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0章 罗睺的强大

作品:我有一棵大道树

    如今为圣,对于之前谁对自己施法谋害自然能够辨别,是以,纣王子受提剑便斩向准提。

    对于力量,子受根本不懂得如何调用,但这对他挥剑却并无多大影响,而圣人举动,自然带动着天地之力汇聚,强大无比。

    也幸亏此处战场有地仙守护大阵护卫,否则以他如此举动,定要控制不住,再将大地崩裂。

    “咦,是你?”

    准提一掌接下昊天的星辰之剑,却突然察觉有很强的剑气朝自己斩来,混杂着圣人独有的天地之力。

    于是皱着眉头瞧来,却不想竟是纣王当面,抬手挡下这一剑,疑惑问道。

    纣王的一剑虽然有天地之力环绕,但终究显而不聚,被准提轻易拿捏在手中,抬手击退。

    “这不可能,你这魔圣之位从何而来。”顾不得昊天再次斩下的星辰之剑,只将七宝妙树阻挡,一双邪气遍布的眸子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瞧着纣王子受。

    他可是知道,魔圣之位属于那位已经去往天外的魔祖罗睺,纣王即便得了机缘成圣,又怎么可能成就魔圣之位?

    但很可惜,没有人会回答他这个问题,纣王已经再次提剑斩来。

    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挥斩动作,却将天地之力挥荡,而有了第一剑的经验,纣王这一剑虽然还是依旧普通,却已经明悟了一丝对力量的应用。

    毕竟已经成圣,即便是被别人强行灌输而来的圣位,那也是圣人,天地至理刻印脑海,对于力量的掌控,自然也能够很快的适应。

    前有纣王挥剑,后有星辰之剑斩下,周围还有群仙遥远的打下道法来,准提终于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当然,他也不曾有过惧怕。

    且不说有邪气改变了他的心态,有圣人之位在身,天道不灭,他既不死,何惧之有。

    纣王的剑依旧被他掌中佛国神通轻易拦下,昊天挥舞星辰之剑却一剑将七宝妙树劈飞,光华顿散,失去了法力。

    失去了七宝妙树防护,群仙攻击顿时落在他身,有飞剑,有术法,虽然未曾伤到他,却也将他发束打散,圣容略显狼狈。

    冷眼瞧了瞧狼狈的准提,罗睺口中冷哼:“哼,走狗尔!”

    洪荒生他养他,准提等人却甘愿为鸿钧所控,抑制洪荒成长,残害洪荒众生,罗睺一声走狗,骂的非常气恼。

    随即,魔气翻涌,踏步而出,手中一杆弑神枪现,成片道则附于枪尖,一枪便朝元始斩下。

    本将盘古幡挥舞,疯狂斩杀冥界生灵与罗刹一族,却不想忽然察觉一股强烈的波动袭来,惊得元始邪气的双眸为之一颤抖。

    那是真正的强烈波动,能让他这位圣人,都察觉到危险。

    虽然元神寄存于天道,不至于死亡,但这一枪落下,元始感觉自己绝对要受伤。

    重伤!

    收起了眼中对冥界众生与罗刹一族戏谑,元始眼色变得格外凝重,只将全身的法力尽数涌入盘古幡中,全心全意抵挡着这一枪。

    一枪落,万法崩!

    盘古幡上所有灵光尽数泯灭,法则崩塌,若不是盘古幡身为开天三宝之一,极其强大,这一枪下,怕是换了洪荒任何一件先天灵宝都要化作灰灰,不复存在。

    这就是罗睺所修魔之大道,已经将所修法则完全掌握,并凝聚出实质,悟了道则。

    道则之下,所有法则皆成泡影,是以,罗睺一枪便砸灭了盘古幡上被元始祭起的强大灵光。

    “噗!”

    元始被震退,口中竟是有一口鲜血喷涌,显然是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一枪伤得不轻。

    “怎么可能?”擦了擦嘴角鲜血,元始最终呢喃,不敢置信这洪荒中还有如此强大之人,即便是突然出手,元始也有自信,这洪荒绝对无人能够一招将自己打得吐血。

    除非自己全然不出手防御。

    震惊的抬起头,只见得一魔气森森的男子,正提着手中之枪,冷眼看着自己。

    “主上的法宝,在尔等手上蒙尘,还拿来祸害主上的世界,你,该死!今日,吾便替主人取回此宝。”

    抬枪,罗睺再次一枪压下。

    恐怖的魔气瞬间凝聚道则,枪破虚空,在元始还处于震惊中时,枪已落下,将其狠狠的砸飞出去许远。

    元始顿时鲜血再次喷出,衣袍已是凌乱。

    冥界秦广王诸兄弟岂可错过如此机会,一道道神通瞬间压来,即便无法将元始圣人之躯真正的打伤,却也依旧能令他气息紊乱,狼狈不堪。

    他们兄弟十一人只恨都天神魔大阵已无法祭用,否则他们定能拥有重伤圣人之力。

    至于罗刹一族,那领头的四大魔将一跃来到罗睺身前,跪拜而下,口中唤一声:“四大魔将见过魔祖!”

    再次见到罗睺,他们心中无比激动。

    当初罗睺被鸿钧逼退洪荒,他们亦被重伤,无能为力,若不是飘落血海,被冥河老祖留下,怕是已经身死。

    可如今,罗睺再度归来,一招破盘古幡,两招震伤元始,实力之强,堪称可怕。

    只是,他们却忘了,当初罗睺与鸿钧大战时,便已经一只脚踏入混元大门,而那时,元始才刚刚出世。

    是以,元始在罗睺眼中只是一个小辈,一个斯师叛祖的小辈。

    不过既然背叛了洪荒,即便是主上元神所化,那也是罪人,必须替主上清理门户。

    只是,圣人不死,这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

    “不错,洪荒有难,敢拼死捍卫,不愧是我魔族之人,只是这修为属实弱了点。”罗睺见眼前四大魔将,满意点头,将手一挥,顿有四道极其微弱的道则没入四将体内,随即散开,化作惊人的法则力量,为他们演示着魔之一道。

    四将眼有精光,身上的气息不断上涨,大罗之境实在无法再将他们容忍,一道法则气息缓缓在他们体内凝聚,准圣气息瞬间弥漫。

    “多谢魔祖赏赐!”四将眼中激动之色更浓,阻挡了他们四人无数载的准圣境界,如今轻松到达,令他们无法不激动。

    罗睺只是轻轻点头,似乎这一切都只是随手所为,丝毫不放在心上。

    可如此一幕,却惊呆了元始。

    四大魔将一声魔祖唤出,他便知晓了这个强大得可怕的男人是谁了,正是当初能与自己师尊鸿钧道祖争锋的人物。

    只是,罗候挥手助四将提升到准圣境界的一幕,却着实令他倒吸一口凉气,仿佛自己被打得倒退而出也并不如何稀奇了。

    即便自己圣人之躯,也无法做到如此一幕,如若不然,后土脱困,早就帮她十一位哥哥提升到准圣境界了。

    可这罗睺,他偏偏就做到了,而且只是随意的一挥手。

    “他,究竟强到了何种程度?”元始忌惮的瞧着罗睺,心中如此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