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别想的那么暴力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的车子开始加速,迅速进了一条小路,后面的车赶紧追上去。

    后车里,司机按了下蓝牙耳机,“老大!钟宝拐进了幸福里小区,估计会从北门出去。”

    “行了!我已经叫车过去了。”肖柏说完挂了电话,然后又拨了出去:“他会从幸福里北门出来,跟上他,我马上就到。”

    肖柏说的咬牙切齿,同时站起身拿起外套穿上。当肖柏的车开出酒吧以后,一辆车也随后跟了上去。

    为了能快速到达幸福里,肖柏选了一条偏僻的道路。就在他开到一段路时,突然“砰”一声,接着他的车就不受控制地撞上了路上的护栏。

    尽管有安全气囊,肖柏还是被撞晕了过去。一个黑影从路旁慢慢走了出来,把短剑从前轮拔下来,然后来到司机那边。

    隐隐约约中,肖柏就感觉身上奇痒无比,接着又晕了过去。

    幸福里这边,千变三人的确看到了钟宝的车,跟着他在大路上转圈圈。

    “肖老大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呢?到底还动不动手?”

    千变刚说完,坐在他旁边的一个老者仍然闭着眼睛说道:“没有命令就是不动手,先跟着吧。”

    千变好像很怕那个老者的样子,尽管他看不见,但是千变还是笑着点点头:“是!一切都凭五爷做主。”

    过了半个小时,钟宝的车又进了一个小区,在那里兜了一圈又开了出来。

    “钟宝这小子是不是闲的?旁边已经有个妞,不到宾馆开房转悠什么玩意儿?”千变有些不耐烦。

    接下来,钟宝把苏媚儿送回了酒店,他并没有下车,直接把车开走。

    就在这时,千变接到了电话:“你说什么?肖老大撞车了?”

    这下他们没心思跟着钟宝了,司机急急忙忙地把他们三人送到医院,医生面色凝重地说道:“他身上的外伤并不重,但不知为什么,全身已经没有了知觉。”


    “你说什么?”肖老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什么叫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不是医生吗?”

    “我是说以现在的科学仪器,我们真的调查不出病因。他身上一切机能都是完好的,但就是动不了。”

    躺在床上的肖柏发话了:“五爷!不要难为他们了,我这个病恐怕只有中医可以治。”

    五爷把手中的医生放开,焦急地来到肖柏床边:“什么意思?你是说你伤了经脉?还是那药根本就不好用,我现在找他们算账去。”

    “不是的!不关他们的事,药没有问题。撞车以后我隐约感觉有人砸碎了车窗,然后在我身上做了手脚。我现在脖子以下没有任何知觉,应该是跟经脉有关。”

    “会不会是钟宝干的?这小崽子本身就是中医。”

    千变想了想在一旁说道:“可是我们明明跟着他,应该不是他干的。而且我听我师弟说过,他手上的医书只能救人,就算禁锢别人的经脉,可是刚才医生已经检查,身上应该没有银针。”

    他们在这里疑神疑鬼,钟宝回去躺在床上却高兴的不得了。这件事就是他干的,在幸福里小区的时候,他一个人下了车,然后让苏媚儿开着车兜圈子。

    大奎的手下一直跟着肖柏,他很容易确定肖柏的行踪,然后在半路选了个没有监控的地段伏击他。

    至于为什么不把他给杀了,一来是钟宝不想警察查到自己身上,二来,肖柏只要躺在床上不能动,几个老家伙就不敢离开他。

    他们应该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说不定会到医院里给他来一刀。

    一到早上,楼上的苏蓉蓉和何苗就听到钟宝在底下一边哼歌一边忙活,等到他们洗漱完毕,带着俏俏来到楼下时,钟宝已经做好了早餐。

    “钟医生今天心情不错!”

    钟宝对何苗一笑:“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大家快来吃饭吧!”

    看到钟宝这个状态,苏蓉蓉忍不住心里有些不踏实。她把钟宝拉到一旁:“你不是要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吧?”

    “事情是做了,但是没有出格。”看到苏蓉蓉还是一副担心的样子,钟宝趁机抓住人家的肩膀:“放心啦!我做的很干净,保证不会出问题。”

    “你到底干什么了?”

    “没什么!我见肖柏那家伙成天忙忙碌碌的,就让他在医院里躺会儿。”

    “你把他打了?”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暴力好吗?我没打他,只是用了点更高级的办法。”

    苏蓉蓉翻了翻白眼,显然是不相信。

    吃过早饭以后,钟宝送俏俏去上学,苏蓉蓉带着何苗去医院。

    大奎应该在校门口等着钟宝,钟宝把俏俏送进学校,大奎就迎了过来,两人一起上了钟宝的车。

    “宝哥!我听说肖柏全身瘫痪,是你做的吧?”

    “你小子打听这个干什么?有些东西心里知道就得了,别没事瞎咧咧。”

    “嘿嘿!宝哥!我可是佩服你佩服的……额……啥投地来着?”

    “五体投地!没事就多看看书,比老子还没文化。”

    “哈……”

    钟宝跟大奎又说了一阵,然后去了医院。很意外的,五爷带了很多人在大厅,肖柏坐在轮椅上。

    “什么叫治不了?你们不是中医院吗?”五爷冲着面前的苏蓉蓉大吼,钟宝直接挤了过去:“吵吵什么?照你这么说医院就不死人了?一把岁数都长到狗身上了是吧?”

    “小崽子你说什么?”

    钟宝指了指大厅的摄像头:“给老子看好了,要不是这个,你以为老子怕你吗?”

    “五爷!你冷静一点。”肖柏说完便看向钟宝:“如果你是汉子,就让你们医院最好的大夫给我治,咱们公平竞争。”

    公平?这世界哪来的那么多公平?老子白手起家跟你们斗,这叫公平吗?“不知你看上我们医院哪个老中医了?”字<更¥新/速¥度最&駃=0


    “老中医我们已经看过了,他说治不了。不会是你授意的吧?”

    “真是奇怪!老子又不知道你抽了什么风,授什么意?我还没问呢?你肖老大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