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丑就得认

作品:医品佳婿

“蓉蓉!我说钟宝行吧?就看了一眼就知道我中毒了,你们那个副院长还是不用找了。”

    “老爷子!我已经化验出了是什么毒,你就交给我好了。”随着说话声,刘尚哲进了病房,手里还拿着化验单。

    钟宝看了苏蓉蓉一眼,难道她对自己没信心?

    千机也看出了门道,照着钟宝的屁股就是一脚:“小兔崽子!你还吹大气什么振兴强己一脉,连枕头边的人都信不着你,你振兴个屁。”

    “太师伯!我不是不信钟宝,实在是刚才没找到他,我……”

    “你不用解释了,钟宝!给我出来。”千机说完抓着钟宝的耳朵就把人拎了出去。“你给老子说清楚,刚才她怎么没叫你老公?”

    “我们结婚就是假的,再说还离了。”

    “什吗?”千机手已经举起来了,可是看看钟宝又放下了。“唉!也是!人家长的就跟花一样,就你这样的也的确白扯。等到这边的事了了,你把那车卖了,回去我在别的村给你找个能正经过日子的。江家那小丫头你也别惦记了,人家也不会看上你,再说江家那泼妇老娘们太操蛋,咱们惹不起。”

    钟宝本来想把陶晶晶的事说出来,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要是让老道看到陶晶晶直播时的样子,保证也说白扯。

    “老道!师叔是怎么了?”

    “到咱们那里被藤子剌了一下,本来以为没事,谁知后来越来越严重。我是不会医书上的东西,这才来了南明。本来想给你个表现的机会,结果……算了算了!咱长的丑就要任命知道吗?”

    “哎!”估计苏蓉蓉的母亲也是接到消息才突然过来的。“老道!我带你去吃点好吃的吧?”

    千机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晃了晃脑袋:“算了!我们走。”

    钟宝开车把千机带到一个酒楼,千机一看菜单吓了一跳:“卧槽!要上天啊?拍个黄瓜还上百?”

    他这一吵吵,很多人都看了过来。

    钟宝虽然平时跟千机没个正经,甚至连师傅都不叫,可是在他心里,千机是他最亲的人。现在有钱了,当然要到最好的酒楼。

    “没事!喜欢吃什么您就点,我们吃的起。”

    “吃个屁!在这里吃一顿我能吃一个月了,走走走!”

    老道说着就去拉钟宝,可是一旁一个人笑道:“没钱还来这种地方,还是到路边摊吧!那里适合你们。”

    听人家这么一说,老道倒不拉钟宝了,回自己那边坐下:“臭小子!这是你说能吃得起的,那我可点了?不在这儿吃一顿,恐怕狗都看不起。”

    “老要饭的你说谁是狗?”

    千机刚要动手,钟宝站了起来。“你特么是不是皮痒了?”钟宝说着来到说话那男子跟前。“艹!一个值钱菜没有,我看你也就是这身皮像样。”

    男子这桌可是有两个美女的,钟宝这么一说简直在打他的脸。“你说什么?我这是怕太油腻美女吃不了,你懂个屁。”

    “啪!”男子说完直接把卡拍在桌子上:“服务员,把你们的特色菜都拿上来。”

    钟宝就在一旁看着,什么龙虾、帝王蟹……反正一看成色就不便宜。

    “哼!你有钱也点啊?”

    钟宝冷冷一笑:“服务员!他上什么我也要什么。另外再给我来两瓶茅台。”

    钟宝不想在这里闹事,又回了自己那桌。老道看那些东西是真想吃,可是又怕到时没钱丢人。“臭小子!你可别逞强。”

    “放心吧!就这里还吃不穷我。”

    老道一想,实在不行就卖车呗?输人不输阵。

    东西一上来,老道可是敞开了肚皮,在山里哪有这些?吃到后面,老道直接上手。

    “真是丑人多作怪!”

    本来钟宝已经不想跟那男子一般见识了,这一句钟宝就火了,窜过去直接一个大嘴巴:“草泥马!你还没完了是吧?”

    “你敢打我?你等着,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男子掏出了电话,钟宝就等着他打。

    “大奎哥!我在这里被人打了,你多带人,老规矩。”

    呵呵!这下有意思了,钟宝拽了张椅子,就在过道坐下。论打架,千机更不担心,还是吃喝照旧。


    “哼!等我的人来了,你给老子磕头都不好用。”

    钟宝伸手就在他那桌拽了只大闸蟹,“我等着!记住你刚才说的。服务员!最好的白酒和红酒,给我每样再上五瓶。”

    上酒的服务员和大奎他们几乎是同时到的,钟宝背对着大奎,他一来就问那男子:“谁打你了?”

    “他!”男子一指正啃大闸蟹的钟宝,钟宝转头看了一眼,大奎一个大嘴巴扇到那男子脸上:“你特么是活腻歪了是吧?我们宝哥你也敢惹?”

    “啥?他……他就是钟宝?哎呀妈呀!”男子转到钟宝跟前,“噗通”一声跪在那里:“是我瞎了眼,不知道您就是宝哥,我给您老人家赔不是了。”


    “刚才我要你记住你说的话,难道忘了?”

    男子吓得一激灵:“宝……宝哥!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这次吧!”男子说完还看向大奎,可是大奎把头一扭,装作没看见。

    “老道!您看这事怎么办?”

    千机吃的嘴上手上都是油,抽了纸巾擦了擦:“我们也不能得理不饶人,这顿他请就得了。”

    钟宝可是千机一手带大的,撅起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刚才钟宝点了那么多好酒,他立即就知道钟宝要干什么。

    “行、行!算我的。”

    “既然我师傅发话了,你把账结了滚蛋,看到你就烦。”

    “是是!”


    两桌加起来二十多万,那男子都快哭了。等他带着那俩美女走了,钟宝让大奎把手下安排在男子那桌继续吃,大奎坐在了钟宝这桌。

    大奎先见过了千机,然后钟宝问道:“刚才那个是干什么的?二十几万就疼成那个逼样,还拿钱找人打架?”

    “他啊!就是个败家子儿。以前混过一段,狗机子不是。最近开了个传媒公司,就是搞直播赚钱。估计是赚了点,这才又牛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