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7章 生死有命

作品:医品佳婿

鲁寄先看了看商量事情的人,看样子这事很怕他们。“我早有安排。”

钟宝也是闲着没事顺口一说,可是鲁寄接着说道:“你感觉我妹妹怎么样?”

“啊?”自己的身价高了,大学士想用自己的闺女拉拢自己?“就我这模样还觉得人家怎么样,我估计你跟你妹妹一提,她能举起拳头揍你。”

“怎么会!其实小妹对你也有意思,可是我听说你已经有老婆了?你们已经拜堂了?”

“没有!但也跟结了差不多。”

鲁寄露出一个暧昧的笑:“了解了解!这种是正常。我现在就是想知道,要是我妹妹嫁给你,你想把他当正房呢还是当小妾?”

还正房小妾的!自己总不能把这里的人带到自己那个空间吧?

“先不说这事儿了,我现在琢磨着,你说你们大学士府一定有亲戚朋友吧?你们救了质子跑了,他们就不管了?”

“哼!我们家的人都投向了丞相那边,他们不是喜欢跟丞相吗?那就让他们跟着好了。”

怪不得好几天也不见大学士家的其他人。

大战在即,钟宝反倒成了闲人。在府里呆着闷,钟宝直接出了大学士府。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因为郡主都知道自己是大学士府的门客。

只是他在门口我刚伸了个懒腰,他就发现外面的气氛有些不同。

小商小贩不少,关键是有几个摊位面前明明有人,可是摊主却在偷偷看自己这边。

跟老子玩潜伏呢?钟宝直接走近一个小摊,那里卖的是核桃:“你这核桃是哪儿弄的?价钱无所谓,我就爱吃山上的野核桃。”

“那您算是来着了,这核桃都是从山上弄下来的。”

摊主说话的时候,钟宝趁着挑核桃的时候,看向摊主的双脚,靴子!这靴子比自己脚上穿的都好,现在卖核桃也这么挣钱了?

钟宝不动声色地买了两斤核桃,然后又回了大学士府。他找到了鲁寄,开口便说道:“我们被人盯上了。”

“你说什么?”

钟宝把门口商贩的事一说,鲁寄一脸的吃惊:“难道我们的事有人知道了?”

“你们办这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内部的人我觉得不会泄密。那天我问你青莲姑娘的事,你是不是安排他让他们知道了?”

“对对对!也只有这个渠道。可是青莲并不是我的女人。”

“你说什么?”

鲁寄把青莲姑娘的身世讲了,原来青莲是北波国人,有一次他被派到质子府给质子演奏,两人一见钟情。

怪不得鲁寄把自己的妹子往自己这儿送,不然献给质子不比巴结自己更好?

“这么说这个青莲还必须带走,你们是什么计划?”

“咱们走的当天就会把她弄出来,然后跟咱们一起到北波国。”

也就是说,什么时候青莲被弄出来,自己这边儿就什么时候跑。

这也太显眼了,丞相的人只要盯住青莲,那么自己这边还能跑吗?

“我问你个事儿啊!你说像青莲这样的女人,丞相的孙子那么跋扈,他为什么不弄到自己手里?我可不知道皎月楼的老板是谁,我觉得除非他跟国王有关系,不然丞相孙子发句话,他不得乖乖的把人送过去?”

“你是怀疑?”

钟宝点了点头,鲁寄露出凝重的神色:“这事我想跟质子说说。”

“还说?质子要是绷不住,让丞相那边的人看出来,恐怕不用等咱们实施计划,他立马就可以抓人。在北波国他是太子,在这边他就是阶下囚,惹急了国王下道旨意逼供,你说质子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咱们这边儿巴巴的为他想主意,他要是把咱们给卖了,这可是好几百口子人的性命。”

说实在话,钟宝现在说的这些,鲁寄不是没有想过,可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真到了现在这份上,这些有可能成为现实,鲁寄不得不重新考虑整件事情。

“那我们怎么办?”

“这个青莲不管是不是真的喜欢质子,我们走都不能带她。丞相的人现在估计已经盯上她了,那好啊? 那咱们就不疼不痒的跟她说说计划,不管她跟不跟丞相说,只要丞相相信她一走咱们就行动,咱们就有可乘之机。”

“走!咱们这去见我爹。”

…………

接下来的几天表面上平平静静,可是暗地里,解救质子的人全都行动了起来。

因为钟宝看出了丞相的打算,现在他不仅是一个神医,还是他们的智囊。

这天晚上,钟宝带了一个人偷偷的潜入了质子府,没一会儿后又带了一个人出来。

这次不是在大学士府,而是左家。钟宝带着人一回来,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跟钟宝一起的人揭开面罩,露出质子的脸:“大家快起来!为了我的事你们辛苦了。”

“咱们就别来这套繁文缛节了,假质子进府以后倒是没人看见,可是保不齐丞相会突然过去。咱们还是赶紧进密道吧!”

“先等等!”质子来到鲁寄跟前,“听说大学士为了让我们安全逃脱,独自一人留下来撑着场面。我波隆保证,只要我在一天,就保着你们鲁家人丁兴旺。走!”

并不是说从密道出来就安全了。为了挖这条密道,他们历时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不知死了多少人。

光是出口就有十几个,所以丞相就算知道出口,他也不知道守住哪个。

最关键的还是下面,他们需要分成三路,分别从正北、东北、西北突围,北波国连夜发起进攻,牵制大良国在边境的士兵。

三路人马分别由左胜母亲、左胜、左胜二叔带领,但真正保护质子波隆的是钟宝,而且只有他一人保护。

“钟宝兄弟!你觉得哪一路能突围成功?”

已经是早上了,他们不眠不休的跑了一夜,终于到达了边境的一处荒野。

人需要吃干粮,马也需要吃草喝水。钟宝在喂马,闻言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只要你们北波国打得起劲儿,他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