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南越阴风-7:心心相惜

作品:十绝山

    对方为首的大汉已不想再啰嗦,手中的剑一振,嗡嗡直响,身形带动风声飘忽而至,龙沔也是身形一晃迎了上去,双掌交替拍出,与冲上来的大汉的剑风相撞,“嘭嘭”声顿时响起,季瑜也是抽出长剑,踏步如飞,与随后冲上来的三位黑影战在一起。

    等到近身相博,龙沔这才看清和他交手的这位大汉有点肥皮大肚,高大的身躯配上宽衣大袖,有股飘然而至的道家气息,身体的肥胖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灵活性,倒是招随身转,气势宏大,剑影绰绰,龙沔长啸一声,一双肉掌上下翻飞,在层层剑影中飘忽穿梭。

    龙沔久居龙目山上,潜心于他的道法修炼,无欲无求,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虽偶尔有些同门、朋辈切磋,但都是点到为止,实在是没有过真正的发挥,就算是在瑶枢山庄,也只是聚力毁掉半座房子而已,真正也没和星枢子交过手。

    到了这里,忽遇这么一位大汉,不光武功高强,对他竟能形成强大的压力,身上的道家气息也很符合他的胃口,一下子激起了他的切磋之意,不管对方怎么想,把他平时的所学所悟,排山倒海般的释放出来,肆意为之,痛快无比。

    和龙沔交手的大汉开始并没在意龙沔,上来就是想速战速决,但几个回合下来,见龙沔能以一双肉掌游走于他的剑影之中,双掌拍、削、扫、点、拿奇招叠出,浑厚的内力使他的掌法散发出磅礴的气势,并一点点把他们相博的间隙推开,这使他颇为惊奇,剑势陡涨,内力催动的剑威瞬间达到了极致,两厢相较,到渐渐显出一些道意相交的味道。

    龙沔这边暗暗变得有点惺惺相惜,但季瑜这边就有点不妙了。

    季瑜这些年根植于龙目山,将他所见的道门三圣的道法、翁锐的道路不断的融通,其间还不断的和孙庸切磋交流,其进境也是上了几个层次,对于九宫门的第七门太乙门也是到了进出由心的地步,和翁锐、孙庸相较,绝不至于输了天玑门的声威,这种程度,就是放眼江湖,前面的人也不是很多了。

    这次出来,一是有要事在身,要寻找孙珏的下落,另外也是想找个机会历练历练,看看自己的长进,到了这个时候,即便看到对方有三个人,他也是自信满满,没有半分畏惧,以一敌三,冲上去就干。

    天玑门的剑法功夫也讲道法自然,但更多的是借自然之力、融自然之巧、达自然之威,修暗器机巧之法,却贯通于顺应之道,剑招中藏有暗器,暗器也是剑招,不光气度非凡,威力也是极盛。

    这三人上来,颇有不愿以多欺少之意,一人上前邀斗,另外两人只是围着接应,但三五招过后,己方之人就已经频频遇险,不得已再上一人夹击,即便这样,也只是堪堪和季瑜战个平手。

    数招过后,也许是对己方两人都拿不下对方的一个小辈感到不满,在旁边的一人终于有些耐不住性子了,瞅准一个空门,踏上一步,举剑加入团战。

    加入进来的这个人显然是要比前两个人强了不少,他不光出招很快,剑上的威能也更强劲,强势带动了整个节奏,这样一来,季瑜就得以更快地节奏去应对,一时间,人影飘动,剑影纷飞,剑气森然。

    这样一来,季瑜还真是有点应付不过来了,三个人的强大压力,逼得季瑜身形已经有点散乱,败像已现,他已经无法顾忌下手的分寸,直接把自己的战力催升到极致,完全成了一个拼死一搏的场面,在奋力挡过那个最强对手一剑的刹那,左手的一镖陡然打向对方其中一人,但他却无法再躲过第三个人刺过来的一剑。

    就在这近乎两败俱伤的一刻,两道黑影倏然而至,龙沔的指风激射,刺向季瑜的那把剑即刻段成两截,剩下的一半也受到巨震脱手而出,另外一道黑影手中的剑也隔空掷出,将那枚飞镖磕飞。

    本来龙沔那边两人战得相当忘我,但这边的三人围攻所催生的萧索杀气气一下子惊醒了两人,引得他们边战变关注这边的情况,看到另外几位越打越上劲,到最后竟成了拼命的架势,他们都不想自己的人受伤,也不想伤害到对方的人,所以到了危急时刻才两人同时出手化解危情。

    “天玑门的功夫果然有些门道!”刚才和龙沔对打的胖子道。

    “见笑了!”龙沔道。

    “天机门的大公子龙沔?”胖子道。

    “鸿蒙剑士李尚?”龙沔道。

    “哈哈哈。”

    “哈哈哈哈。”

    二人同时放声大笑。

    “你好像没到过龙目山?”龙沔道。

    “我们好像也从来没见过?”李尚道。

    “肥皮大肚能把剑法使得如此有道家风韵,江湖之上除了江湖十大剑士之一的鸿蒙剑士我恐怕在想不出来了。”龙沔道。

    “天机老人也是武林的一座丰碑,见得不多,传说不少,”李尚道,“看这位小哥是天机门的路数,也早就听说天机门有位大公子走的和天玑老人不是一个路子,今天的这套掌法让我在天玑门也想不出第二位。”

    “鸿蒙剑士为何会在这里?”龙沔也不是好名之人,互相吹捧一下那就是个礼节,他很好奇像李尚这种修为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就不用打听了吧,”李尚直接就给他回了,“找外孙找到这里我也是理解,但这里却是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还是回吧。”

    “哈哈哈,”龙沔朗笑一声,“既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搅了。”

    论当下的局势,龙沔这边显然是季瑜已经输了半招,现在人家点破来意,他这时间也拖的差不多了,正好借坡下驴,赶紧撤了,日后也好相见。

    至于在这里碰上了鸿蒙剑士李尚,不论结果好坏,这也总是个收获。

    就在龙沔和季瑜转身离去片刻之后,在离他们数里之外的地方一支响箭带着尖锐的呼啸升上天空,然后在空中炸开,爆发出一团明亮的火花。

    “示警!快走!”不远处只听李尚大吼一声,带着几人飞身离去。

    龙沔和季瑜相视一笑,说明阴柔那边已经得手,也赶紧加速离开,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想再上去凑什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