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东窗事发

作品:医品佳婿

“是钟宝!”千变大喊一声,他跟鱼佬同时迎上去,可是钟宝瞬间就没了踪影,两人扑了个空。

    肖柏也上了,只不过也没抓住钟宝。

    钟宝刚到了舢板上,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一掌拍了过来,时间和角度都无懈可击。“噗”钟宝仓促对了一掌,只觉一股大力传来,钟宝飞身向后。

    紧接着一个钢质的鱼竿袭来,“当!”钟宝的短剑弹出,把鱼竿荡开。

    “把他留下!”肖柏大喊一声,船上刚才的高手移到钟宝身后。

    大家都停下了钟宝才看清,他身后的高手也是个老头儿。“我就是好奇是什么药,柏哥也太小气了,整这么大阵仗。”

    “哼!少说好听的,如果药被你抢到了,你还能只是看看那么简单?还是别废话了,大家一起上,先把他抓住再说。”

    说句实在话,钟宝也感觉这几个老家伙够厉害,硬拼起来自己讨不到好,不过要是逃嘛……

    “既然来的不是时候,那我就不打扰各位了。”钟宝突然一剑刺向肖柏,就在三人急着救肖柏的时候,钟宝突然转移了方向,向一侧狂奔出去。


    他们并没有追,以钟宝的速度,他们根本追不上。

    千变咬牙说道:“要是他肯跟咱们拼命,他一定就是个死。可是这小子从小就被我师弟调教出来,逃跑的功夫敢说天下无双,实在是个扎手的家伙。”

    肖柏也同意千变的说法:“总会有办法逼着他出手的,咱们慢慢来。”

    钟宝回到田家以后,觉得自己这次是侥幸逃脱。他最后也没有用药粉,短剑现在已经暴露了,他要留些底牌在手里。

    一大早上,钟宝就听到门外传来田蜜的声音:“神医!起来吃饭了。”

    “来了!”竟然是她来叫自己,这让钟宝有些受宠若惊。简单洗漱下以后,田蜜还就等在门口。

    “怎么敢劳烦你来叫我?”

    “这有什么?你治好了我的病就是我的恩人,只是叫你吃个饭。还有,这个送给你。”

    一盒光盘,是田蜜的专辑,包装上还有她的签名。“谢谢!一会儿下去我留个药方,每天喝一次,三天以后就可以了。”

    尽管离开这美人有些不舍,但是肖柏那边高手都到了,他一定会有所行动,钟宝不能在这里多呆。

    吃了早饭以后,钟宝就跟田家告辞,田家一次给了钟宝五百万的诊金,还叮嘱钟宝有空到田家做客。

    回到苏蓉蓉别墅的时候,几个警察在院子里。

    一个女警直接迎了过来:“你就是钟宝是吧?”

    “没错!有什么事吗?”

    女警拿出一张照片,尽管照的有些模糊,但能看到是自己的法拉利。“这张照片是通往码头那条路上拍到的。我希望你能回想一下,十三号晚上你去那里干了什么?又或者你把这台车借出去了,借给谁了?”

    看来是调查宋世峰他老婆的死因,“当天晚上这台车是我开的,我去那里什么都没干,纯粹就是兜风。”

    女警又拿出一张照片:“这张是回程时候的,这条路只通向码头,两张照片间隔了40多分钟,能解释一下你怎么兜的风吗?”

    “好吧!我实话实说。”钟宝看向了苏蓉蓉,当时钟宝说事情已经解决了,苏蓉蓉就在怀疑人是被他杀了,这时候钟宝实话实说,苏蓉蓉一阵着急。

    “你们看看她!是不是很漂亮?”

    所有人都听得一怔,不明白这档口钟宝怎么出来这么句话。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大晚上睡不着觉我跑海边想事情。没想到看到一艘游艇爆炸,然后我就回来了。”

    苏蓉蓉被说的脸一红,但是警察不是那么好糊弄,“我希望你说的都是实话,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钟宝!”苏蓉蓉现在关心的表情让钟宝感动,他给了苏蓉蓉一个安心的微笑,然后跟着警察上了车。

    警察局里,原来不止钟宝一个开车经过那里的,还有四个人,其中一个穿的比较普通,看到钟宝的时候还有些躲躲闪闪。

    钟宝看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家伙看到自己上船了?不过他为什么不检举自己呢?

    “给他们分开录口供。”女警说完指着钟宝:“你跟我来。”

    女警把钟宝带到审讯室,“你把那天的情况详细跟我说说。”

    撒谎可是钟宝的看家本领,他装作回想的样子,娓娓道来:“那天我心里发愁,就开车到江边,本来想看看大江,这样心情能好些。可是我到了那里什么都看不到,发了会儿呆,突然看到一阵火光,接着火便越来越大,我没敢继续待下去,就开车走了。”

    “有热闹你不看?”

    “我这人不喜欢看热闹。”

    女警仔细盯着钟宝,好像这样可以看透他的心。“那在这之前你有没有听到别的什么动静,比如打斗声?”

    钟宝摇了摇头,同时也在心里吃惊,难道自己踹的那一脚也被别人听见了?

    “你当时把车停在什么地方?”

    “距离停船的地方很远,你知道我想看看大江嘛!怎么了?难道不只是船烧着了?”

    女警没有回答钟宝的话,只是拿了刚才的口供递给他:“如果上面写的没问题,你签字吧!”

    钟宝拿起笔刷刷写上自己的大名,他出来的时候,其他几个也走了出来。


    这些警察也真够呛,光管抓不管送。钟宝一边腹诽,一边站在路边等出租车。看钟宝眼神不对的那男子就站在他不远处。

    钟宝也没在意,一辆出租车过来,他拦下后坐了上去。

    开了一阵,就听司机对对讲机的话筒说道:“八五二七!你跟着我干什么?”

    钟宝一听,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的确有辆出租车跟在后面。

    “别那么脸大好吗?我的乘客跟你走一条路。”是个女司机的声音。

    原来是在打情骂俏,钟宝不再在意,想着肖柏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钟宝在大学下了车,反正资格证已经到手,以后也不用来了,不如把车开走。

    就在钟宝刚上了车,他从倒后镜看到一个身影,正是在警察局看到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