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作品:假婚契约

    鲜黄的计程车,绕过热闹的淡水街道,逐渐驶近僻静的临海别墅区。

    以台北市来说,淡水的房价虽然不算高,但这附近正临海湾,风景幽美,观海景点佳,许多有钱人选择在这里盖度假别墅,原本荒芜的不毛之地立即成为高级的别墅区,一般人想买,还不见得买得起。

    纪透过计程车的玻璃窗,静静凝望远处湛蓝的海平面,午后的阳光映照在海面上,让偌大的海洋看起来像一面明亮的镜子。

    同样的景物,她已经看了三年!那场婚礼还清晰得仿佛昨天的事,一转眼,却已经过了三年,若不仔细回想,她还真难以置信,自己早已嫁为人妇。

    她自嘲的一笑:她逍遥得完全不像已婚妇人!

    结婚之后,她不但能念完剩下的两年大学学业,甚至连她想去哪里、要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蓝亦宸不会干涉她——说明白一点,他根本不理她!

    娶了她之后,他就把她扔在这偏僻的临海别墅,一放就是三年。

    在那栋空洞的宅子里,她惟一能说话的物件就是钟点女佣和偶尔来探望她的陆伯。

    她垂下眼皮,遮住眸中的酸涩。

    她知道蓝亦宸不爱她,甚至完全不想看见她,但是她却对他——

    她轻叹一声,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爱上他的!

    因为他是自己的丈夫?

    还是因为婚礼上仓促的一瞥?

    抑或是三年来陆陆续续在媒体上接收到的资讯,让她对这个冷硬、无情的男人逐渐动心,她甚至没和他说过一句话,但她真的替他感到骄傲!

    不到三十岁的他一接任蓝氏企业总裁,短短三年之内,就让原本营运只算普通的蓝氏企业迅速成长,不但资本额扩充数倍,分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接连设立,各大股东笑得合不拢嘴,直夸他精明能干。

    毫无疑问,他是个极有手腕的企业经营者,但他却不是一个好丈夫!

    后来她总算从陆伯口中间出,他心中有个难以忘怀的女孩——唐水晶。

    虽然唐水晶早已嫁人生子,但他爱的人始终是她——只有她!

    这三年多来,填补他空虚寂寞的,是数也数不清的性感尤物。一长串的绯闻韵事,屈指难数,许多艳丽的女星、模特儿、酒店小姐围绕在他身边,他似乎忘了,自己还有个在淡水别墅痴痴守候的妻子……

    “小姐,到了!”计程车司机爽朗的呼声将她从自哀自怜的情绪中唤醒,她付钱下车,一眼就看到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停在大门外。

    那是……是他来了吗?

    她等了三年,他终于来了!她露出惊喜的笑容,推开虚掩的铁门走进小庭院。

    “我等了你好久,你总算回来了!”一个男人自随意搭坐的花坛起身,略显不耐的抱怨。

    他有双尖而上吊的老鼠眼,一身花俏时髦的装扮全是名牌,但毫无品味,自以为帅气的神情吊儿郎当,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是你?”刚窜上心头的喜悦像曝晒在太阳下的冰块,无声无息地融化了。

    出现在她眼前的男人不是蓝亦宸,而是周伟生。

    她跟周伟生并不熟,会认识他,全是因为他妹妹周佳卉的缘故。

    周佳卉是纪在健身俱乐部认识的好友

    疼爱她的陆伯疼惜她深闺寂寞,常常鼓励她多参加活动,这个收费昂贵的高级健身俱乐部就是他替她报名的,里头的会员大多是名媛淑女或是上流社会的贵夫人们。

    刚开始她有些畏怯,不过大家都对她很客气,或许是因为她丈夫是蓝亦宸的缘故吧!

    但不论如何,她的确因此结识了几位好朋友,她们常常一起用餐喝茶,周伟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

    喜欢为人亲切和善的周佳卉,但对周伟生却……

    她总觉得那双色咪咪的眼睛老盯着她,让她觉得好恐怖,他几次约她出游,但都被她拒绝了。

    “周先生特地过来,有事吗?”她客套的问。

    “是这样的!今天我老妹过生日,她要我过来请你一块参加她的生日派对,不知道你肯不肯赏光?”

    “可是我刚刚去俱乐部游泳有遇到佳卉,她并没有告诉我呀!”纪疑惑地说。

    周伟生嘿嘿干笑两声。“她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要是当面跟你说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是这样吗?”她还是有些怀疑。“那派对什么时候举行?”

    “晚上七点,我过来接你!”他急切的表示。

    “不用了,你把地点告诉我,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那怎么行?我老妹特地要我过来接你,要是没达成目的,我怎么好意思回去见她?”

    纪心想:既然是好友要兄长过来接她,那应该不会有问题吧?毕竟只是一趟路程而已,他应该不至于做出什么无礼的事吧!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见,拜拜!”周伟生潇洒地挥挥手,跳上跑车迅速发动引擎疾驰而去。

    透过照后镜,他眯起色眼望着织美的背影,垂涎地舔舔唇瓣。

    等了这么久,这个小美人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吧?

    ***

    晚上七点钟,周伟生果然驾着一辆火红的法拉利跑车来到纪的住处,咆哮的引擎声,大老远就听见了。

    纪连忙拿起放在沙发上的黑色小皮包,走到外头和周伟生碰面。

    今晚她穿着一袭黑色的皱纱小洋装,上过卷子的长发垂落在微露的香肩上,搭配一系列黑色的饰品配件,显得既高雅又性感。

    其实她对于自己的穿着打扮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只是身为蓝氏企业的总裁夫人,衣着总不能随随便便,丢了丈夫的面子。这是陆伯特别叮咛过的。

    “天哪!,你好美,我活到这么大,还没看过哪个女人像你这么美!”周伟生一看到她,舌头立刻像涂了蜜似的,竭尽所能的赞美道。

    “谢谢!”略显不安的换了个姿势,有种想逃进屋里的冲动。只要和他在一起,她就会有这种感觉。

    他们上了车,驶离别墅区之后,纪有些不安的问:“佳卉的生日派对在哪里举行?”

    “啊?在……在希尔顿,就在火车站前面。”他的回答有些支吾,但纪并没有发现,直到跑车转进通往北投山区的小路,她才发现情况不对。

    “这不是通往火车站的路,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别急,我带你去一个很棒的地方。”

    “我不想去任何地方,请你送我去希尔顿!”她又惊又怒地命令。

    “你去希尔顿也没用,佳卉根本不在那里!”

    “你说什么?难道……佳卉根本没举办生日派对?”

    “没错!今天又不是佳卉的生日,她办什么生日派对?”他哈哈大笑。

    “你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纪真的好生气,他怎能用这种恶劣的手段将她骗出门?

    “谁叫你那么,老是约不动?要是我不用这种方法,你会乖乖跟我出来约会吗?”周伟生倒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停车!我要回去了,快停车!”她生气地叫喊,但周伟生却丝毫不想停车,紧踩着油门,直往山上冲。

    “放我下去!快放我下去!”情急之下,她使劲捶打他的手臂,他一时偏了方向,高速宾士的跑车差点撞上山壁。“你疯了?快住手!”周伟生生气的大吼。

    “除非你先停车让我下去!”

    “你急着回去做什么呢?!我们家在上头有个别墅,里头还有温泉浴池,很好玩的,先玩玩再回去嘛!”他一面控制方向盘,一边好声诱哄道。

    “不要!我要回家,你放我下车,我要回家!”她仍使劲捶打他,这回他的方向盘真的失去控制,车头一偏冲进路旁的草丛里,撞到一棵大树之后才停下来。

    周伟生眼见心爱的法拉利撞树了,虽然撞击力不大,但他仍心疼地大吼。“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差点毁了我的法拉利你知不知道!我肯和你出来玩,是多少女人求都求不到的,你干嘛挣扎成这样?”

    “我……对不起!我会赔偿你的损失,现在先让我回家——”她的手伸向车门想下车,却被他硬拉回来,翻身压在身下。

    “回家做什么?你实在很扫兴!和本少爷一起玩有什么不好,你干嘛一直吵着要回家?”

    “求求你!我真的只想回家,求你放我回家……”她被他压得难以动弹,她万般恐惧,只好软声哀求。

    “我才不放呢!我渴望你好久了,你真的很美……”他贪婪的目光落在她领口上方的雪白肌肤上,一双魔掌已按捺不住往她身上溜。

    “不——你不能这样——”纪尖叫着死命挣扎,不愿受他-辱。

    “你是佳卉的哥哥,你怎能对我做出这种事?难道你不怕我告诉佳卉或是其他人吗?”

    “你敢说吗?你敢大咧咧地告诉别人,你被我侵犯了吗?”他无耻地大笑,笃定了她没胆子宣扬出去。

    “我……我可以告诉我丈夫,他不会放过你的!”她万分惶恐地搬出蓝亦宸的名字,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打消念头,谁知道——

    “哈哈哈……”周伟生捧腹大笑,差点没笑出眼泪。

    “说到你丈夫,那就更可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蓝亦宸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不然他怎么可能娶了你三年,却一直没和你同床,而老是和那些什么娜娜妮妮的酒家女厮混呢?

    坦白告诉你吧,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敢打你的主意,不然蓝氏企业谁敢惹呀?你若不是被他打入冷宫的怨妇,我连你的一根头发都不敢碰。

    不过幸好——幸好他根本不在乎你,即使我玩了你,他也不会生气,说不定他知道了还会谢谢我,谢我替他满足他老婆的需求。哈哈哈——”

    “住口!住口!”纪掩着耳朵,不想听这些残酷的言语。

    “他不会这样!他绝对不会这样的!”她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只因她不愿承认,他说的有大半是事实。

    没错!她的丈夫的确不在乎她,他不关心她是死是活,她苦遭到侵犯,也不敢保证他一定会为她出头找回公道。就是因为他的冷漠无情,周伟生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将她骗出来欺-她,她是个任谁都可以欺侮的弃妇……

    她忍不住心中的伤痛,呜咽地痛哭起来,为自己乖舛的命运感到悲哀。

    父亲和大妈逼她出嫁,她的丈夫又完全不爱她,她不知道自己如此苟延残喘的活着,究竟为了什么?

    她想到已经过世的母亲,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喊道:“妈——您在哪里?带我走!求您带我走……我再也无法忍受,我不想活下去了!求您带我走……”

    “你叫什么妈?别乱吼乱叫扫我的兴,过来让我亲一下,我保证你会乐得飞上天。”周伟生攫住她的双手,想强吻她的红唇。

    纪又惊又恐,急中生智,用力踢他的陉骨,他惨叫一声,抱着自己的小腿哀号道:“啊——好痛!痛死我了……”

    纪逮住这个机会,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沉重身躯,打开车门往外冲。

    昨天刚下过雨,湿软的草地让她的脚颠了一下,高跟鞋的鞋跟卡在软泥里,害她差点跌倒。

    她转过头,就看见周伟生抱着疼痛的右腿,一拐一拐的追过来。她连忙踢掉高跟鞋,赤着双足踩过泥泞,奔向不远处的马路。

    她怕周伟生追到她,所以一看到远处有车灯照过来,立刻冲到马路中间企图拦住那辆车,没想到那辆车的车速太快,看到她时虽然立即踩住煞车,但还是来不及了。

    她被撞得往后滚了两圈,头一歪便昏死过去。

    昏过去的前一刻,她脑中所想的是:纪太苦了,我不想再当纪!

    我不要……不要再当纪了……

    ***

    该死,撞到人了!卓徜风发现自己撞到突然从路旁冲出的人,连忙紧急煞车,飞快下车跑向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女孩。

    他蹲在她身旁,大略检查她的状况——她还有呼吸心跳,外表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伤,不过额头显然撞破了,鲜红的血丝正汨汨流出。

    “哈?你听得见我说话吗?哈?”他拍拍女孩的脸颊,她只虚弱地呻吟两声,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这女孩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他以为山路人车稀少,才想试试这辆新保时捷的性能,没想到转过一个大弯,这女孩就突然冲出来。

    若不是保时捷的煞车系统极佳,只怕这女孩现在已成了他的轮下亡魂。

    他转头审视四周,想知道女孩是如何上山的?

    不料一-起头,就看到一个人影躲在不远处的树丛后。

    “你是——”那人一听到卓徜风开口,立即惊慌地掉头跑开。

    虽然四周灯光微弱,但他还是认出那人的身份——周氏企业的少东周伟生。

    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卓徜风怪异地皱起眉头,直觉他有问题。

    他低头看看女孩,发现她的额头依然血流不止,为求保险起见,他决定先将她送医再说。等这女孩清醒,再问明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迟!

    他拦腰抱起昏迷不醒的女孩,钻进自己的车内,直奔医院……

    ***

    虽然受到撞击,但纪身上的外伤并不严重,大多是皮肉伤而已,被送到医院不过两个小时,她就苏醒过来。

    只不过……

    “你是谁?”纪睁开眼睛,看见病床边一张陌生的男性面孔,立即惊讶地坐起来,缩着身体直往后退。

    那个男人露出好看的笑容,温声软语的说:“你别怕,我叫卓徜风。你被我的车撞到了,你还记得吗?”

    “我被车撞到了?”她喃喃重复,这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一百零八块骨头全像被人拆掉重组似的,只要一动就痛得不得了。

    “很痛对不对?不过没关系,医生说那些都只是皮外伤,没有严重的内伤,你放心吧!”

    纪怀疑地盯着他片刻,然后才缓缓点头。“是你送我到医院来的吧?谢谢你!”

    “别客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跑到那种偏僻的地方呢?还有,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他是不是周氏企业的周伟——你怎么了?”他戛然停住嘴边的话,因为他突然发现她的表情不太对劲。

    “我是谁?”她呆愣地问。

    “啊?小姐,你别开玩笑!”卓徜风一点都不觉得这件事有趣。

    “我想不起我的名字!先生,你知道我是谁吗?”她惶恐的问。

    “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卓徜风大呼不妙,他该不会把她撞成失忆了吧?

    “连你也不知道我是谁?”她恐惧的摇头,双唇颤抖。“怎么办?我记不得自己是谁,我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完全想不起来!怎么办?”

    “小姐,你先别急!你再仔细想想有关你周遭的一切,譬如这个皮包你是在哪里买的?还有你身上的衣服——”

    “不行——我的头好痛!好痛——”她抱着头,痛苦的大叫。“我想不起我是谁!我完全想不起来!我好怕,我是不是再也想不起从前的事了?我不要!我不要——”

    “小姐,请你镇静一点!”

    “我不要忘了从前的事,我不要记不得自己是谁!我不要、不要、不要……”

    “小姐——”卓徜风没想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只好赶紧接铃要护士小姐过来。

    医生和护士赶到,替纪打了一支镇定剂,她才停止失控的情绪,缓缓坠入平静的梦乡。

    卓徜风见她睡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她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记忆呢?”他询问她的主治大夫。

    “可能是先前车祸时,头部受到外力的撞击,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伤,不过脑部功能已经受损,所以才会造成病人失忆。”

    “那——有没有方法可以治疗?”要是一辈子都没办法恢复记忆,那问题可就大了!

    “以科学的方法来说,目前还没有!不过,有的病人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记忆,有的则否。这端看病人的身体状况,或是外物的刺激。”

    “外物的刺激?什么样的刺激?”卓徜风好奇的追问。

    “这很难说,有的人是因为再度受到撞击,才突然恢复了记忆,有的则是因为激烈的情绪反应,才想起以前的事。这有很多原因,情况因人而异!”

    “是吗?那也就是说,目前还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方法帮助她恢复记忆了?”

    “可以这么说。”

    “我明白了,谢谢你!”

    “不客气!”主治大夫走到病房门口,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说:“对了!你可以看看她身上有没有证件,先通知她的家人过来,说不定她一看到她的家人,就恢复记忆了也说不定。”

    “谢谢,我会找找看的。”医生走后,卓徜风马上打开女孩的随身物品一只黑色皮包,再从里面找到她的粉红色小皮夹。

    他在皮夹里找到她的身份证,这才知道,原来躺在床上的女孩名叫纪。

    纪?这名字有点耳熟,在哪里听过?他将身份证翻到背面,一看配偶栏,登时瞪大眼,许久之后,突然爆出大笑。

    他无法抑止的大笑,直呼大巧。他居然撞到好友蓝亦宸的老婆?

    蓝亦宸的老婆,他其实没什么印象,因为他惟一见过她的一次,就只有在他们的婚礼上,婚礼之后,蓝亦宸立即把她冷冻起来,他再也没看过她,难怪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信步走到床边,审视女孩闭眼沉睡的酣甜模样。

    瞧她一头长发又卷又软,五官细致柔和,粉嫩年轻的肌肤比丝缎还细,再加上一身玲珑的好身材——

    啧啧,他真不知道蓝亦宸对这女孩究竟有何不满?居然将这么可口的佳肴放在冷冻库,一放就是三年,连尝都不尝一口。

    他还真忍得住!他用食指轻敲下唇,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算计的微笑。

    蓝亦宸那家伙不打算要自己的老婆了是不是?那他就做做好事,索性让她“消失”好了。

    要是蓝亦宸知道他替他“解决”了老婆,一定会很感激他吧?

    他真想看看那家伙震惊的表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