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作品:假婚契约

    “你说什么?女佣?”蓝亦宸左肩夹着电话,右手不停翻阅秘书送进来待签的重要文件,皱着眉头低吼。

    “对呀!我这儿有个十项全能的女佣,你缺不缺?”同样身在办公室,但卓徜风就明显比他轻松很多。

    他两腿高高地跷在办公桌上,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则端着咖啡杯,好整以暇的品尝香醇的褐色液体,还不时发出赞叹声。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一早就把老婆亲手煮的咖啡全部“污”来,用保温瓶带到办公室慢慢享用,否则现在怎么喝得到这极品咖啡?

    “我不需要女佣,你自个儿留着慢慢用就行了!”蓝亦宸右手唰唰两下,迅速签好文件,然后挥手要秘书下去。

    “不行呀!这个女佣可是我专门为你量身打造的,你不要怎么行?”

    “我又没拜托你替我找女佣!”蓝亦宸将身子往后靠,打开烟盒燃起一支烟,趁着开会前的空档抽根烟。

    “老兄,我们是朋友!人人都知道我卓徜风最重朋友,我知道说你有筋骨酸痛的老毛病,马上请专人训练了一个家事、厨——”卓徜风顿了一下,不过随即接着说:“厨艺一级棒,还会按摩、指压的女佣给你,结果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居然连瞧都不瞧就说不要?”他的语调颇为哀怨,只差没挤出两滴悲伤的眼泪控诉他的无情。

    “你也知道我怕吵——”

    “我保证这个小女佣很安静!除了该说的话,其余的,她一句都不会多说。”卓徜风立刻抢白。

    “我讨厌有人整天盯着——”

    “只要做完份内的工作,她就会乖乖消失,连你带美女回来彻夜狂欢,她都不会吭一声。”

    “我真的不需要!”蓝亦宸还是谢绝他的好意,他真的不想要一个成天跟前跟后的女佣。

    唉,这家伙真难缠!

    卓徜风放下咖啡杯说:“不然这样吧!晚上我带她过去让你亲自鉴定鉴定,如果你真的不满意的话,我马上把人带走,你说如何?”这是最后的一招,要是再不成——

    他也没办法了!

    “唔——好吧!现在我要去开会了,晚上你带她过来,如果我满意的话会把她留下,就这样了!”

    女秘书在门口朝他打手势,蓝亦宸点点头,飞快收线。

    专职女佣?他摇头走向会议室。他可不认为自己需要这种生物!

    卓徜风下班之后,驾着车来到附近一间名为卓越的五星级饭店。

    卓越饭店是卓家的产业之一,他把伍尔萋——这是他为纪重取的名字——送到这里做三个月的特训,先为她的女佣生涯打好基础。

    “卓先生。”心情正处于低潮状态的尔萋一看见他,立刻咬紧唇瓣,羞窘得不知该说什么。

    她真想将桌上的成品毁尸灭迹,别让他看见自己的拙作。

    “在学做甜点呀!做得怎么样?”他温和的朝她笑笑,走到料理台前一看,霎时吓了一跳。

    一个形状怪异、颜色漆黑、类似蛋糕的物体立在台子上,光看这成品,再看教导她的大厨一副想撞墙的表情,他不用问也知道她的学习成果如何。

    不过为了怕她伤心,他还是昧着良心说:“做得不错呀!这个巧克力蛋糕色泽很漂亮,一看就知道很可口。”

    “卓先生,尔萋做的是乳酪蛋糕,不是巧克力蛋糕。”大厨小声地提醒。

    “啊?”这下卓徜风真的说不出话来。

    尔萋受训到今天,刚好届满三个月,她是个好学生,认真学习、努力上进,不管是整理家务、打扫工作,或是指压、按摩,她都做得很好,惟独厨艺——她怎么学也学不会!

    她总有办法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成品来,她的细胞里,似乎没有烹饪的天分。

    “对不起!我实在太笨了。”她愧疚地低下头,深深觉得愧对一手栽培她的大恩人。

    “没关系!也许是上次车祸时,撞伤脑子哪个部位,才会害你变成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你别自责。”卓徜风好心安慰她,不知道她从以前就是个厨艺白痴,魏美莲曾要她下厨烹煮三餐,好省一份厨师的薪水,不过被她惊吓过几次之后,立刻打消这个念头。

    多花一点钱,总比被毒死的好!

    “卓先生,像我对烹饪这么笨拙的人,真的有资格当女佣吗?我看——你别叫我去蓝家帮佣,我留在饭店里帮忙好了,薪水可以少一点没有关系!”她实在不敢去。

    “尔萋,千万别妄自菲薄,你已经很优秀了!你受过专业的训练,打扫、整理家务、甚至按摩的技巧,没有一样难得倒你,虽然烹饪不拿手,但你又不是专业的厨师,厨艺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嘛!你千万别丧气,要对自己有信心呀。”卓倘风秉持一贯的耐心,温柔的劝道。

    开玩笑!要是让她留在饭店里帮忙,那他一手导演的好戏怎么演下去?

    尔萋睁着水亮双眸望着他,眼中涌出感激的泪水。

    “卓先生,谢谢你!每当我感到沮丧、或是对自己失去信心的时候,都有你在我身边鼓励我、安慰我,你真是个大好人!如果不是你收留我,教我这么多技能,甚至还介绍工作给我,失去记忆的我一定会流落在街头,活活饿死的!”那天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失去所有的记忆,甚至连名字都想不起来,身边又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文件,正茫然无措的时候,卓先生好心收留她,替她取了“伍尔萋”这个名字,不但请人替她职前训练,还安排她去一位蓝姓富豪家里工作。

    他实在是个好心的人,她真的很感激他!

    “哪里、哪里!助人为快乐之本嘛,你千万别客气。”卓徜风笑眯了眼,毫不知羞的接收了“大好人”这个称谓,完全隐瞒自己不但知道她真实身份,甚至故意偷偷藏起她身份证的事。

    要是太早揭穿事实,那就不好玩了!

    “走吧!收好你的东西,咱们该上蓝家报到了。”好戏也该正式开锣了!

    ***

    好高级的大楼!

    尔萋站在一栋新颖的大楼前,仰望高耸的精致欧风建筑,当下暗自咋舌。

    能住在里头的人,一定都是有钱有势的大人物吧?她真的要在里头帮佣吗?

    “守卫先生,您好!我找七楼的蓝先生。”卓徜风走向警卫室,先和守卫打声招呼。

    守卫用电话询问过住在顶楼的蓝亦宸,确定访客的身份无误,立刻开启大门请他们进去。

    卓徜风领着她,大摇大摆走进蓝亦宸专用的电梯,按下从蓝亦宸那里挖出来的密码,并且说:

    “尔萋,这是这部电梯专用的密码,你好好记住,以后出入才不会有困扰。”

    尔萋将密码背下,然后点点头说:“我记住了。”

    这栋大楼虽然才七层高,但全是挑高的楼中楼设计,每层只有一户住家,位处闹区但闹中取静,四周全被大楼的庭院和社区公园包围住,不但有专用的游泳池、社区网路、冷冻垃圾处理设备,每户还有专属的电梯,可说是相当高级的公寓。

    当年蓝亦宸娶了纪之后,便将她丢到淡水别墅,而他自己也没有定居在蓝家大宅。

    他在国外过惯了自由的生活,不习惯身边有太多伺候的佣人走动,因此他才买下这间豪华公寓权充住所,偶尔才回阳明山的蓝家大宅一次。

    “到了,就是这里。”

    到了顶楼,卓徜风站在雕饰精美的锻造大门前,一伸手就猛按电铃,他持续按着,直到紧闭的大门被人由内用力踢开——

    “你就不能等我洗好澡再过来吗?”蓝亦宸身上-乱地披着一件浴袍,脸色阴沈,湿濡的发梢还在滴水。

    “不好意思,我人已经来了,要我站在门口等总是不太好嘛!”卓徜风一点愧疚感也没有,径自进入屋内,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坐下。

    不能怪他嚣张,媒人最大呀!虽然这对小冤家已有夫妻之名,但并没有夫妻之实,需要他这媒人推波助澜,好好助他们一臂之力。

    蓝亦宸先是冷扫厚颜无耻的好友一眼,才把火炬般的黑眸转向还傻傻站在门口发怔的女孩。

    “你还愣在门口做什么,不会滚进来吗?”他抖着脚,不耐地等着关门。

    “啊——打扰了!”纪——也就是伍尔萋局促地行了个礼,然后快步走进屋内。

    “尔萋,他就是你未来的主子——‘狂狮’蓝亦宸,过去打声招呼吧?”卓徜风慵懒地摆摆手,整个人窝在高级的义大利沙发里,舒服得不想起来。

    “我……”伍尔萋偷瞄那高大冷峻的身影一眼,不禁偷偷咽了口唾沫。

    他看起来好凶、脾气好坏的样子,两道眉毛全扭成一团,好像她做了什么可恨的事惹毛了他,瞧着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温暖。

    她不禁害怕地低下头,嗫嚅地自我介绍。“你……你好!我叫伍……伍尔萋,请……多……多多指教!”

    “这女人怎么回事?是个大结巴?”蓝亦宸不耐烦地问。

    卓徜风这小子真是奇怪!他从没说过要请女佣,他却硬塞个女佣给他,弄到最后,竟然还是个会结巴的女佣!”

    搞清楚,他可没耐性花十分钟的时间听她说一句话!

    “人家不是结巴,是你一脸凶相,把人家吓坏啦!”卓徜风叹了口气起身,朝伍尔萋招招手。“尔萋过来,你别怕!”伍尔萋一听到他的召唤,立刻跑到他身后躲起来,只露出两只骨溜溜的大眼睛瞧着蓝亦宸。

    蓝亦宸双拳紧握,快被这一对活宝气死了!

    “既然她这么信任你,又只听你一个人的话,你为何不干脆请她去你家帮佣算了?干嘛硬把她塞给我!”

    他有负责打扫的钟点女佣,而且他一个人自由惯了,有另一双眼睛从早到晚盯着他,只会叫他浑身不舒服。

    “不行!我老婆最恨我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就算我和尔萋是清白的,她还是有可能胡思乱想、乱吃飞醋,我可不想害她被醋酸腐蚀得胃穿孔。”

    “不过是个女人,跑了再换一个就是了,何必那么紧张?”蓝亦宸轻咬一声,径自扭头走向厨房,打开冰箱拿啤酒。

    “喂!也给我拿点喝的。”卓徜风早就口渴了,是蓝亦宸这主人不懂得待客之道,连杯水都没请他喝。

    “拿去!”蓝亦宸走回客厅,将一瓶冒着沁凉水珠的绿色玻璃瓶扔给他。

    卓徜风举高瓶口一看——咦,瓶盖根本没开嘛!难不成他想叫他用牙齿咬开不成?

    “啐!你这家伙实在不会做人,真不知道我干嘛忍受你这种烂朋友?”他摇摇头,认命地到厨房去找开瓶器。

    蓝亦宸没理会他的嘀咕,径自靠着墙,大口啜饮他的啤酒,一双炯然有神的锐利黑眸,直盯着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伍尔萋。

    他一直觉得这女孩有点眼熟,是在哪里见过她吗?

    他耸耸肩,懒得再深究,或许她正好有张大众脸,长得跟她很像的女人满街都是。

    其实仔细一看,这女人长得不错,虽然不是他偏爱的火辣尤物,但清新中自有一股宜人的气质,看起来挺舒服的。

    只可惜她胆小如鼠,老是缩在角落发抖,他长得有那么可怕吗?

    他不悦地放下啤酒瓶,玻璃瓶撞击桌面发出的巨大声响,将她吓得跳起来。

    “我的肩膀很酸,过来帮我按摩!”他窝进沙发里,沉声命令。

    “请……请问,你是在叫我吗?”尔萋左右瞧瞧,四下无人,他是在叫她吗?

    “你问这不是废话?既然你要来我这里帮佣,我不叫你叫谁?”

    蓝亦宸抿着唇,心中万分不悦。他后悔不该因为一时心软,而答应卓徜风那小子的请求,他可不想收容一个低能又胆小的女佣。

    “好……好的……我马上来。”她曾受过专业的按摩训练,小小的肩膀按摩难不倒她,她只需要克服自己的紧张与羞怯就行了。

    她不敢有片刻的迟疑,立即走上前。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如果她搞砸了这份工作,那就辜负了卓徜风这三个月来的帮助。

    不行,她一定要好好努力才行!

    她凝定心神,举起两手摆在他宽厚紧绷的肩膀上,深吸一口气,然后开始运用十指的力量为他做按摩。

    他的肌肉很厚,但也很硬实,她使劲全力捏拿筋骨,一双手痛得几乎都快麻痹了,他才缓缓吐出一句:“捏得不错!”

    他以前热爱运动,滑雪、游泳、拳击和各项球类运动,他无一不精通,可惜后来在一次滑雪意外时伤了脊椎,再加上长时间坐办公桌,筋骨酸痛的毛病愈来愈严重,只要在办公室间坐一整天,浑身的骨头就不对劲,难受得像要造反似的。

    她的按摩技巧很好,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不但软化了僵硬的筋骨,更促进血液回圈,不过短短几分钟,他已经感觉到奇迹发生。

    他的酸痛似乎消失了,肩颈也不再那么僵硬,这女孩果真有点本事!

    “如何?尔萋的按摩技术还不错吧?”卓徜风早在厨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他走向尔萋,鼓励的朝她点点头,赞许她的表现。

    “她不但会按摩,还有很多好本事,将来你会慢慢发现她的好处。”

    蓝亦宸扭扭肩膀,整天的疲劳果真消失无踪,只剩下无比的舒畅感,他沉吟几秒,即使万般不愿,最后还是屈服在那双带有魔力的神奇小手下。

    “好吧!我留下她。”

    “这才对嘛!”卓徜风见目的达成,笑得好不开心。

    “那我先走了,你可要好好对待人家,别把人家吓跑了!女佣或许很好找,但懂得按摩的可不多。”

    “我知道,少哩叭嗦的!”蓝亦宸从小最怕人唠叨,这也是他不愿身旁跟着一大串仆佣伺候的原因。

    “那我先走了。”卓徜风放下啤酒瓶,温柔的笑着对尔萋说:“尔萋,你要好好的做,我相信亦宸不会亏待你的。”

    “可是卓先生,我……”尔萋一想到自己即将留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独自面对脾气显然不怎么好的主人,她的心就觉得惶恐不安。

    “别紧张,你会慢慢习惯的,相信我不会错,这是最好的安排。”

    “我懂了。”即使再怎么害怕惶恐,她仍不得不放手让他走,他已经帮助她太多、太多了,她不能再给他添麻烦。

    “我会再来看你的,再见!”他拍拍她柔嫩的脸颊,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去。

    想到自己用心良苦的凑合好友的姻缘,他就觉得自己实在很伟大。

    他陶醉地想:啊,我真是个好人呀!

    卓徜风走后,屋内有几秒沉默,蓝亦宸和尔萋四目相望,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愿先开口,最后是蓝亦宸率先打破沉默。

    “除了主卧房之外,另外还有两间客房,你自己随便挑一间睡吧!还有——大门的钥匙在墙上,有需要的话自己拿。”他懒懒地说完,又走回后头的浴室去。

    洗澡洗到一半被人挖出来,真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尔萋呆呆地站着,转眼间,客厅里只剩下她一人。

    她环视这间设计简约,却风格独特的豪华公寓,不由得产生怀疑:她真的能胜任这分工作吗?

    她突然对自己好没信心,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多烦恼也无济于事,不如定下心,认真工作还比较实际一点。

    她提起行囊,挑了一间装潢雅致的客房,将旅行袋里的衣服挂进衣橱里,再利用客房附设的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上一件宽松的白色麻纱睡衣。

    她必须早点睡,明天好早起替主人准备早餐。

    虽然她的厨艺不好,但是她可以出门去买,为主人准备营养可口的早餐,是女佣重要的职责之一,她可千万不能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