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稳了

作品:我能无限升级阵法

    林风的府邸内。

    他正坐在大堂主座上,端详着手中的紫色盒子。

    正是许岸的金灵破魂盘!

    除了这个金灵破魂盘外,林风还从他的储物袋中,获得了五块二阶上品灵石,二十多块二阶中品灵石,以及四十多块二阶下品灵石,余下的一阶灵石以及灵石碎片更是多达数百块之多。

    除此之外,林风还获得了一个二阶中品法器以及三个二阶下品法器,中品法器就是许岸自己的护身法器,名为黑玉境。

    以及最后许岸视为底牌的四个筑基初期层次的黄猿妖傀儡。

    虽然这四个傀儡在紫灵的一击之下损坏了不少,但别忘了,林风也是会制造黄猿妖傀儡的,他自然也会修,所以只要他花费一些代价将它们的损伤部位修好,然后再通过蜃幻阵将它们改头换面一番,这四个黄猿妖傀儡就能安全的为他所用了。

    四个筑基初期层次的妖傀,虽然无法对抗筑基后期,但至少能和一个寻常筑基中期修士打个有来有回,对林风而言,也是一股值得看重的力量了。

    不过这不是他最看重的,他最看重的还是他现在手中拿着的金灵破魂盘。

    林风在许岸的储物袋中,不光发现了这个成品,还发现了讲解如何制造金灵破魂盘的玉简,从而让他知晓了制造金灵破魂盘的关键阵法。

    而这个关键阵法正是决定炼出金灵丹的阵法——金魂聚灵阵!

    随后林风就知道了金魂聚灵阵的相关阵纹解锁选项,并且从其中发现了改进这个阵法的相关内容。

    而这个内容正是如何消减魔道手段方面的阵纹!

    林风当场就心动了。

    如果这金灵破魂盘能够不用魔道手段就能炼制出适用自己的金灵丹,那它岂不是能在自己晋升金丹时增加一份成功的机会?

    这可是晋升金丹的方法啊!

    他虽然刚刚晋升筑基不久,但这种方法他也无比向往的。

    别看他目前通过聚灵阵,修炼速度大增,但他知道,自己在底子上就是一个九品灵根的低资质修士,晋升难度在众多修士中可以说是最高的,几乎堪称难于上青天!

    晋升筑基都那么费劲,更不用说以后晋升金丹了。

    这金灵破魂盘对我很重要啊。

    林风目光微眯的看着手中的紫色盒子,随后将其收回进储物袋中。

    它的事情还不急,等他到了筑基大圆满,要晋升金丹的时候,再拿出它也不迟。

    “报!冯江求见堂主!”

    一个看门弟子在大堂外恭敬道。

    “让他进来。”

    林风随口道。

    “是!”

    不一会儿,冯江就走了进来,向林风行礼道:

    “禀告堂主,一队自称妖傀原刑律堂调查小队的宗门修士刚刚降落罗炎山山顶,声称要见堂主您,目前他们正在四方殿等候。”

    “来的倒挺快。”

    林风站起身,笑道:“带我去见他们。”

    “是!”

    ······

    罗炎山,四方殿中。

    四方殿是罗炎山专门为讨论决策重要事务的决议场所,在以后分宗建成后,将会是宗门高层人员常来的地方,因为用处重要,所以在分宗建设初期就已经开始建造并且很快建成,到现在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了。

    林风一进大殿,就看到了其他三位堂主坐在一旁,而另一边正有一位端着一杯灵茶慢慢品的陌生老者。

    这老者身材消瘦,额上皱纹七八道,他的眼神淡然却暗藏严肃,虽然是在悠闲的品茶,但一股莫名的威严却让谢云南三位堂主都不愿多说话。

    林风看了两眼,心里微微一惊。

    筑基后期?!

    “林堂主来了。”

    赤炎堂堂主肖寒第一个看到林风并出声,引得其他人都看过去。

    “诸位早啊。”

    林风笑呵呵的走过去,并对这位老者抱拳行礼。

    “敢问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老者上下打量了他两眼,随后淡淡道:

    “老朽卢成安,担任此次调查小队的队长。此次前来,我是想从林堂主这里了解一下魔器事件的全部经过,以及关于许岸的一些事情。”

    “我大概会因此在这里逗留一些时日吧,希望林堂主以及其他堂主不要太过厌烦我。”

    “这是哪里话。”

    其他人连忙道。

    “我一定会尽力配合卢前辈的。”林风也道。

    “这就好。”

    卢成安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又归于平淡。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问吧。”

    “可以。”

    林风道。

    卢成安张了张嘴,最后又闭上了,并看了看谢云南他们。

    “呃······”

    谢云南他们岂会看不懂他的意思,虽然他们很想了解这个事情的具体经过,但面对这位筑基后期、身份又敏感的老者,他们也没敢多说话,只好乖乖的走出了四方殿。

    卢成安看着他们离开,放下手中的灵茶,神色肃然的布置了一层法力隔音屏障。

    随后他看向林风,开始问关于魔器事件的问题。

    林风完全不慌,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话告诉给了卢成安。

    一炷香功夫过后。

    “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许岸现在在哪了?”

    “是。”

    卢成安点头,缓缓道:

    “许岸已经死了,他留在宗门的命简已经破碎。”

    林风早有被发现的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装作一惊,问道:“是谁杀的?”

    卢成安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风,但却摇摇头:

    “不知道,许岸死的时间是在魔器事件当晚之后,那时许岸在林堂主的印象中是早已经逃走了,天大地大,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林风神色复杂的点头,心里则松了口气。

    “林堂主。”卢成安忽然神识传音。

    林风一怔。

    “告诉林堂主一件事,其实我在来之前,有一个大人物已经特意跟我提前沟通过了,让我在这件事上早早调查完,不要浪费太多心力。”

    “这话什么意思?”

    林风心里思考,表面装傻传音。

    “是章院长跟我说的。”卢成安坦白道,随后笑笑,“看来他老人家挺看重你的。”

    “师父厚爱了。”

    林风避重就轻道。

    卢成安人老成精,笑了笑也不多说。

    他手一挥,散开了法力屏障,然后直接站起身向殿外走起。

    林风看着他离开,心里若有所思。

    真是师父发力了吗?还是他故意炸我?

    没等他多思考,谢云南三人就快步走过来,向他询问许岸事情的具体内容。

    他们也是刚刚知道不久,完全不敢相信,许岸竟然会涉及到关于魔器的事。

    林风也不隐瞒,把同样的话跟他们说了一遍,然后跟他们感慨了一会儿,就回到自己的府邸去了。

    就在当天下午,林风看到了一只身材高大的青鸟从天而降,并交给了他一封信。

    林风拿走信,这青鸟就飞走了,飞的方向正是妖傀原的方向。

    他回到府邸,打开了这封信,在看完内容后,顿时心里大定。

    许岸的事——

    稳了!

    因为这信正是他的师父寄来的,而关于卢成安的事情,信上也都承认了,正是他老人家吩咐的。

    “这就是上面有人的好处啊。”

    林风笑笑,唤来一点火苗将这封信烧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