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2章 发生了什么事

作品:医品佳婿

表面上一切都很平静,大臣们要提早进场,钟宝也不例外。

一片起伏不平的地带,那里有高山有密林,但四周都被圈了起来。

钟宝三人一起到了一处高地,钟宝指着一处山野说道:“左大哥!你今天晚上就把我们的人埋伏到那里。”

“得令!”左胜答应一声,然后就骑马赶去钟宝的封地。

“兄弟真是将才,那里便于隐藏,尽管不在猎场内,但是用双腿也能在一盏茶时间内赶到。”

钟宝还在看着四周:“鲁大哥你就别夸我了,按照我知道的,光禄侯将带人从猎场正门发起攻击,他们只有一万兵马,这一仗我们稳赢。”

“可是我怎么看你好像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关键给我消息的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是老对手了,这家伙以前没少坑我,如果他又是坑我,这次不是老子吃亏,会连累你们。”

“那……”

“我们不能都听他的,你去趟太子那里……”

最后钟宝一人带着亲卫进了猎场。别看田猎还没开始,已经有很多达官显贵和家眷开始练上了。

田猎不光是任命太子的仪式,更是一次展露自己的机会。很多将军都是在这里表现良好,这才有了被国王看重的机会。

“镇南侯!听说你也有两下子,过来玩儿两手怎么样?”很意外的,竟然是光禄侯的儿子波绅喊道。

他们在靶场,很多人都拿着弓箭。鲁寄瑶也在,代表鲁寄的大学士府。

有美女在,身边自然围着一圈儿“别有用心”的男人。

钟宝到了近前,从马上下来。“难道公子是此道高手?”

波绅弯弓搭箭,几乎是举弓便射,“噔”一声,箭正中靶心。“在北波国,不会射箭的简直称不上男人。”

“这么严重吗?”钟宝看了看四周,那些人都是一副不置可否的神色。

钟宝从波绅的箭袋里抽了根箭,波绅直接把手里的弓递给了钟宝。

“我不会这个。”

“哦?哈……难道侯爷只会拳脚?”

“嗤!”钟宝手一抖,箭瞬间穿过靶心,从另一头还飞出去老远。

“嘶……”四周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手劲儿竟然比弓还大?

“侯爷真厉害,我们去那边逛逛吧?”鲁寄瑶现在这么一说,就跟表白差不多。

钟宝一笑,带着鲁寄瑶走向远处。

波绅来到那个靶子跟前,凑上去仔细瞅着。“来人!把这个靶子送到侯爷那里。”

一个小树林,钟宝和鲁寄瑶徒步走到那里。

“钟宝!你跟我哥是兄弟,那你也是我的家人。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

“你说!”

“我承认你是个有能耐的男人,身手好、会医术,还有谋略。本来你这样的男人是每个女人心里理想的对象。我哥把我派到你的侯爷府,为什么我也清楚。可是我对你……真没那个感觉。”

放到以前,有美女这么跟钟宝说话,他一定会介意,起码会感到失落。可是这次钟宝没有,反而还有些如释重负。

“我觉得当家人也不错。我也有喜欢的人,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

“嗯!”话说开了,两人逛起来更开心。

“钟宝哥你看,好大的一条河。”

就在小树林中,那里隐藏了一条河。从山里出来的,因为河道很深,不靠近还真看不到。

而且钟宝看的地图里,并没这条河。“不对!”

“怎么了?”

“我们快回去!”

钟宝突然一吹口哨,太白金星从远处电一般来到。钟宝一揽鲁寄瑶的腰,翻身上马。

内务府早就给各个大臣分了住处,钟宝到了自己那里,立即叫来下人:“马上去通知左胜将军,让他多带盾牌,最好做到人手一个。”

“是!”

钟宝说完又对鲁寄瑶说道:“寄瑶!我现在就派人把你送回去,明天的田猎你最好别参加。”

尽管不知道钟宝为什么这么安排,但鲁寄瑶还是听话地走了。

这下可好,钟宝成光杆司令了,叫下人拿酒,就站在住处的二楼露台上,一边看着外面一边喝。

晚上的时候,鲁寄回来了,“钟宝!太子把你的意思告诉了国王,国王答应了。”

“好!不是个昏君!他能听我的,这事就成功了一半了。”

钟宝本来想偷偷去波绅那里,把那个草包催眠了应该不难,可是钟宝去逛了一圈儿,波绅竟然回都城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钟宝和众大臣要到猎场门口迎接国王,天还不亮,所有人都到了。

这时候就能看出谁跟谁是一个阵营了。光禄候一波,钟宝一波。两人身边都聚了很多大臣。

“镇南侯!等田猎开始,我们能不能比比啊?”

呵呵!都特娘的想谋反了,这还有心思跟自己比赛。“不知光禄候想比点什么?”

“简单!田猎在白天进行,晚上有比武。你镇南侯手下人才济济,咱们就看看谁的手下更厉害。当然了,比赛嘛!总得有点彩头,一局十万两金子,镇南侯觉得怎么样?”

“哎呀!就像侯爷家公子说的,老子这屁股还没坐热乎呢,手下几斤几两还真不知道。要不这样,你的人就跟老子比,一局十万两金子,车轮战老子也不在乎。”

钟宝这明显是没把光禄候的人看在眼里。就为了这口气,光禄候也不会说个不字。

“就这么定了。”

“国王驾到!”一声喊,所有人都一起跪在地上,钟宝还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光禄侯,只见他脸上明显有寒意,看来已经过够了位极人臣的生活。

国王的马车慢慢进了猎场,一众大臣这才起身,鱼贯地跟了进去。

等他们刚到了广场,太子波隆就说道:“父王偶感风寒,就不亲自下令了。现在我宣布,田猎开始,各位爱卿拿出你们的本事吧!”

台下立即响起了欢呼声,参加田猎的人纷纷上马,朝猎场疾驰而去。

可是钟宝没动弹,他感觉事情不太对,“太子!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