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作品:假婚契约

    纪悬凶吆螅纪蹲下来,拧干拖把将地上的水慢慢吸干。一滴滴透明的泪水,随着弯腰的动作滴进水桶里,激起阵阵涟漪。

    她难过的不是纪悬械南莺Α⒁膊皇俏好懒的责打,而是父亲冷淡而疏远的态度。

    其他人对她的轻蔑与欺-,她都可以忍受,惟独亲生父亲对她的忽视,是她永难以忘怀的伤痛。

    她知道他不是讨厌她,也不是真的对她漠不关心,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犹记得她刚到这个家的时候,爸爸也曾经对她很好、很疼爱她,可是后来他发现,他对她愈好,只会害她被折磨得更惨而已。

    魏美莲可以找尽一切理由毒打她,只为了他给她一个和蔼的笑容,他前一刻才送给她的东西,下一刻立即遭到分尸丢弃的命运。

    他对她的好,只会害她挨打、挨骂。从此,他不再对她嘘寒问暖,也不再送任何物品给她,只为了不让她承受更多折磨。

    然而——即使知道他对她的疏远,完全是为了她好,她还是忍不住难过呀!

    好不容易将纪悬兄圃斓摹八祸”清理干净,纪迅速冲回原本是仓库、现在则是她房间的小阁楼,拿了课本,又急急忙忙冲下楼。

    经过餐厅时,她习惯性绕进去看一看,厨娘徐太太对她很好,如果她来不及吃早餐,徐太太通常会帮她准备一份现成的早点,让她带到学校吃。

    走进餐厅,看到一份包在塑胶袋里的三明治放在餐桌上,她开心地一笑,拿着微温的三明治便匆忙赶出门。

    由于肚子很饿,她边跑向公车站,边拿出三明治来吃,可是才刚咬下第一口,又立刻吐出来。

    她颤抖着手将三明治掀开——金黄色的煎蛋和浅红色的火腿上,洒满了细碎的黑色小颗粒,而她不会蠢得以为那是美味的黑胡椒。

    是沙子!这是她的二姐纪琳琳惯用的把戏——在她的食物里放沙子。

    她忍着悲愤与屈辱,将三明治收进背包里,然后挺起背脊走向公车站。

    她知道二姐一定躲在某个角落偷窥她——

    无论是撕破她的课本、画花她的图画、或是在她的作业簿上涂鸦,纪琳琳这么做的目的,只为了看她哭丧着脸的模样,那会让她的心情好上一整天。

    这是一个变态的家庭,无奈的是,她居然是其中的一员!

    究竟到什么时候,她才能逃离这个地狱呢?

    由于纪悬械恼也辏害纪上学迟到了。

    她刚下第一班公车,立即又跑向另一个方向的站牌,准备转搭第二班公车到学校。

    纪家的家境不错,以前纪瑰瑰和现在的纪琳琳上学都有高级轿车接送,只有她必须转搭两班公车通学,可是她一点都不埋怨。

    能够念大学她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其他的,她什么也不求。

    远远看到她想搭乘的公车来了,她立即加快脚步往前跑,没想到前方有一位老人突然哎哟叫了一声,然后砰地摔倒在路边。

    她猜想可能是搭公车的人太多,不小心把他挤倒了。

    纪左右看看,大家都只望了倒地的老人一眼,然后便冷漠地将头转开。

    纪上学快迟到了,但她又不忍心让老人孤独地倒在那里,想了一下,她决定先看看老人的情况再说。

    “老伯伯,您要不要紧?”她走向倒地的老人,蹲下来检视他的状况。

    “好痛!我的脚……痛得不得了……”老人连声呼痛。

    “我帮您看看。”纪撩起老人的裤管一看,发现老人的脚踝肿起来,应该是刚才跌倒时扭伤了。

    “您的脚踝可能扭伤了,我送您到医院去吧!”

    “不用了!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医生,只要让那个医生看看就没问题了。小姐,你有没有行动电话?可不可以麻烦你替我打电话通知我的家人来?”

    “对不起,我没有行动电话。”纪有些羞赧地摇头,现在连小学生都有手机,只有她念到大学了,还没有手机。

    “那……我这里有一些零钱,麻烦你替我打公用电话到我家,告诉他们我在这里,谢谢你!”

    老人从口袋取出一把零钱,递给纪。

    “我先扶您到旁边休息一下,我马上打电话通知您的家人过来。”纪将老人扶到路旁的矮栏杆上坐着,然后在附近的店家门口找了具公用电话,按照老人抄给她的电话号码,通知老人的家人过来。

    她不放心老人一个人坐在路边,打完电话后,还特地回到老人等候的地方,陪老人一起等他的家人赶来。

    她从眼尾的余光发现,老人一直用一种思量的目光打量她,令纪觉得浑身不自在。

    幸好他的目光是一种纯粹的好奇,完全不含任何色欲,她才不觉得害怕。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箱型车停在他们身旁,一个年轻的男孩跳下驾驶座,焦急地朝他们跑来。

    “陆总管!”小张一接到电话,立刻驾着蓝宅采买的专用车赶过来。

    “小张!”陆华挥手喊道。

    “陆总管,您要不要紧?”小张紧张地问。

    陆华虽然只是管家,却是蓝家元老级的忠仆,不但蓝仲良器重他,就连蓝亦宸也十分尊敬他,他们可万万疏忽不得。

    “不要紧的,等会儿让苗医师推拿一下就没事了。”

    老人转向纪,再次向她道谢。

    “小姐,非常谢谢你的帮忙,能否告诉我你的姓名,我好派人答谢你。”

    “不用了!”纪轻笑着摇摇头说:“人们互相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您不用客气。我先走了,再见!”

    纪道别后走向公车站,正好她想搭乘的公车来了,她立即坐上那班车,赶到学校上课。

    “快!小张,跟着刚才那女孩搭乘的公车。”陆华急忙吩咐道。

    “哽?为什么?”小张诧异地问。

    “别问为什么,快追就是了!”

    “是!”小张飞快将陆华扶上车,然后发动引擎,追着绝尘的公车而去。

    陆华坐在驾驶座旁,紧握着拳头,心中激动不已。

    他终于找到亦宸少爷的新娘了!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不会看错的,那个女孩适合亦宸少爷,她会是亦宸少爷最佳的新娘人选!

    “夫人,外头有一位姓陆的先生想见您。”下午,魏美莲刚睡饱午觉,女佣阿珍就告诉她有人来访。

    “姓陆的?没印象呀上魏美莲蹙起修剪整齐的眉毛,抿着嘴暗忖:是谁呀?

    “他说有事想和您谈一谈。”

    “有事?那——好吧,让他进来!”魏美莲怕是什么名门权贵登门拜访,万一怠慢了,对纪家的前途可不好。

    佣人离开后,不一会儿,领着一位驼背、微瘸的老人走进来。

    “你就是陆先生?”魏美莲看见他,心里真是失望,她原以为来访的是什么有钱有势的人,但像他这种驼背的瘸老头,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的样子。

    “纪夫人,您好!”陆华朝魏美莲点点头,看出她眼中的鄙夷之色,他微微一笑,没多说什么。

    “你说有事想和我谈……是什么事?”魏美莲懒得和他多说,径自问道。

    “请容我慢慢告诉您——不过,我可以先坐下吗?我的脚前几天摔伤了,不能久站。”

    “啊,你坐吧!”魏美莲的态度相当轻慢,她不认为这种穷酸的老头能和她谈什么好事。

    “谢谢!”陆华坐下后,直接切入正题。

    “是这样的,纪夫人,我知道您有三个女儿——

    “谁说我有三个女儿?”魏美莲像被人踩着尾巴似的,尖叫着跳起来。

    “我只有悬泻土樟樟礁雠儿,你从哪里听来我有三个女儿的?”她的声音高亢,面色铁青,神情显得相当激动。“啊!您只有两个女儿吗?那纪小姐——”

    “那贱丫头不是我的女儿!”魏美莲大吼。

    “可是她也姓纪不是吗?她——”

    “闭嘴!你是存心来找碴的是不是?你马上给我滚出去!阿珍——”魏美莲准备叫女佣撵他出去。

    “等等!纪夫人,我不是存心来找碴,而是代表蓝亦宸先生前来提亲的。”

    “提亲?!”魏美莲惊讶地张大嘴。

    那臭丫头才二十岁,居然已经有人上门提亲了!

    “是的!蓝先生很中意令府的小姐,希望您代为做主,把小姐嫁给蓝先生。”

    “那个蓝什么宸……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多大年纪?很有钱吗?”魏美莲小心翼翼地问。

    她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如果那位蓝先生既年轻、又有钱的话,那何不让她的两个宝贝女儿代打,随便哪一个嫁过去都比纪那臭丫头强!

    “蓝先生年纪不是很大,将近三十岁左右,他在国外求学,也曾在国外知名企业任职过,前些日子刚回国发展,目前没什么大成就,但是我相信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这些话倒是不假,当初蓝亦宸拿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双硕士学位后,为了磨练自己的经历,曾在美国排行前几名的知名大企业任职过,“本人”是没有什么庞大的积蓄,但蓝氏企业的资产,少说也有百分之六十是属于他的。

    “喔!”魏美莲冷哼了声,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想:原来是个没什么积蓄的穷酸鬼!如果没钱没势的话,那可不能让她的宝贝女儿嫁过去受委屈。

    “那位蓝先生为什么一定非娶不可呢?”她一双审视的利眸,在陆华满风霜的脸上打转。

    “详细的情形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听蓝先生提过,他很喜欢小姐的善良、乖巧,为了娶理小姐,我们可是花了不少心思。”

    为了纪,他不但得先花钱找征信社调查纪家的一切,还得想一个好借口让这只黑心肝的母水蛭放人,他老人家可说是煞费苦心。

    “我想也是!”魏美莲暗讽。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小伙子,一穷二白、两袖清风,什么都没有,想娶老婆,当然得花心思了!这种穷小子配那贱丫头,还真是王八配绿豆,刚刚好哪!

    她捂着嘴,吃吃地窃笑,不过又立即摆出道貌岸然的面孔说:“咳!既然蓝先生这么有心,我也不忍心棒打鸳鸯,其实想娶我们非常简单,只要准备一点聘金,我立刻将嫁过去。”

    她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了个“一咪咪”的手势,笑得无比亲切。

    “聘金当然是应该准备的,只是不知您要多少……”陆华早猜到生性贪婪的她绝不可能平白放人,势必得付出些代价才能如愿。

    “呵呵,不多不多,只要三百万就行了。”

    “三百万?”她说得面不改色,陆华倒是愣了一下。他并不是嫌钱太多付不出来,而是被她的厚颜无耻吓了一跳。三百万?她还真敢开口!

    “怎样?如果你那位蓝先生付得起,那一切就好谈,如果付不起嘿嘿,不好意思,我们家可不能委屈!”

    “这样呀?奇怪!你刚才不是还说,翔不是你的女儿吗?”陆华低着头假装考虑,知道如果他答应得太干脆,贪心的魏美莲一定会乘机哄-价格。付出多少钱对蓝家来说都不是问题,但他不想看见那善良可爱的女孩被人当成货物般叫价。

    “唉,好吧!”最后,他假意为难的重重叹息。“我想这三百万蓝先生应该勉强付得起,只是得费好一番功夫。那——这桩婚事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我再回去和蓝先生商量一下细节,只要事成了,我们马上就把三百万聘金亲手奉上,您说这样行吗?”

    “行,没问题!”魏美莲也知道寻常人家要筹出三百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痛快的允诺。“那我先走了,这是我的行动电话号码,如果有任何问题,请务必跟我联络。”陆华递给她一张名片,上头有他的行动电话号码。

    自从跌伤腿之后,他突然发现行动电话的重要性,连忙托人替他办了一支。

    “好!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会再跟你联络。”

    不过——她当然不会让“问题”发生!如果纪那丫头要是敢有任何意见,她就打断她的腿,再用拖的把她拖到那姓蓝的小子面前去!

    ***

    上完最后一堂课,纪急忙背着陈旧但干净的背包,赶回纪家。

    她推开客厅的门,魏美莲正好从起居室出来。

    “!”纪本想溜回房,听到她的声音吓了一跳,没发现这是夫人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她硬着头皮,缓缓转身面对魏美莲。

    “夫……夫人。”纪努力克制自己的双脚,不让它们发抖。

    夫人叫住她,是为了责骂她比平常晚了十分钟回来吗?

    “你回来啦?来!过来这里坐。”魏美莲堆着百年难得一见的笑脸,来到沙发前,拍拍身旁的座位要她坐下。

    纪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小心翼翼的在沙发的最边缘坐下。

    “请问……夫人有什么事吗?”

    “这个——”魏美莲的眸子转了转,最后干脆直接了当的问:“你认识蓝亦宸吗?”

    “蓝亦宸?”她神情茫然地摇摇头。“我没听过这个人。”

    “你没听过?”魏美莲愣了愣,随即挤出笑容道:“没听过也没关系!是这样的,这位蓝先生对你很有好感,我是想——你今年二十岁了,现在结婚也不算晚,这位蓝先生人品很不错,错过实在很可惜,所以我打算把你嫁给他,婚期就在下个月。”

    “不——夫人,求你不要这么做,我不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这实在太荒谬了!纪一听,当下大惊失色。她根本没见过对方,怎么可能嫁给他?

    再说——如果那位蓝先生是一个很好的结婚物件,根本轮不到她!这等好事,她一定会先留给自己的女儿。

    可见对方若不是脾气怪异的老头子,就是有某些缺陷——甚至是心理不正常的疯子。

    不,她绝对不嫁!她还年轻,对未来还有无限憧憬,她怎么能将自己一生的幸福,断送在素未谋面的男人身上?

    “你说什么?”听到她开口拒绝,魏美莲的脸开始往下沉。

    “我不想嫁给他!”

    “你再说一次试试看。”魏美莲眯起细长的丹凤眼,对她的耐心已告用罄,如果她再敢说一个不字,休怪她对她不客气。

    “我……我根本不认识他,我真的不想嫁给他!”

    “这由不得你!你这十年来吃我的、住我的,我都还没跟你算帐,现在要你嫁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不?”

    “如果那位蓝先生真有那么好,我愿意把机会让给大姐、二姐,求夫人不要逼我出嫁!”

    “你说什么?”魏美莲立刻一个巴掌赏过去。这贱丫头居然想要她的宝贝女儿代她出嫁?亏她想得出来!

    她瞪着她,恨恨地说:“我养了你十年,早就受够你了,你休想再赖下去,最好给我乖乖嫁过去,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我不嫁!我不嫁!我死也不嫁!”纪飞快转身冲上楼,跑回自己的房间。

    “纪,你给我出来!否则等我远到你,看我打不打断你的腿!”魏美莲被她反锁在门外,气得跳脚破口大骂,但纪仍一径躲在房里,不肯开门让她进来。这是惟一属于她的天地,只有躲在这里,才是安全无虞的。

    她要待在这里,等爸爸回来,爸爸一定会救她,她相信,他绝不会坐视大妈把她嫁给一个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