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章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作品:医品佳婿

“好!我马上到。”

    “有病!人家说是晚上请你!”

    钟宝瞪了苏媚儿一眼,然后挂了电话。“你懂不懂什么叫隐私权?下次我打个电话你离远点儿。”

    “哼!跟个傻子一样,我是在提醒你,别让人骗了。”

    钟宝没有理她,直接出了诊室。跟陶晶晶虽然公开关系没几天,人家又是手链又是饺子的,自己也应该表示表示。

    女人嘛!都喜欢涂脂抹粉,穿金戴银。钟宝先去买了套化妆品,然后到了金店。选了条很漂亮的金项链,然后他把尸香果核拿了出来:“帮我在这里打个孔,然后用绳子串上就行。”

    这个对他们来说很简单,没一会儿工夫,东西就弄好了。钟宝戴上一看,还挺合适。

    钟宝正在照镜子,从里面看到几个人进了金店,看他们的架势就不是什么好人。

    服务员看到那几个人,明显露出惊恐的神色。

    “老板呢?大白天的人都死光了?”

    钟宝正了正镜子,看着带头的人,这家伙曾经围攻过钟宝,就在癞子挖坑给他跳的那天。

    “八……八爷!”不大会儿功夫,一个穿西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吓得嘴都不利索了。

    “我说大老板,你开的可是金店,每次我小弟过来你都说没钱,是不是欺负我老八没本事啊?”

    看来这个人就是八大金刚中的老八,上次跟他过了一招,这家伙果然身手不凡。

    “不是的八爷!其实我也是给别人打工,我们老板说你们的份子钱不合法,这我也没办法。”

    “啪!”老八上去就是一把掌,“草泥马!说不算出来逼逼个屁,叫你们老板出来。”

    “八爷!我们老板不在呀!”

    老八一把把那经理拉到跟前:“那就给老子砸!”

    老八的手下拿起了凳子,直接扔向柜台,可是那凳子在半空被人抓住,接着所有人都看向那个人。

    “钟宝?”老八有些诧异,想不到在这里看到了他。他向四周看了看,好像只有钟宝一个人。

    “宝哥真是好兴致,一个人出来逛街。”

    钟宝笑着把凳子放下,“你也不赖,太平盛世敢出来收保护费?”

    老八向天打了个哈哈:“好说,我们维持一方治安,总不能让我们白干吧?”

    钟宝一步一步走向他们,他带的人也见识过钟宝的身手,不禁都摸向后腰,有的干脆把刀拔了出来。

    老八没动,气势一点都不弱。

    “嘀……”不知是谁报了警,警察没一会儿便把车停到了门前,夏小夏带队,直接冲了进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钟宝?”

    钟宝直接把经理拽了过来:“警察到了,有什么事说呀?”

    只要经理说老八他们收保护费,钟宝就决定做证。

    “没……没事!只不过是他们不满意我们的产品,发生了几句口角而已。”

    包括警察,所有人都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奈何经理不肯指证,估计也不会拿出监控资料,所以他这么说,警察也没有办法。

    老八露出了微笑,“警察姐姐!我们都是良民,尽管脾气有些不太好,但是扰乱治安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干的。”

    老八说完拍了拍经理的肩膀,又对钟宝一拱手:“宝哥如果有空,下次我们喝茶。”老八说完便带着他的人离开。


    夏小夏恨的咬牙切齿,然后把钟宝拉到一旁:“你怎么在这里?”

    钟宝上下打量下夏小夏,本来她长得就不赖,加上一身警服,当得上英姿飒爽。“怎么这样的治安案件也归你们刑事科管了?”

    “嘻嘻!上次多谢你给我争了功,我爸让我到基层历练历练,现在当上了北区的一个小所长。”

    真是帅不过三秒,都当所长了还嘻嘻哈哈。

    “可是肖柏这帮家伙成天捣乱,这些商户又胆小,根本不敢站出来作证,弄得我都想脱了警服上去揍他了。钟宝!你有没有办法?”

    “我可是守法公民,能有什么办法?”

    “少来了!我们可是对肖柏调查的清清楚楚,他现在最怕的人就是你。南区的大奎和憨子也买你的账……”

    说到这里,夏小夏看了看四周:“帮帮我了?如果北区闹的一团糟,我爸就是想提拔我也不行。”

    钟宝要的就是她这句话,想要自己帮忙就不能给自己戴紧箍咒,同时也要向着自己这边:“你能不能做到我什么时候叫你什么时候到?我不叫你你就别出现。”

    夏小夏看着钟宝良久,最后一咬牙点了点头。

    钟宝露出了笑容,“成交!”钟宝说完就走,夏小夏在后面喊道:“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啊?”

    钟宝举手摆了摆,并没有停下。

    他来到学校的时候,陶晶晶他们还没有下课,钟宝就坐在学校的草坪上等着。

    他曾经也向往过大学的生活,可是他的成绩实在太烂。看着来来去去的学生,钟宝还挺羡慕。

    “小子!你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已经十天了,你是不是在涮我们?”

    一个很突兀的声音,钟宝转过头,就在那边的树丛里,三个人堵了一个学生。

    艹!已经告诉憨子了,不要再来学校捣乱,没想到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字<更¥新/速¥度最&駃=0


    钟宝直接凑了过去,一把抓住带头那人的脖子:“谁让你来的?”

    “你他妈……哎呦!”

    钟宝手上一加力,那人就惨叫一声。“跟老子说话别特么带脏字儿。”

    “小子!我是八爷的手下,你敢动我?”

    “啪!”钟宝一巴掌直接把人扇飞了出去,不是自己人就更不用留手了。“回去告诉你们老大,学校是我钟宝的地盘,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老子见一次打一次。”

    “钟……钟宝?”老八的手下就像见了鬼,连滚带爬的跑了。

    玛德!看来肖柏躺下了,他手下的人还不老实。光靠大奎和憨子,恐怕是赶不走他们的。

    “钟宝!”陶晶晶和江娅到了,陶晶晶老远就冲钟宝挥手。

    “你来这么早啊?”

    钟宝一摸兜儿,把项链递给陶晶晶,“送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