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作品:假婚契约

    在房间里苦等了一个晚上,纪终于等到迟归的父亲。

    她从窗口看见父亲的身影踏进小庭院,立刻打开房门,打算悄悄地溜下楼找父亲。

    哪知魏美莲早有埋伏,纪一出房门,立即被魏美莲逮个正着。

    她揪住纪的耳朵,得意的说:“总算让我逮到你这贱丫头了吧!”

    “啊!好痛——”纪被掐得好痛,忍不住捂着耳朵大叫。

    “你还敢叫痛?我叫你嫁人,你居然给我耍脾气,嗯?”

    “这是怎么回事?”纪正海一跨上二楼,便看见脸色极阴沈的妻子站在楼梯顶端,手里揪着可怜小女儿的耳朵。

    纪看见父亲,立刻睁大双眸,像溺水的人看见小舟。

    “爸爸——救我!大妈要把我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求您救救我,不要把我嫁出去!爸爸——”

    她拼命挣扎想跑向父亲,但大妈始终拧着她的耳朵,怎么也不肯放手。

    “美莲,她——”纪正海才刚开口,魏美莲便发出吓人的河东狮吼。“纪正海,你敢开口试试看!告诉你,有人看中这死丫头,愿意以三百万的聘金娶她进门,我已经决定把她嫁过去,你休想有意见!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别人求都求不来,你们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纪正海心疼的看着女儿吃痛的表情,连忙说:“你先放开吧,你把她的耳朵都捏红了。”

    “我捏她你心疼了,是吗?”魏美莲冷哼一声,用力将纪损向一旁,纪一获得自由,立刻躲到父亲身后,企求他的庇护。

    她贴着父亲宽厚的背,浑身不停地颤抖。

    她不想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她不要自己一生的幸福,就这样断送在大妈手上!

    纪正海知道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儿正不住发抖,他的心顿时像被千万支针扎到似的,疼痛难当。

    想起当年心爱的女人临终前,他曾答应她会好好照顾他们的女儿,结果她过世十年了,他却一直没有做到当初对她的承诺,想到始终信任他的情人和这个苦命的女儿,他便感到由衷的愧疚。

    他无力保护自己的女儿,他实在太没用了!

    “还年轻,现在要她出嫁实在太早了!再说三百万我们不是没有——”

    “钱还有人嫌多的吗?三百万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哪!再说二十岁已经够大了,当年我嫁给你的时候,也没比二十岁大多少!

    况且话又说回来,她又不是我的亲骨肉,我好心养她十年,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不想再在她身上花费任何心思,你听明白了吗?”仗着娘家对丈夫的帮助,魏美莲说话一直是舌尖嘴利、毫不客气的。

    而纪正海也因为这一点和当年外遇的歉疚感,所以他始终容忍妻子的嚣张与跋扈没有发作。

    “不如我们给一笔钱,让她出去独立生活——”

    “你说什么笑话?”魏美莲瞠大眼,震怒地说:“我替你白养这丫头十年,现在你还要我给她一笔钱,让她到外头过好日子,你以为我疯了不成?我养她早已养得不耐烦,现在该她赚钱来供养我了!”

    “如果你还是不同意的话,我可以叫她去工作,每个月拿钱回来给你,你觉得怎样?”纪正海拼命想办法打消妻子的念头。

    “那点小钱我不看在眼里,我要那三百万聘金!”魏美莲厌恶透了纪,恨不得她立即消失,再也看不见她。

    眼前她只想把她嫁得远远的,再也不能与纪家扯上关系!

    “唉!”纪正海无奈的叹息,知道妻子是铁了心要把那可怜的嫁出去——

    嫁出去?

    他微微一愣,一个大胆的想法窜过他的脑子:与其让女儿留在家中受妻女的折磨,倒不如把她嫁给一个好人家,让女婿代替他这个失职的父亲,好好照顾。那个人愿意花一大笔聘金娶进门,肯定对她有心,或许这不失为一桩好姻缘。

    这么一想,他立即转头问妻子。“那个想娶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纪一听父亲这么问,脸色立即刷白。爸爸这么问,该不会是想……

    “他呀——”魏美莲根本连对方人影也没见过,不过为了达成目的,她还是天花乱坠地说:“哎呀!对方人品可好了,不但长得帅、家境好、学识又高,还在美国知名企业待过,要不是人家只要,我还真想让悬小⒘樟占薰去呢!”

    “是吗?”纪正海毕竟与她做了二十几年的夫妻,当然知道她绝不是这种好心人,于是又问:“对方姓什么、叫什么?”

    “好像叫……蓝亦宸吧!”魏美莲皱眉嘟啧,这个名字她连听都没听过。

    “蓝亦宸?”纪正海睁大眼,震惊地重复。

    这个蓝亦宸,会是蓝氏企业的那个蓝亦宸吗?

    他前阵子才刚听一位在蓝氏企业高层任职的好友提过,蓝氏正牌的继承人蓝亦宸从美国回来了,准备接掌蓝氏龙头的宝座,但现任的总裁蓝仲原似乎不肯退位,蓝氏内部暗潮汹涌,人事局随时有大变动的可能。

    算算年纪,蓝氏企业的蓝亦宸才二十八、九岁,应该还未婚,而且他也刚从美国回来,很多条件都和上门提亲的蓝亦宸相符,如此一想,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不会错!

    如果能嫁给他,至少可以确保生活无虞,最起码——不用再像现在一样,被妻女像牛马一样使唤,这是他身为父亲的一个小心愿。

    魏美莲见他沉默不语,立即问:“怎么?你认得这个人?”

    “喔,不!我不认得。”纪正海连忙否认。要是让妻子知道了蓝亦宸真正的身份,她绝不会甘心让嫁过去享福,反而会千方百计将悬泻土樟账徒蓝家去,他不能允许原本属于的幸福被剥夺。

    “那么这件婚事,你到底是允还是不允?”魏美莲没耐性再和他唆,她只想尽快知道,那三百万到底赚不赚得到?

    纪正海回头望望,她的眼中写满恳求,像在无言的哀求他:别把我赶出这个家!

    他知道她不愿离开,但她再继续待在这个家里,也绝不会有幸福,倒不如把她嫁给蓝亦宸,让他代替他好好照顾她,那么他就余愿足矣了。

    “,你就听你大妈的话,嫁过去吧!”他别开头,不忍看女儿心碎绝望的脸庞。

    “爸爸——”

    “太好了,我马上通知他们!”魏美莲开、七地冲回房里去找陆华的名片。

    纪的脸上早已毫无血色,她不敢相信她最爱的父亲居然和大妈站在同一阵线,打算把她嫁给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他就这么急着赶她出去吗?

    “,你听爸爸说!爸爸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这个决定,但是爸爸相信,你嫁给蓝亦宸会比待在这里好,将来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爸爸,我不想明白,我只求你别把我赶出去!爸爸——”

    纪正海凝视这个从小被他忽略的女儿,心中又酸苦又心疼。

    “,爸爸知道你不愿嫁给一个陌生人,但蓝亦宸真的很不错,为了你好,你就信爸爸这一次,爸爸不会害你的!”

    纪缓缓-起头,睁着布满泪水的大眼,直勾勾地望着父亲。

    “爸爸,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我出嫁,我只想要问一句您是真心要我离开吗?”

    “我……”原本纪正海还有些迟疑,但一看到她被拧红的耳朵,方才的犹豫便飞到九霄云外。

    “是的!爸爸希望你离开,嫁给蓝亦宸,我相信他会替我好好照顾你的。”

    纪心碎地闭上眼,泪水沿着瘦削的小脸滴落到下巴。

    但是当她再度睁开眼,眼中已无泪水,只有悲切。

    “如果您希望我嫁,那我就嫁!”

    “……”纪正海看见女儿那种被至亲出卖的哀痛表情,真想打消刚才的念头,但为了女儿的将来着想,他不能心软。

    “,以后你一定会明白爸爸的苦心。”他只能再次强调。

    对于父亲的保证,纪无言以对,她的一生就像一颗棋子,任人摆。

    而摆她人生的人——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

    面对此情此景,叫她情何以堪?

    ***

    这是一个极为冷清的婚礼,没有鲜花拱门,没有粉红汽球,也没有热闹的来宾观礼,在这间位于山区的小教堂里,只有两方的至亲好友列席参加。

    魏美莲没有出席纪的婚礼,她早在昨天就带着两个宝贝女儿远赴欧洲采购时装,压根不想参加这场婚礼。

    纪端坐在化妆镜前,愣愣地望着镜中绝美的身影。这是她吗?美得完全不像她!

    她身上穿的是一袭由法国设计师设计的婚纱,蓬蓬裙、短水袖,头上戴着由碎钻打造而成的小皇冠,美丽得像个小公主。

    这些礼服、配件,全是陆华特地请人从法国带回来的。主子将筹备婚礼的重责大任交给他,他也乐得多买些好东西宠宠未过门的少夫人,毕竟他是那么喜爱这个天真善良的好女孩。

    “少夫人,请你准备一下,婚礼就快开始了。”陆华看看时间,只差五分钟婚礼就要开始了,他连忙请新娘的父亲——纪正海进来,带领女儿走向红地毯的另一端。

    “,你好漂亮!要是你妈看到,一定非常高兴。”想到红颜早逝的心爱女子,纪正海不觉红了眼眶。

    “爸爸……”面对父亲的眼泪,纪有些不知所措。

    她知道爸爸是爱她的,但长久的疏离,她已经不知该怎么和父亲亲近。

    纪正海掏出手帕抹去眼泪,吸吸鼻子说:“对不起!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爸爸实在不应该哭,可是爸爸真的忍不住心中的喜悦。蓝亦宸是个出色的男人,他会给你幸福的!”

    “爸爸——”

    “好了!乖女儿,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去了。”纪正海替她放下绣有精致蕾丝花纹的头纱,让她勾着他的手臂,一同走出休息室,步向结婚礼堂。

    结婚进行曲回荡在耳边,纪挽着父亲的手,在双方亲友的祝福下,走过红毯,迈向另一个全新的人生旅程。

    她悄悄自米白色的头纱下,打量站在圣坛前等候的新郎。

    他好高!个头娇小的她,恐怕连他的肩膀都不到吧?她暗自思忖。

    走到红地毯的尽头,纪正海将她的手交给新郎,然后自行走到一旁观礼。

    纪站在圣坛前,小手被身旁的男人捏在手里,一种酥麻的感觉经由手心,传递到身体的四肢百骸。

    她转头偷瞄自己的丈夫,正好蓝亦宸也转头看她,她吓了一跳,立即羞赧地垂下头,没瞧见蓝亦宸嘴边嘲讽的笑容。

    装模作样的女人!蓝亦宸万分不齿地嗤之以鼻。用三百万元买来的女人,会是什么好货色?他打从心底鄙视她,她的庐山真面目,他连瞧都不想瞧一眼。

    他冷笑着转回头,满脸不耐地等待婚礼结束。

    从踏进礼堂开始,他就没露出过一丝笑容,今天这场婚礼对他来说,只是一场无聊的程式,主婚人念了一堆毫无意义的祝贺词,他充耳不闻,新娘子长得是圆是扁,他也不在意,一心只想快快结束这场闹剧。

    “请新郎、新娘交换结婚戒指。”牧师要新人交换戒指,蓝亦宸抓起摆在丝绒布上设计高雅的白金戒指,粗鲁地套进那女孩纤细的中指。

    他听到那女孩痛呼一声,知道自己弄痛她了,但他无意致歉。

    替女方戴好戒指之后,他不耐烦地伸出手,同样让她替他套上戒指。

    他的手好大!

    纪轻握着他厚实有力的大掌,小手微微颤抖着,带着蕾丝手套的手心悄悄地冒汗。

    她小心而郑重地拿起戒指替他套上,银白色的戒身一套进蓝亦宸的手指,他立即刷地抽回手,纪的手凝滞在半空中,好几秒才缩回来。

    他对她的态度,似乎很冷淡……如果他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娶她呢?她顿觉委屈起来。

    此时牧师宣布新郎可以吻新娘,昨晚蓝亦宸一夜没睡,身心俱疲的他根本没耐心应付这毫无意义的吻,他索性闭上眼、掀起头纱,直接往纪的脸上吻去。

    因为没瞄准目标,还差点撞到她的鼻子。

    他连瞧纪一眼的耐性都没有,但纪却无法将自己的视线转开,她万分专注地瞧着他,仿佛他是天地间惟一仅存的人。

    原来——这就是她所嫁的男人!一双精锐的眼不耐烦地瞪视前方,两道漆黑的浓眉紧扭着,高挺的鼻梁帅气有型,紧抿的唇让人觉得冷峻严苛,但她却偷偷幻想它落在自己唇上的滋味。

    他昂藏的身躯高大挺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凛不可侵的权威,令人不由得信服。

    他真的很出色,她真的嫁给这样的男人了吗?纪心中有些小小的喜悦,却充满更多的疑惑与惶恐。

    嫁给蓝亦宸,她真的会幸福吗?

    礼成后,观礼的亲友报以祝福的掌声,新人在热烈的欢呼声中步出礼堂,蓝亦宸的耐性到此为止,他半拉半拖地将新娘带出教堂,塞进一旁准备好的礼车中,然后转头吩咐陆华。“马上将她送到淡水别墅,派人看管她的生活起居,从现在起,别让她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再看见她了!明白了吗?”

    “可是少爷——”

    “你照办就是!”

    “少爷——”

    “我走了!”蓝亦宸连瞧他的新娘一眼都没有,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纪惊愕地望着丈夫远去的背影,还没回过神,一个怒气冲冲的娇叱声便兜头劈下。“纪,你以为自己赢了吗?”

    “你是……亦婕吗?”她-起头,看见一个女孩手插着纤腰,昂着头站在她面前。

    她认得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她是蓝亦宸的亲妹妹——也就是她的小姑!陆伯曾拿过她的照片给她看。

    “你别叫我的名字,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以为哥哥娶了你,你就能霸占全部的他,告诉你,你永远赢不了水晶姐的!

    哥哥之所以娶你,全是权宜之计,要不是为了让水晶姐安心出嫁,他死也不会娶你!”

    蓝亦婕不顾她张口欲言,继续又说道:“我讨厌你!我压根不承认哥哥这桩婚姻,所以你也别厚脸皮的自封为我嫂嫂,有资格当我嫂嫂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水晶姐!”

    “你说什么水晶?这是人的名字吗?”纪歪着头,疑惑地问。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影射水晶姐不是人吗?你好可恶又好恶毒,我绝不会原谅你的,你等着瞧吧!”

    蓝亦婕像枚炮弹从天而降,劈哩啪啦地说完,又气冲冲的走了,纪眨眨眼,脑中一片茫然。

    她到底在说什么?水晶又是谁呢?她转向陆华,希望能获得解释。

    “陆伯,亦婕她刚才说——”陆华连忙摇手说:“少夫人,请你别问我,我什么也不能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可以去问少爷,或许他愿意告诉你。现在,我要送少夫人到淡水别墅去。”

    “可是陆伯——”

    “少夫人,原谅我,我真的不能说!现在,请您上车吧!”

    就这样,一头雾水的纪被陆华送到淡水别墅,从此之后,再也没见过到她的丈夫。

    一个月之后,蓝氏布重新洗牌,蓝氏的代理总裁蓝仲原下台,蓝亦宸正式继位,许多不事生产的元老干部被迫提早退休,接踵而来的工作,让蓝亦宸忙碌得忘了自己曾结过婚,想当然尔,也忘了那个被他遗弃在淡水别墅的女人。

    一转眼,三年匆匆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