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品:医品佳婿

“师傅教的!而且教的不是那么好,多数都是我拿牲口练出来的。”钟宝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注意着四周。

    尽管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但是现在手机可以暴露的东西太多了,说不定他们已经被定位。

    酒上来以后,两人一边聊一边喝,可是喝着喝着,钟宝就感觉头有些大,自己才喝了两杯,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何苗……”钟宝的话还没等说完,他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最后趴到了桌子上。

    当钟宝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而且被绑在椅子上。头上的电灯发出昏暗的灯光,四周一阵阵的鱼腥味儿中人欲呕。


    是谁把自己绑到这里来的?钟宝没有叫,也没有乱动。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扇门被打开,接着何苗的师兄走了进来。

    “你为什么要请何苗喝酒?”

    “我今天赚了钱,所以要庆祝庆祝。请何苗是因为她协助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从第一眼看到何苗的师兄,钟宝就觉得这个人有些猥琐,老是在偷偷摸摸地看人,现在这种印象更加深。“你喜欢何苗吧?”

    “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任何人都不能把师妹从我身边抢走。”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什么时候说要对何苗怎么样?你喜欢她,不代表所有靠近她的男人都喜欢吧?”

    一边说话,钟宝一边倾听着四周的动静,他现在在考虑一件事,自己到了这里,那何苗呢?字<更¥新/速¥度最&駃=0


    “你少说的那么好听,你请何苗喝酒就是想灌醉她,接下来要干什么傻子都能猜到。”

    “既然你已经肯定了,那你为什么不当场杀死我?还跟我说这么多废话。”

    何苗的师兄真的掏出了刀:“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但是你也不是非得要死。把你银行的钱都转给我,我就放你离开。”

    呵呵!把自己当傻子了是吧?钱转过去自己才死的快呢!“钱是小事,我向来没有把钱看得那么重。我现在好奇一件事,你那么喜欢何苗,为什么不娶了她?”

    “只要你把钱都转给我,我就可以立即娶她。没有钱,难道要她跟着我受苦吗?”

    哟!想的很周到嘛!“那好吧!你把我解开,我现在就转钱给你。”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打败的,把账号和密码都说出来,钱一到账我立马放你走。”

    “这可不公平,我怎么知道把钱转给你以后,你就能放我?我现在捆的跟个粽子似的,你要是把钱拿了一刀上来,我不就玩完了?”

    何苗师兄低着头想了想,还真的是这么回事。“那你想怎么样?”

    “你把你自己锁上,而且锁在够不到我的地方。等我把钱转给你以后,你打电话让何苗来,把我们俩都放了各走各路。”

    何苗师兄又陷入了沉思,钟宝接着说道:“别想了,除了这个就没办法。何苗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我,最后咱们俩一定都没事,你还得到了钱。”

    “你等着!”何苗师兄说完出去没一会儿,他就拿了条铁链子回来,在屋子一角那里有向上的管道,何苗师兄真的把自己锁在了上面。

    “现在可以转账了吗?”他拿着手机,等钟宝告诉他账号和密码。

    “那锁上面应该有钥匙吧?扔过来!”

    何苗师兄还真听话,把钥匙直接扔到了钟宝脚下。

    “把我抓来之前你为什么不搜搜我的身?”

    “你什么意思?”

    钟宝没有回答,就见寒光一闪,从钟宝腰间弹出一把短剑,瞬间割开了绳子。

    “你!”

    “嘿嘿!难道没人跟你说你很蠢吗?老子已经是你砧板上的肉,还有心思跟我谈条件。”

    “你骗我!”何苗师兄一边大吼,一边抖手射出一把飞刀,“叮”钟宝手腕一翻,直接把飞刀磕飞了出去。

    “冷静点!我不会杀你的,如果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我说不定可以放了你。”

    “什么问题?”

    钟宝把短剑一收,坐在椅子上还翘起了腿:“你先前跟着我干什么?”

    “因为你去过那条船上,很有可能已经看到了我。”

    这不对呀?自己上去的时候,船上除了宋世峰老婆和她的相好的,没有别人呐?“也就是说他们两人是你杀的?那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让他们不能动,又点了沙发,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你就是个笨蛋,沙发会着到那么快吗?旁边的船上还有人值夜,如果他们发现了火光,人还会被烧死吗?”

    钟宝竟有点无言以对。

    “咔!”就在钟宝想着如何继续往下发问的时候,门传来了响声,接着何苗有些腿脚不稳的走了进来:“你们……钟医生!你为什么锁着我师兄?”

    “他可不是我锁的,是他自己把自己锁起来。你应该想想我们是怎么到的这里。”酒里被吓了迷药,钟宝觉得中毒的不应该只是自己。

    何苗揉了揉太阳穴,突然身子不稳倒向后面。钟宝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将她抱住。

    就在这时,钟宝突然感觉胳膊一痛,接着身子就开始发软。

    “额!”

    钟宝是倒下去了,可是何苗发出了这一声,她也被定在那里。她的脖子上插了根银针。

    “想不到中了软骨散,你还有力气可以最后一击。”

    “谢谢夸奖!你也够厉害,装的那么像把我都给骗过了。”

    三人现在都动不了,潮湿的空间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就这么干耗着也没意思,何苗!你怎么会帮你大师兄对付我呢?”

    “我没有帮我师兄,从一开始我师兄就听我的命令。”

    嘶!现在的何苗不再是那柔弱的女子,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变的冷酷起来。

    “难道你丈夫和贾一航的死,都是你授意你师兄干的?”

    “不!他们都是我杀的,包括宋世峰的老婆。”

    “怎么可能?你要是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干脆把老院长杀了?还要递纸条给我那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