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设饵布陷擒凶雪冤(下)

作品:沈胜衣传奇银狼

    转过了山丘,就是后山的一片草地。

    草地的左侧有一个疏木林子。

    商孤竹一直走进林内。

    书生亦步亦趋。

    入林内丈许,有一片空地,商孤竹就在空地中停下脚步。书生相继停下。

    商孤竹转过半身,缓缓的道:“查四手下的捕快在镖局附近窥伺,等候甘豹的出现的时候,我亦以竹笠遮住了脸庞,在镖局附近逡巡。”

    书生没有作声。商孤竹接道:“我原意是想一见那些捕快拿住了甘豹,立即将甘豹抢走,自己能够先那些捕快发现甘豹的踪迹,将他拿了下来,当然就最好。”

    书生问道:“为什么你要将甘豹抓起来?”

    商孤竹道:“因为他也许就是惟一的目击证人,我想从他的口中,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书生道:“那么让那些捕快将甘豹抓起来,事情的真相你也一样会清楚!”

    商孤竹道:“可是到那时候,沈胜衣查四是必已对你采取行动,或者,已将你拘捕。”

    书生道:“听你这样说,你似乎早就知道一切都是我玩的把戏了?”

    商孤竹道:“我只是有些怀疑。”

    书生道:“哦?”

    商孤竹道:“那天晚上我曾与凤栖梧玉蕴芳打起来。”

    书生道:“我看见。”

    商孤竹道:“当时你在暗中窥伺?”

    书生道:“我当时已发现甘豹看见了那件事,一心想追上去杀他,谁知道就遇上沈胜衣查四从后面奔进来,他们怎会来得那么快,是否我的秘密早已被别人发觉,泄露了出去,我满腹疑惑,实在放不下心,所以就折回来看他们干什么。”

    商孤竹道:“你认识沈胜衣?”

    书生道:“不认识,但从他的手眼步法,已看出他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所以我虽然折回来,并不敢走得太近,也因此,我虽然看见你们交手,看见沈胜衣将你们制止,你们说过什么,并不清楚。”

    商孤竹道:“你其实,看得也不大清楚。”

    书生道:“哦?”

    商孤竹道:“你是否知道凤栖梧可以与我同归于尽?”

    书生一怔道:“不知道,凤栖梧怎会有这样的本领,能够迫使你与他皆亡?”

    商孤竹道:“说你不清楚,果然不清楚。”

    书生道:“愿闻其详。”

    商孤竹道:“凤栖梧是凤飞飞的兄弟呀!”

    书生大惊道:“怎么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件事?”

    商孤竹道:“凤家仇敌满天下,他不肯说出来,是为了避免你惹上麻烦。”

    书生沉默了下去。

    商孤竹接道:“当时他准备使用‘化玉功’,‘化玉功’是凤家独门武功。”

    书生道:“我知道。”

    商孤竹道:“凤栖梧虽然功力不足,不能够完全发挥化玉功的威力,但根据沈胜衣推测,我与他再打下去,必然是玉石俱焚的局面。”他一字字的接道:“我相信沈胜衣的判断。”

    书生道:“以沈胜衣的武功经验,相信是不会判断错误的。”

    商孤竹道:“既然如此,凤栖梧实在没有理由需要利用那条银狼来杀人,如果说──”他一顿才接上说话:“凤栖梧是害怕飞环门找他算账,这同样不成理由,飞环门虽则高手辈出,比起凤家仍然有一段距离。”

    书生道:“所以你动疑。”

    商孤竹点头道:“不错。”

    他语声一沉:“想不到我在附近一逡巡,竟然发现了一个人……”

    书生道:“我?”

    商孤竹道:“正是你,我实在难以相信,天下间竟然有两个那么相像的人。”

    书生道:“我一直戴着人皮面具。”

    ──人皮面具!

    这也就是说书生现在并非本来面目。

    书生到底是那一个?

    商孤竹盯着书生的面,道:“你虽然戴了人皮面具,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你!”

    书生道:“哦?”

    商孤竹叹息道:“你忘记了?”

    书生道:“忘记了什么?”

    商孤竹道:“我看看你长大,你的武功差不多有一半是我教的。”

    书生道:“我没有忘记。”

    商孤竹道:“你在我的心目中,就像是儿子一样,对于你的言谈举止,我早已很熟悉,是以只见你的背影,已经怀疑是你,再听你在饭店呼唤店小二的声音,更加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