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3章 已经落后一步

作品:医品佳婿

“是是!”那人慢慢把裤子脱掉,钟宝一看乐了:“家伙不小嘛!老八你有福气了。”

    “你想干什么?”

    钟宝过去抓着那小混混的脖子,一下把他推到老八身上:“好好伺候你大哥,要是你敢不卖力,老子就切了你那东西。”

    “我!”

    “嚓”短剑弹了出来,“不想用是吧?”

    “用、用!八哥!对……对不起!”老八的手下倒是实诚,自己弄硬了,太干还吐口水,然后就卖力的推起来。

    钟宝拿着手机一边拍一边笑,老八在下面惨叫声骂声不断:“啊!钟宝!我草泥马!啊!总有一天,我要你也……啊!你给我等着!”

    “艹!麻烦你叫小声点行吗?一点都没有诱惑。”

    “啊……额……”这次叫的不是老八,而是他身上的小混混。

    “艹!这么快就完活了。”钟宝一把掌上去,那小混混就晕了过去。

    老八以为已经完事了,没想到钟宝又拎出一个。就这样,老八一共带过来九个手下,愣是把他轮了一遍。

    最后老八已经有气无力了,趴在那里直哆嗦,后面是惨不忍睹,钟宝捏着鼻子来到他跟前:“以后再想害老子想清楚了,如果再有下次,老子保证让你爽上天。”

    钟宝带走了那个小姑娘,那美女好久才醒过来,一看身上的衣服和腿上的血,立即一声高八度。

    “啊!谁!是谁干的?”美女直接用床单遮住自己,推开门一看,当时傻在那里。“八哥!你这是?”

    老八脖子上的银针已经被拔了出去,可是他没有力气爬起来。“九妹!你……你……钟宝!我艹你十八代。”

    钟宝弄醒了那小姑娘,原来是老八从郊区弄来的,刚上初一,还不满14岁,这要是把她怎么样了,那罪名就坐实了。

    她的父亲借了高利贷没钱还,就把他的女儿送给了他们。

    钟宝在她的指引下,一直来到那小姑娘的家。已经是晚上了,可是他们家的大门还开着,能听到屋里女人的哭声和男人的叫骂声。

    “嘭!”钟宝一脚将门踹开,那男人还骑在女人身上,一看钟宝就吼道:“你是谁啊?”

    他这一吼,钟宝身后的小姑娘更不敢出来了。

    “我去尼玛的!”钟宝一脚把那男人踹翻在地,“自己的亲女儿都能送人,你特么的还是人吗?”

    地上的女人一看到钟宝身后的小姑娘,几下就爬了过来,将小姑娘抱在怀里,然后两人抱头痛哭。

    “我自己的闺女,怎么办用你管?”

    “啪!”钟宝一巴掌打的男人鼻孔窜血:“你就是个畜生。”

    “小兄弟别打了,我们当家的是糊涂,可是你把他打坏了,我们家的天就塌了。”

    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把女儿送人,还打她,这样的男人还护着。“我看都是你惯的,这样的畜生你还跟她过?”

    那女人被骂得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钟宝深吸了口气,“你们这个村这么偏僻,你老公是怎么借的高利贷?”

    那女人还是不敢看钟宝,抱着小姑娘小声说道:“他们在这里有生意,平时收药材,也放高利贷。”

    药材?特么的,爪子伸的够长的。“他们老大是谁?”

    “我们不知道名字,只知道他手下的人都喊他七爷。”

    老七?

    “还有个女人,长得很漂亮,那些人都喊他九姐。”

    嗯?八大金刚,没听说还有个老九啊?那今晚自己办的那个……“你们村有药田?”

    “嗯!我们跟药客签了合同,土地都种上药材,成熟以后他们会来收。可是七爷他们来了之后,把几个药客都赶走了,我们的药材都要给他们。他们的价格很低,有的都不够成本。”

    玛德!这帮狗篮子,到哪哪里不得安宁。钟宝看了眼外面,眼看着天就快亮了,钟宝拿出了电话,然后把一沓钱扔给那女人:“这些钱给你,给我下碗面条。”

    “好!好!那我们当家的?”

    那男人已经吓破了胆,缩那里连坐起来都不敢。

    “你去帮着做饭,个怂货!就特么知道欺负自己老婆。”

    “是是!”

    钟宝给的钱全都是从老八身上拿的,有五六千,就当是补偿那个小姑娘,外面传来了抓鸡的声音,可能他们要好好招待钟宝。


    “憨子!给我带二十个拳手过来,家伙也带上,我把地址发给你。”

    “大奎!密切注意老八他们的动静,有消息就通知我。”

    钟宝又打电话给了申公子,让他也到村里。

    他们来到的时候,钟宝正蹲在院子里吃面条,鸡汤下的,还有鸡腿在里边。

    “先蹲下听我说。”

    憨子和申公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起蹲到钟宝身边。

    “肖柏手下的老七在这个村子里收药材,你们知不知道?”

    “额……”憨子低下头。

    “老大!是我不好,我以为不用那么快动手。”

    “不用那么快?你小子要是还这么懒懒散散的,你们申家在南明市就不用混了。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么偏僻的地方,肖柏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药材的?”

    申公子和憨子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想不到其中的原因。

    他们说话的时候,很多村民都围了过来,他们不敢进院子,只敢在墙头和大门那里闪闪缩缩地看着。

    小姑娘的妈妈出去了一趟,跟一个老者说了几句,然后老者跟她一起进了院子。

    “几位好!”

    钟宝抬起头疑惑的看了一眼,小姑娘的妈妈赶紧介绍道:“我们这个村子叫潘村,这个是我们的太爷爷。”

    钟宝端着饭碗站起身:“老人家你有什么事吗?”

    “是你救了丹丹,我代表潘村的父老乡亲感谢你。一看你就是有大能耐的人,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

    老者还不等说话,“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我请你救救潘村的父老乡亲,赶走那些坏人。”

    “老爷爷你这是干嘛?”钟宝赶紧把饭碗塞给憨子,把老者扶了起来。“有话慢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