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0章 剑廿三的元神之剑!

作品:从执掌鸿蒙开始垂钓诸天

    只见在牧团团朴实无华的一拳之下,剑晨整个人惨叫一声,如炮弹似得弹飞出去老远,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这怎么可能?”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宾客。

    包括寒如烟,李天恨,浮云世,叶乾坤,徐长生,独孤孟浪,忘忧潇潇全部化作了雕塑。

    这剑晨可是绝巅境巅峰的强者呀,而牧团团下先天九品的修为,却一拳将对方给击飞,倒地吐血不止?

    若不是铁一般的事实摆在眼前,让他们如何去置信?

    “团团莫非真的有金手指辅助,成为绝世高手了?”

    牧冷冷,梦芊芊,闻人牧月,闻人慕灵面面向觎。

    越想,众女越觉得有可能。

    因为除了这个原因,再也没有其他的理由来解释牧团团眼下的恐怖了。

    “剑晨,方才你口口声声的说华夏武道界没有一个能打的对吧?眼下看起来你也不怎么样呀,连我一招都接不住。”

    万中瞩目下,牧团团扬起拳头,撇撇嘴,满是不屑的道。

    “你…咳咳…”

    剑晨面色一阵白一阵青,嘴唇蠕动,想反驳些什么,可怒急攻心之下,忽然又再次吐出了一口血箭。

    “师弟,你怎么样了?”

    秦霜眼疾手快,连忙将剑晨给搀扶了起来。

    “这肉团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呢,她好强,修为绝对不会逊色师兄你分毫,你小心点。”

    剑晨捂着胸口,低声说道。

    “牧团团,你哥哥是牧白?果然是虎兄无犬妹呀,的确让我秦霜大开眼界,不过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让我眼下非常开心和亢奋,”

    秦霜舔了下嘴唇,狞笑道:“现在,我便让你见识下我天霜拳的厉害,将你打残了,此行也算得上是实至名归了。”

    森然的话落下。

    在秦霜的周遭,恐怖的寒冰之力翻涌凝结。

    化作了一个冰霜罡罩,包裹住秦霜的拳头,猛地朝牧团团捣鼓而出。

    沿途说过之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尖啸声,空间一寸寸的凝结,声势骇人之极。

    “团团,这是圣技,威力非常之恐怖,你必须小心…”

    见到这一幕,梦芊芊,闻人牧月,闻人慕灵,牧冷冷忍不住高声提醒道。

    “想将姑奶奶打残?你还不配…”

    牧团团一脚朝前踏出,拳头再次挥舞而出。

    这一拳依然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也没有任何的异象。

    而就是这样朴实无华的一拳,却蕴含了无法想象的神威,达到了发璞归真的高度。

    彼此拳头一接触的刹那,秦霜的冰罩瞬间击打的寸寸碎裂,余威更胜,轰然砸在了秦霜的胸口。

    “噗嗤!”

    秦霜脸上全然都是骇然之色。

    嘴里飙射出一股血箭,身躯如断线风筝似得弹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后方一根柱子之上,然后如死鱼似得软了下来。

    “又是一拳?我的天呀…”

    “这牧团团怎么可能那么厉害?我没有看错吧?”

    骇然声,抽气声,震撼声此起彼伏。

    这一刻,在场所有的宾客,又一次化作了雕塑。

    这秦霜可是初入天人境的强者啊,纵观我们整个大殿的青年一辈,根本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他一招。

    而今,又再次被牧团团一拳给击飞了?

    这让所有人有一种做梦似得荒谬感。

    “哎呀…看起来你们天下会所谓的天骄也不怎么样嘛,连我一招都接不住?就这点能耐,也妄想入侵地星,霸占泰山洞天?还是哪里来滚哪里去吧,省得继续在地星华夏丢人现眼。”

    牧团团对着自己的粉拳吹了口气,调皮的调侃道。

    这话,登时让相互搀扶在一起的秦霜和剑晨面色火辣辣的疼。

    他们这次的确是有备而来的。

    也做足了准备,自信满满,所以才挑衅华夏武道界。

    可做梦也没有想到,最终会折损在牧团团这个小姑娘的手上。

    “团团,你太厉害了,你眼下可是我们华夏的救世英雄呀!”

    “团团,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那么厉害?以后我们是不是的叫你王座了?”

    闻人牧月,闻人慕灵,梦芊芊几人纷纷迎了上去,围着牧团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眼里都是欣喜之色。

    “那个徐长生,独孤孟浪,忘忧潇潇…方才本姑娘好像记得,等你们收拾完秦霜和剑晨之后,说要将本姑娘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的对吧?”

    牧团团转身看向了倒地的三人,道:“本姑娘和很想体会下,被人打的生活不能自理的滋味,你们可以出手了。”

    “啊?我们、我们…”

    倒在地上的徐长生,独孤孟浪,忘忧潇潇面色涨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如今连秦霜和剑晨都抵挡不住牧团团一招。

    他们哪怕一起上,也是飞蛾扑火呀!

    “怎么?你们方才的嚣张劲呢?怎么一下就变怂蛋了?”

    牧团团意气风发的道。

    “团团姑娘,我们方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吧。”

    “团团姑娘,我为之前的嘴欠道歉,我抽自己的耳光,直到你满意为止,希望你能消气。”

    徐长生,独孤孟浪,忘忧潇潇不停的磕头求饶起来。

    人就是这样…

    彼此在一个层次的时候,就会各种挑衅和嘲讽。

    一旦对方忽然间达到了自己仰望的高度,犹如巨象和蝼蚁的差距的时候,那剩余的只有诚服和尊敬。

    “你们都低头认输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今日这盟主的人选是我的了?”

    牧团团说道。

    “团团,你这话不对…之前大祭司和其他三位造化境人皇一同商议的时候,是说让他们彼此的弟子代表他们,争夺正副盟主的职位。”

    梦芊芊道:“而一个正盟主,两个副盟主能得到仙器,如今你将徐长生三人通通击败了,那理论上来说,正副盟主全部都是你的了,那三把仙剑是是归你了!”

    “对啊…想不到我牧团团有生之年,竟然会得到三件仙器,是带回家拿来切菜,还是剁鱼呢。”

    牧团团开心的几乎跳起来了。

    “哼,三把仙器,何等的珍贵,怎么能落入你牧团团一个人之手呢,我们必须得从长计议才是。”

    李天恨,浮云世,叶乾坤阴着脸说道。

    仙器足以让他们的战力飙升一大截,怎么可能眼睁睁的落入牧团团之手?

    权衡之下,哪怕豁出去这张老脸,也打算食言了。

    “三位造化人皇,我们都是华夏武道界的巅峰存在,那么多小辈看着呢,这说出去的话,自然得一个唾沫一颗钉,你们说是不是?”

    寒如烟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话,登时让李天恨,浮云世,叶乾坤面色一僵,愣在原地。

    “团团,恭喜你顺利成为华夏武道联盟的盟主,这三把仙器本祭祀便交托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了仙器的仙威和我们的希望,带着我们一同打上泰山洞天,将天下会的人马赶回秘境里。”

    寒如烟双手托着三把仙器,郑重的递给了牧团团。

    “哥…接吗?”

    牧团团眼里透出一丝迟疑。

    她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眼下背负了那么重大的使命,内心也是忐忑的很。

    “送上门的东西,不拿白不拿。”

    牧白无所谓的说道。

    牧团团立马面露欣喜,接过了惊魂弓,炼魄珠,流沙伞。

    “叮,恭喜主人完成系统的任务,获得九天玄火!”

    随之,系统的提示声响起。

    “喂,那个秦霜和剑晨,之前你和我们华夏武道界曾经有过约定,输的一方,必须跪在地上爬出去对吧?如今你们可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而也在牧白检查收获的时候,牧团团又看向了秦霜和剑晨,道。

    “秦霜,剑晨,听到我们盟主的话没有?还不速速的跪下如两条死狗似得爬出大殿的门去?”

    “呵呵,没有一点能耐,也敢来我们太和殿在场子,眼下落个学狗爬的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在场的宾客,面带快意,意气风发的道。

    “牧团团,你体内有一股恐怖的禁制之力,那股力量是谁的?”

    秦霜笑了,笑容很玩味。

    以他的修为,在彼此对战的时候,自然能感受的出来,那股击败他的力量和牧团团本身的气息完全不同的。

    “什么?牧团团体内有一股禁制的力量?是这股力量击败了秦霜?”

    “我就说嘛,牧团团怎么可能忽然间变的那么厉害了,原来是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帮助着她呀!”

    在场的宾客也是哗然开来。

    而反观梦芊芊,闻人牧月等人的话,内心更是一惊。

    之前她们已经推测牧团团得到了金手指,如今听到秦霜的推测,那是万分的肯定了。

    那牧团团的金手指到底是什么呢?

    这无疑是几个少女最迫切想知道的。

    “那股力量到底是谁的,关你们什么事?”

    牧团团气恼的道:“眼下你们应该做的就是跪在地上,爬出这个大殿的门。”

    “我们天下会自然是愿赌服输,肯定会兑现承诺的,不过走之前,我们必须带走一件东西。”

    秦霜嘴角浮现出一抹邪笑,意味深长的道。

    “什么东西?”

    牧团团眉头一挑。

    “三把仙器。”

    戏谑的话落下。

    忽然间,所有人腰间的佩剑,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一时间!

    整个太和殿内,充斥着一股奇异的剑鸣之声,铮铮铮的作响,宛如让人回到了金戈铁马的古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