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6章 真理是站在三观正确的人身上

作品:不败神婿

    “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他自己都不放在心上,你又何必太过在意这些东西。”

    叶秋看到杨清月脸色黯然,紧忙解释道。

    杨清月善解人意地点头:“我知道,叶总你不会针对我的。”

    “你知道就好。”

    叶秋轻吐了一口气,这年头跟妹纸说话,还是得小心一点,不然随时都会戳伤妹纸的玻璃心。

    随即,他又想到了盖世萝莉。

    妈蛋,那家伙绝逼是个男人,人家姑娘哪会像他那样聊骚。

    尤其是诈骗团伙,像那些网恋的,自以为在网上找到了真爱,实际上是大叔谈呢。

    唉!不说了,说了恶心人!“叶总,你有心事?”

    杨清月见他神色凝重,满脸关心的问道。

    “啊?”

    叶秋愣了愣,赶紧摇头:“没有,我一个大男人,又不是你们女孩子,哪来的心事?”

    闻言,杨清月又娇滴滴的低下了头,像个含苞待放的花朵,看得叶秋有些着迷。

    “要是跟杨清月这般的女孩,那自己送一百万也成,心里也不用这么膈应了。”

    叶秋嘀咕一声,加快了车速,很快就来到了医院。

    刚停好车,走出停车场,就撞上了徐小丽三人。

    “哇哦,叶秋,我今儿掐指一算,就知道你会来接我们。”

    徐小丽一看到叶秋,就激动不已,咋咋呼呼的说道。

    叶秋尴尬一笑:“你们稍等一会儿,我跟小月去看看她弟弟。”

    唐雨欣听到这话,看向杨清月:“小月,你弟弟生病了?”

    杨清月轻描淡写道:“之前在外面瞎混,跟人起了冲突,所以就住院了。”

    “打架啊。”

    徐小丽嘴角一扯:“看不出来,你跟你弟弟反差这么大,你长得这么文静,你弟弟这么凶猛。”

    杨清月只是笑笑,没说话。

    她和弟弟的反差确实很大,这一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不仅反差大,在家中的地位差别也大。

    “你弟弟在这住院,你怎么不告诉我们?”

    唐雨欣皱眉道:“这样我们也好帮你照看一下你弟弟啊。”

    “他性格暴躁,不好照顾的,我不想一给你们添麻烦。”

    “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住一栋别墅里,你又这么照顾我们,我们帮你照顾你弟弟也是应该的。”

    站在一旁的顾凡雪,忍不住说道。

    杨清月满脸感激的看着大家:“他也是自作自受,不用大家操心的。”

    唐雨欣叹了口气:“你弟弟住几号房?”

    杨清月回道:“302。”

    “啊……就是那个赖着不愿意走,在医院里蹭吃蹭喝的杨小武?”

    听到杨清月说的病号房,徐小丽大吃一惊。

    这段时间,杨小武简直成了医院的钉子户了。

    整个医院的员工,都听过他的大名。

    不仅令护士长头疼,连院长都拿他没办法。

    前几天,护士长都拿扫把撵他走了。

    可那家伙就是赖在床上不动,说他一句,他还嘴十句,骂得比谁还难听。

    杨清月脸红的低下头,顿时说不出话来。

    旁边,顾凡雪用手戳了一下徐小丽的隔壁:“就你嘴多,下次说话能不能过一下脑子?”

    “我说的是实话啊,那小子明明已经好了,却占着床位不动,这不明摆着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嘛,外面多少病人家属等着排队呢。”

    徐小丽没好气的说道。

    “赖着不走也就算了,听说住院费也不交,每天都医院食堂里蹭饭,不给他吃就坐在地上打滚,说咱们医院虐待他,这分明是耍流氓啊。”

    听着徐小丽的话,杨清月的眼圈都红了。

    虽然说的不是她,但却是她的亲弟弟。

    身为姐姐,自己的弟弟做出这样的事,不就是自己的错嘛。

    杨清月心里这样想着,把责任全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不好意思,给你们医院添麻烦了,我现在就去把住院费交上。”

    说着,就走向了门诊大厅。

    “哎,你等等!”

    顾凡雪伸手拉住了杨清月:“徐小丽她人就是这样,心直口快,没有恶意的,也不是在针对你,你别生气啊。”

    杨清月摇摇头:“我没有生气,小丽她说的是对的。”

    “就算是对的,这钱也不能你来出啊,你身上就那点钱,交完住院费,这个月怎么过啊?”

    顾凡雪三人和杨清月住在同一栋别墅里,关系也很不错,知道对方的经济情况。

    每个月,杨清月都会把大部分的工资打给父母,只留下一点给自己花,还是在省吃俭用的情况下,才够花。

    医院的费用永远都是最贵的,她身上的钱怕是都不够交。

    杨清月强装镇定道:“没事的,我上个月还省下了一些,勉强够花了。”

    说完,不等唐雨欣等人再劝她,就走了进去。

    “都是你!”

    顾凡雪瞪了眼徐小丽:“小月这人本来就很敏感,你那话简直就是往她心口上戳。”

    “说实话还有罪了。”

    徐小丽撇撇嘴,扭头看向叶秋:“你也觉得我说得不对吗?”

    “没有,这次你说的很对。”

    出乎顾凡雪和唐雨欣意料之外的是,叶秋居然赞同了徐小丽的做法。

    他淡然的说道:“她做的这些,都是她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别人又怎么会看得起她。”

    杨清月骨子里还是个扶弟魔,只要她一直有扶弟魔思想,那么她这一辈子,都只会一直敏感下去。

    扶弟魔,是一个失去自我和理智的女人。

    比起柳如梦,叶秋觉得杨清月这段时间做得更过分了。

    庆幸的是,这个女人还没有完全丧失底线,还有良知。

    要不然,真有可能会变成另外一个柳如梦。

    “说得太好了,叶秋,我真特么崇拜你。”

    徐小丽给叶秋竖起一个大拇指,毫不掩饰对他的喜欢。

    “你们两个怎么又穿同一条裤子了?”

    顾凡雪撇嘴道,这个叶秋,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跟别人站一队?

    “……”叶秋无语,这比喻,太让人尴尬了……老子明明自己穿一条裤子。

    “真理是站在三观正确的人身上,而不是同情心泛滥的女权身上哦。”

    徐小丽将手搭在叶秋胳膊上,像个哥们一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