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尸气

作品:医品佳婿

肖柏闻言竟然还有些失落,“五爷!看来不是他,我们走吧!”

    “我说你能不能不说半截话?什么玩意儿不是老子?”

    如果早上没有跟钟宝聊过,苏蓉蓉也听不懂肖柏这句话,可是现在,苏蓉蓉真的太佩服钟宝的演技了。

    直到出去,肖柏也没有回答钟宝的问题,苏蓉蓉一把拉起钟宝,到了她的办公室。

    “你用了什么方法,我也给他把了脉,但是根本没有异常。”

    钟宝现在的表情好像还有些不高兴,“坐着轮椅还能到处跑,早知道话都不让他说。”

    “你有听我说话吗?”

    “啊?这个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知道肖柏躺下,咱们就有好日子过就行。”钟宝说完就出了办公室。

    回到诊室的时候,苏媚儿抱着钟宝的脖子就香了一口:“我真服了你了,肖柏成了那样以后,竟然没人能治好。今天一大早他就到对面的老中医那里,没想到治不了,你真是个天才。”

    “这个可不是我吹,除了我之外,能治他的人可能就没了。”这就叫解铃还需系铃人,不知道一念生死这种针法,谁来都不好使。

    “现在就剩我妈了,上面的任命已经下来了,我妈这几天成天就陪着一把手的老婆逛街,你可得早做打算。”

    有老领导在那镇着,钟宝根本就不担心。不过他在纳闷一件事,如果仅仅是为了折磨苏蓉蓉,搞这么大阵仗是不是有些用大炮轰家雀的意思?

    就算他们为了长生不老的实验室,这个也有些说不通,什么地方还不能建个实验室?这个中医院是不是有一些东西自己还没发现,那才是留下的真正目标?

    “钟宝!”陶晶晶打断了钟宝的思绪,她又拿了一个饭盒。

    “今天这么早,你不用直播吗?”

    “以后还是下午播一场好了,这样不耽误学习,还能多陪陪你。”陶晶晶说着把饭盒放到了钟宝面前,苏媚儿识趣地出了诊室。

    有了上次饺子的经验,钟宝已经有些怕了陶晶晶的料理。

    “又……又是饺子啊?”

    陶晶晶“噗嗤”一笑:“其实上次我是故意做的那么难吃的,那样你都吃下去了,说明你对我是真心的,你再吃这个试试。”

    嗯?这么有心机?钟宝抓了一个扔进嘴里,这次的确好吃。陶晶晶包的是虾饺,这大块的虾肉,吃的钟宝直竖大拇指。

    “好吃吧?其实我家里条件不好,父亲又常年有病在床。妈妈要挣钱养家,我从很小就会做饭了。”

    “你爸得的是什么病?”钟宝寻思着,怎么也得把老丈人治好了,在自己女朋友和丈母娘面前露一手,这样就算自己长得丑点儿,丈母娘和老丈人也不会反对自己跟陶晶晶在一起。

    陶晶晶有些黯然:“我爸头几年就去世了。”

    “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没了。

    “啊?”

    “哦!我是说能生出这么乖巧的闺女,你爸一定是个慈父,这样的人去世,实在是太可惜了。对不起啊!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的!我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你快吃,以后我决定天天给你做。”

    天天?妈耶!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长这么大,就没有哪个女人对自己这么好。钟宝一咬牙,直接把车钥匙掏了出来:“那车你开着,来回也方便一些。”

    这可是法拉利,四百多万的东西,开始的时候,陶晶晶给钟宝的感觉就是爱财,对于这种物质女孩儿,可能很多人都排斥。

    但钟宝有他自己的想法,个子不高,长得不帅,还没有什么学历,那么有钱也算自己的长处之一,那人家不看你的长处,难道还图你的短处?

    只要陶晶晶对自己好,就算看上自己的钱又怎么样?

    钟宝以为陶晶晶应该很高兴地收下,没想到她把车钥匙又推了回来:“我可不要!开这么好的车上街,我手心都是汗,心跳也加速,不如骑我的电动车舒服。”

    陶晶晶说的也没错,可是骑电动车太危险了,始终还是铁包肉安全一些。吉普车不适合女孩子开,钟宝干脆站起身:“走!我现在就去给你买一辆适合你的。”

    陶晶晶压着钟宝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你给我买什么东西,我就想你对我好一些,不是物质上的。”

    钟宝拉过陶晶晶,直接吻了上去。就算陶晶晶长的不如苏蓉蓉他们,对自己这么真诚的女孩子,不比仙女都强吗?

    唇分,陶晶晶被钟宝亲的满脸通红,没有一点儿怪钟宝的意思,反而还有些窃喜:“我先走了,今天晚上,你去我们那里好吗?”

    “没问题!今天晚上一下班我就过去。”

    陶晶晶害羞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跑。

    我的个天呐!这妞不是想今天晚上……呵呵……字<更¥新/速¥度最&駃=0


    陶晶晶人一走,苏媚儿又回到了诊室,她抱着双手倚在门框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钟宝:“人都说热恋中的女人是傻子,我看你也够傻的。瞧你那笑,比不上大傻子也是二傻子。”

    钟宝心情不错,闻言嘴角一牵:“怎么?吃醋了?”

    “你根本就不是姐的菜,要不是那次稀里糊涂的跟你发生了关系,姐都懒得看你一眼。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高手。刚才我了解过了,我妈帮肖柏联系了好几个神医,已经过去了三个,都束手无策。”

    一提到刘桂琴,钟宝又想起了先前自己想到的问题:“你就在这里看着,有病人就往对面推,我得出去办点事情。”


    钟宝随后便从锅炉房来到了地下,那里的东西已经被搬空了,表面看来什么都没有。钟宝点起一只特殊的蜡烛,蜡烛上火苗是紫色的。

    他把蜡烛放到了中央地带,然后认真观察着火苗。

    没一会儿,火苗开始倾斜,指向钟宝的右侧。“没想到这里边还真的有尸气。”

    钟宝兴奋地拿起蜡烛来到右侧,火苗指向墙壁,而且火光越来越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