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作品:假婚契约

    刚到一个陌生的新环境,尔萋无可避免的失眠了,她几乎睁眼望着天花板,一夜无眠到天亮。

    自从失去记忆之后,她对周遭的环境特别有种强烈的不安全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一觉醒来,失去原先所有的记忆,变成一个想不起一切,又没有地方可以去的人。

    不过,虽然一夜没睡,她还是拿着挂在墙上的钥匙,出门到附近的早餐店买早餐,她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所以中式的蛋饼、萝卜糕和西式的汉堡、三明治她全买了,让他有所选择。

    她提着热呼呼的早点回到蓝家,蓝亦宸还没起床,一直到将近九点钟,蓝亦宸才提着公事包步出房门。

    她一看到他,立即上前招呼道:“蓝先生早!早餐准备好了,快趁热吃吧!”

    “我没时间吃早餐!如果你需要用钱,可以去我书房的抽屉拿,不过记得向我报备。”蓝亦宸冷淡地抛下这句话便走了。

    尔萋望着桌上一口也没碰的早餐,心里觉得好失望。

    她特地早起买来的早餐,他居然连看都不看就走了,难道是她买的早餐不合他的胃口吗?

    这件事虽然令她觉得失望,不过她还是很认真的打起精神工作。

    她利用上午的时间清洗衣物、寝具,下午则做清洁工作,她把每个角落都扫得一尘不染,还很勤劳的拖了两次地。当她在做这些工作的时候,总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自己以前常常这么做似的!

    难道她在失忆前,就是个女佣吗?

    这是个无解的答案,因为她早就忘了从前的事。

    她一直忙到黄昏,才出门到附近的餐厅买几样现炒的菜,当做他的晚餐。

    但是,他并没有回家吃她为他准备的饭菜,而是流连在外,直到半夜才回家。

    接下来几天,情形都和第一天一样,而且他一回家不是直接回房间,就是钻进书房里,连她想和他说句话,都没有机会。

    这样过了一个礼拜,尔萋终于决定放弃这份工作。

    那天晚上,她提着收拾好的行李,坐在客厅里等蓝亦宸回家。她从日暮西山,一直等到深夜十一点多,他才满脸倦容的回来。

    她”见到他,立刻起身说道:“蓝先生,我决定要离职了,谢谢你这几天的收留,希望将来你能找到真正令你满意的女佣。”

    “你要辞职?为什么?”今晚蓝亦宸多喝了两杯,脑袋有些混沌不清,他蹙着眉心打量她收拾好的行囊,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要离职?她对他有哪里不满吗?

    “蓝先生——老实说,你根本不需要专职的女佣对不对?因为卓先生的推荐,你不好意思拒绝,才会勉强留下我,这些我都知道。”

    她有些感伤的一笑,心中没有任何怨气。对于他这几日的冷淡反应,她并不怪他刻意疏远,只怪自己不讨他欢心。

    “蓝先生,我明白你的为难,没关系,我会打电话告诉卓先生,是我自己要离开,他绝对不会怪你的,请你放心!”

    “我从没说过要赶你走。”蓝亦宸没想到自己以往过惯的逍遥生活方式,竟会被她解读为“不欢迎她”的表现。

    没错!他当初的确不想要一个专职女佣,但她的按摩技巧好得令人惊叹,那时他就改变主意,决定留下她。

    “可是你总是这么晚才回来,除了打扫和洗衣服,我根本什么事都没做到,而打扫的工作只要交给钟点女佣就行了,所以有没有我都没关系,不是吗?”她很有自知之明。

    “你的意思是说就因为我老是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所以你便决定辞职以示抗议?”蓝亦宸瞪着她,提高了音阶。

    “我没有抗议,我只是不想当一只光领薪水不做事的米虫。”她有身为女佣的尊严和道德,她不想当米虫。

    蓝亦宸先是一翻白眼,然后重重喷了口气,揉揉额际又捏捏鼻子,最后才掀开眼皮,无奈的说:“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以后尽量早点回来。”

    “可是你根本不吃我准备的东西,连一口都不肯碰。”她继续指控道。

    蓝亦宸的喷气声更大了。他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他咬着牙说:“我不是不吃,而是没空吃,现在我好像有点饿了,能不能请你放下行李,去替我准备一点宵夜?”

    “啊?”听到他总算有需要她的地方,她心里很高兴,可是想到自己的厨艺,她便不由得担心起来。

    “呃……你想吃什么?”或许,她可以偷偷溜出去买。

    “只要是吃的,什么都行!”

    “那么——吃面行吗?”冰箱里有现成的海鲜材料,而且下面比较简单,她应该办得到吧?

    然而事实证明,即使只是一碗小小的海鲜面,其中的学问仍然不小,二十分钟后,她端着一碗深褐色的汤面回到客厅,沮丧得想哭。

    ***

    “这是什么?”正闭目养神的蓝亦宸闻到一股类似烧焦的怪味,睁开眼睛往面碗里一瞄,立即露出恐怖的表情。

    那碗乌漆抹黑的玩意儿是什么?

    “这是……海鲜面。”她心虚的低下头,实在没脸承认手上端的是自己煮出来的面。

    “海鲜面?”他还以为那是芝麻糊!

    他皱着俊脸,打量那碗颜色有黑有白、还飘着阵阵焦味的汤面,光瞧就觉得反胃。

    她是怎么煮的?居然可以把好好的一碗面煮成这样,真是不可思议!

    “面煮焦了,我倒掉好了!”她羞赧地抛下这句话,便转身冲回厨房。像这么可怕的面,谁敢吃呀?即使他没说什么,她也知道他心里的想法。

    她将汤面倒进水槽里,漂亮的眼眶开始发红。

    她真是个笨蛋,连一碗面都煮不好!像她这样,哪有资格当他的女佣?还是把包袱收一收,回去求卓先生让她在饭店工作好了!

    蓝亦宸走到厨房,见她对着水槽偷偷拭泪,一颗冷硬的心霎时软了下来。

    他不是容易心软的人,但她眼眶、鼻头红咚咚,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实在叫人不由得打从心底怜惜。

    他走到她身后,不自在的粗着嗓门说:“别哭了!不过是一碗面而已,煮坏就算了,反正我的肚子也不是真的很饿。”

    “不!你不明白,我不但面煮不好,甚至连饭也不会煮,菜不是煮不熟,就是煮过头,有时候还忘了加盐,不然就是放错调味料……”她呜咽地招认。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厨艺这方面怎么会这么笨拙?饭店的大厨教了她三个月,她还是学不好,她实在很笨!

    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认真招认自己罪行的模样,实在很可爱,他本来应该生气的,但他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会煮菜也没关系,反正我几乎都不在家里用餐,就像以前那样,不必开伙了!”他难得大发慈悲做好人。

    “那你请我还有什么用处?不要!我不要当你的女佣,我看——我还是回卓先生的饭店当服务生好了!”她扁着小嘴拼命抹眼泪。

    “你当然有你的用处!你的按摩技术很好,我需要你替我按摩。”蓝亦宸真想扯自己的头发,他实在恨透了哄小女孩。

    “我不能领那么多薪水,却只帮你按摩呀!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干脆去当按摩师就好了嘛!”

    “你非得跟我作对不可吗?”晚上多喝了几杯,再加上情绪一激动,他发现自己的头开始痛了起来,两边的太阳穴隐隐抽痛,整颗脑袋像快炸开似的,一阵阵剧烈收缩着。

    “蓝先生,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尔萋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对,连忙审视他青白的面孔。

    “头有点痛。”他走回客厅,仰靠在沙发里,揉捏自己的眉心。

    “头痛的时候光按摩是没用的,要配合精油下去按摩才会有效!我有一瓶薄荷精油可以治疗头痛,我替你拿过来。”

    她跑重播行李的地方,从旅行袋的夹层里找到那只绿色的小瓶子后,然后带着笑容快步走回他身边。

    “我用薄荷精油替你推拿一下,等会儿应该会好一点。”她将大约一小茶匙的薄荷精油倒进手心里,稍微拍打加温之后,熟练地用按摩的方法将精油推进他的皮肤里,让皮下组织吸收精油的成分,再借由血液的运送传输到末梢神经。

    “唔,挺舒服的。”他低声呢喃,感觉到一股凉透心脾的清爽感觉慢慢由头部逸开,郁积在头部的燥热与疼痛缓缓消失,他渐渐觉得神清气爽,不禁感谢起精油的神奇——

    不!或许他应该感谢这个名叫尔萋的小女佣,她实在是个宝!

    “头不痛了,对不对?每次我头痛的时候,只要用这罐精油按摩一下,就会觉得舒服多了。”尔萋笑着收起精油瓶。

    “你常头痛?”

    他头痛是因为喝多了,那她头痛又是为了什么?

    “几个月前我曾出过车祸,可能是那时候伤到脑子了吧,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头痛,所以卓先生才会送我这瓶薄荷精油,让我舒缓头痛的症状。”她淡淡的解释,没有告诉他自己失忆的事。

    这不是一件值得大肆宣扬的事,她也不想利用自己的失忆博取同情。

    “你好像很喜欢卓徜风那家伙?”他有些不是滋味,她对别人倒比对他这个雇主还要好!

    “因为卓先生是个好人呀!他帮了我很多事,我很信任他,就这样而已,没有别的。”她是喜欢卓徜风,但那并不是爱,而且知道他有妻子之后,她更不可能对他有任何妄想。

    “最好是这样!那小子已经有老婆了,而且他好像还挺中意他老婆的,你如果从中介入,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他竟像个唠叨的老妈子,苦口婆心的劝道。

    “这点我知道。”

    “知道就好!现在我命令你把行李提回房去,以后也不准再提离职的事。”他指指她的小旅行袋说道。

    “可是……”她还是认为自己没资格当全职女佣。

    “不准有意见!只要我还没解雇你,你就不许走,否则我就登报警告逃佣,你信不信我真会这么做?”他冷冷的瞪她一眼。

    “我……好嘛!”她没胆子拒绝,只好听从他的命令,硬着头皮留下来。

    ***

    之后……

    “蓝先生,你回来了!”

    尔萋听到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知道是蓝亦宸回来了,立刻兴奋的跑到门口迎接。

    “嗯。拿着!”他脱了鞋,顺手将公事包交给她。

    “我买了饭菜喔,要不要趁热吃?”

    “好,先用餐也好。”他脱掉外套扔在沙发上,直接走向餐厅。

    “今晚我叫了四菜道汤有干烧明虾、鱼香茄子、牛肉空心菜和芋头鸭,汤则是细火慢炖的百珍鸡汤。”

    她跟在他身后,将今晚的功能表一样样念给他听。

    “听起来很不错。”

    “先喝碗汤吧!”她拿起白玉瓷碗,先替他舀了一碗汤。

    “这是用十多种中药下去炖的,虽是补品,但不会太燥热,听说对筋骨酸痛等陈年毛病很有效。”

    她将汤碗递给他,另外又拿了一只饭碗替他盛饭。

    他有腰酸背痛的老毛病,她始终谨记在心,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治好他这种老毛病。

    “天下没有这么神奇的药,即使集合所有昂贵的中药材,也不见得有效。”他啜了口汤,味道挺甘醇的,中药刺鼻的药味并不重。

    “餐厅老板保证一定有效。”她停止添饭的动作,认真的强调。

    蓝亦宸听了,不由得摇头失笑。

    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她也未免太好骗了吧?如果喝碗汤就能治好陈年的老毛病,那么古人到现在应该都还活着。

    他虽然不相信一碗汤能有多神奇的功效,但是她对他的用心,倒是令他挺感动的。

    他脾气不好,喜欢亲近他的人并不多,除了自己的至亲好友,很少人会关心他的身体,她只是个小女佣,无论他的身体健不健康,她都是领一样的薪水,她大可不必这么费心,但她却认真的到处替他寻找治疗的方法,只要听说对他好的,她立刻买回来,那股憨傻劲儿,实在既单纯又可爱。

    “蓝先生,快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她将白饭端给他,柔声催促道。

    他接过她添好的白饭,大口吃了起来,一连吃了几口菜,才发现她还站在一旁看,似乎没坐下来的打算。

    “你站着做什么?坐下来吃呀!”这还需要他吩咐吗?

    “不行的,蓝先生!我是佣人,佣人不能和主人同桌吃饭,这不合礼数。”主仆之别她分得很清楚,不敢稍有蹒矩。“李树?”他还桃树呢!

    “谁规定女佣就不能和主人同桌吃饭?我叫你过来,你就马上给我过来!”蓝亦宸不悦地丢下碗筷命令。

    她以为这是什么年代?主子虐待佣人的戏码,八百年前就不流行了,只有她还演得这么入迷。啐!

    “可是……”她绞扭着小手,不愿意过去。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好!我不要一个不听话的女佣,等会儿我打电话叫卓徜风过来,你马上跟他走——”

    “不要!”他的威胁还没说完,她已经惊恐地跑到他身旁,拉着他的手臂哀求道:“我不要被解雇!请你别赶我走,我听话就是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如果不想被解雇,就去拿副碗筷过来坐下。”

    “好,我马上去拿!”她赶紧拿了一副碗筷,乖乖在他面前坐下。

    这才像话!

    他重新拿起碗筷,却看见她还傻不隆咚的拿着空碗盯着他瞧,似乎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他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又好气又好笑的骂道:“光瞧着我做什么?去添饭吃呀!”

    “好!我吃、我吃,你别生气喔。”尔萋怕他生气,赶紧挟起桌上的菜猛往自己嘴里塞,直到两颊塞得都是鼓鼓的饭菜,再也塞不下为止。

    她这滑稽的模样瞧得他直想笑,但为了维护主人的尊严,他还是拼命忍耐着。

    这可爱的丫头,叫人想气都气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