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完结了,唠一唠!

作品:山野闲云

    终于又写完一本,闲着也是闲着,唠一唠哈!

    感谢所有读者兄弟老爷们,谢谢你们陪我走完这一程。

    感谢责编北河老大,谢谢他一路来给我的指导和安排推荐。

    ‘山野’历时近十一个月,两百一十万字,不算长,但也不能说它短。在我写过的所有小说当中,它算是中等偏上的长篇了。

    成绩……

    emm……

    上架的时候,首订两千五,现在的首订是九千加。

    但是均定,上架的时候一千八,现在却只有两千五百加。

    从这个就能看得出来,本书中后期的成绩是个什么样的了。

    所以,在昨天写下‘全书完’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内心其实是松了口气的,有种终于得以解脱的感觉。

    其实更多的是觉得遗憾,原本好好的一本书,被我给写废了。

    从头看到尾的同学,应该能够看得出来,前期和中后期的风格转变有些大。其实这是原本的意境被我给写坏了。

    一开始我还没有意识到,等我意识到之后,已经没法改变了,就好像一个很漂亮的花瓶,碎了再补回来,也是中看不中用。

    这也是我觉得很遗憾的地方,原本‘山野’的成绩,是非常有希望超越‘二青’的,它的首订,一开始就比‘二青’高出不少。

    但写到两百多章之后,成绩便急转直下。这也是我的写作生涯当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写‘害虫’的时候也是如此。

    虽然有大纲,可是大纲这东西吧!有时候它完全敌不过突如其来的灵感鸭!就像青梅竹马经常敌不过天降情敌一样。

    当然,这种突如其来的灵感,有时候也是有毒的。就像天降情敌有时明明就是荷尔蒙作祟,馋她(他)身子,呸!

    其实我这人比较认死理,当初写歪掉的时候,就有人劝我干脆把它给切了,重开新书好了,再这么写下去,成绩肯定不会好。

    毕竟前后风格转变实在太大了,从写生活,慢慢变成了写战斗,写山野,变成了写修行,从一个人的探索,变成了写守护星球。

    确实也如同他们所预测的那样,二十四小时追订越写越少,从一千多慢慢掉,掉到最后我都不敢看订阅了。

    有人甚至说,你这丫的不是在恰烂钱,欺骗读者吗?

    可反过来想想,就这么随便切掉的话,对一直跟随这本书的读者老爷们来说,不也是一种伤害吗?

    特别是那些还在本书上面投资了的大老爷们。

    所以一般上了架的书,我都会负责到底。最多就是砍掉一些情节不写,缩短一下篇幅,免得被人说我恰烂钱恰得太狠。

    但实际上,如果重新开书,重写一本,能恰到的钱,肯定比继续抱着这本残缺的写下去要多,这叫及时止损。

    许多作者其实都是这么干的,甚至包括一些一流作者。

    至于我这种三流作者,只能说是,混口饭恰啊!

    不过缩短篇幅,就再所难免了,‘妖灵’和‘害虫’这两本,就是这么被我从预计中的长篇,硬生生砍成中篇的。

    ‘山野’这本虽然比前三本,包括二青那本,都长许多,但其实也被我砍掉了不少情节,有不少东西我都没有写出来。

    比如一开始写的百鬼夜行,原本我还想写‘地域空荡荡,魔鬼在人间’这样的情节,好把这个坑给填上。

    同时也把上古时期的地狱与神殿这两个势力写出来。

    原本上古邪神,并不止这五位,毕竟涉及到上古神殿。上古留下的封印,也不止七个,除了上古神殿,还有上古地府。

    另外,巨荷湖畔那个巨型马陆的巢穴,也会有一段剧情,里面还有一躯远古化石,我其实是想写比上古时期更久远的远古年代。

    这个坑,同时还牵涉到小白和老古的一些远古恩怨。但那个坑牵扯到的篇幅更大,干脆就让它胎死腹中了。

    说起来,也是我自己的能力问题,都是老作者了,还是控制不住那股冲动,总是容易受到突如其来的灵感所影响。

    当然,这多少也是因为当时写得太匆忙,没有去仔细琢磨这突如期来的灵感,会否对整本书的意境和整体格局带来破坏。

    后来因为过年回老家,再加上相亲约会之类的各种活动,写书的时间就变短了,所以变成了一天一更。

    不过虽然是一更,但字数其实也不算少,经常出现七八千字这样的大章节,最少的也是四五千这样的中大章节。

    其实一天写一章,是有不少好处的。它可以让我不用急于追求更新,有些灵感突然出现,也可以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调整。

    实在是没什么灵感的时候,可以写少点,灵感来了就多写点。

    所以,新书我打算恪守本心,坚持随大纲写,同时我也打算把一天一更的精神在新书中发扬光大……别打(抱狗头保命)。

    只是现在新书还处在纠结开章如何切入的节点上,所以目前还没法给大家一个确切的时间,请容我好生思量一下。

    对了,最后再说一下另一个问题,本书从开书到现在,一直有人纠结于我是不是抄了另外一本书?为什么开头那么像?

    这个问题我在开书的时候,就在书评区里说过了,在这里,借这个机会,我再来聊聊我写这本‘山野’的初衷吧!

    其实一开始我是没打算写这种求生开场的类型的,我另外准备了一个题材,就是我新书准备写的这个。

    当然,当时这个题材也只是一个觉得可行的想法。

    至于那本书,也就是《南山隐》那本,我肯定是喜欢的,不喜欢就不会去看,但是那本到上架之后没多久就断更了。

    我和许多他的读者一样,等了他一个多月,也不见他回来,于是我就有了自己写一本的冲动和想法。

    而且我查了下,这个类型的书,貌似就他那一本。

    至于说情节是不是抄袭他的,那就有点扯了,野外生活的描写不都是那么回事嘛!我抄的是那些求生节目。

    还有的说他写黑蛇,我写白蛇,我摆明了就是抄他的。

    这个……

    emm……

    请移大驾看我的那本《二青》,白娘子一直是我的梦中女神。

    而且,他写的黑蛇都是快成精的,我写养成一条白蛇,怎么了?

    你要说我借鉴这个题材,我肯定认呀!可谁叫他不写了,我没的看了,自己写一本YY一下不行么?

    但你要说我抄袭,那不是扯犊子么?

    再说了,读书人的事,那能叫抄么(狗头滑稽)?

    还有的对我冷嘲热讽,说他不写了,我没的抄了,后面就写得乱七八糟了。这个就有点恶心人了,我在前期的布局和铺垫上,和那本书有一样的地方吗?除了求生的地方相似,还有什么地方一样?

    有的说,他书中有湖,我的也有,他书中有虎,我的也有……

    我《二青》那本,‘害虫’那本,难道就没有湖了吗?

    《二青》那本还有一头会开荒种菜的‘奇虎’呢!难道我还能说他用虎耕田是在抄我的?

    哈……

    算了,不说了,越说越来气,就这样吧!

    都写完了,也没必要继续扯着这个话题不放了。

    最后,拜谢大家一路来的陪伴和支持!

    还有,喜欢的本书的,请去订阅一下,本书还差四百加均订就可以进入精品频道了,希望这本书在结束之后,依然能够冲进精品区。

    我们,下本书再见!

    ——来不及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