,谢谢你的情报!把手给我——”蓝亦宸伸出大手,将他从沙发里拉起来。

    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不记旧仇,既然已经教训过卓徜风,那么以前发生的事,就当作没发生,一笔勾消了。

    “我要走了!尔萋——不,刚才昏倒了,现在人还在医院,我得马上赶回去。”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蓝亦宸连一秒钟也不想多待。

    “路上当心点!还有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我的计划,你可别误会她。”

    卓徜风了解蓝亦宸的个性,知道他是个多么冲动暴躁的人。

    “我现在知道了。”但是也太迟了!

    不知他可还有机会,再度挽回她的心?

    蓝亦宸重重叹息一声,颓丧地消失在夜幕中。

    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他回到医院,便看到陆华脸色沉重的站在病房门口等他。

    “发生什么事?是不是怎么了?”蓝亦宸一惊,从脊背凉到心底。

    “少奶奶她……恢复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