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6章 胜利曙光

作品:医品佳婿

“脱胎换骨?可我不是太明白,我只是感觉他有些经脉阻塞。”

看来鲁寄瑶的把脉功力太弱,“那你就没摸出来他经脉里的阴阳两气纠缠?”

“呃……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你仅仅是对药有兴趣?”

“我对什么都有兴趣行了吧?我先去想想。”

“我跟你一起想啊?你连药名都不知道,起码我可以提醒你。”

也是,自己写了一大篇,估计不可能全都涵盖了。“那你跟我来吧!”

一直到晚上,鲁寄瑶都待在钟宝房间,钟宝说出一个药的药效,鲁寄瑶就负责把名字说出来。

跟钟宝待在一起,听着他分析质子的病,鲁寄瑶是受益匪浅。

晚饭送来的时候钟宝初步列了一个药单,鲁寄瑶看的大喜,可是钟宝还在那里皱眉头。“怎么了?”

“还差一点儿,一个人吃了是会有他的症状,可是经脉不可能变成他那样子。这个药方只是初步奠定了药效,想要达到预期的效果……恐怕也不是太理想。”

“我相信你一定能想出来,你用药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对于这样的奉承钟宝高兴不起来,一边看着药方钟宝一边喃喃说道:“恐怕这里边应该还有一味药是可以替代的,但是我对你们这里的药不太了解。”

“我们这里?”

“呃……我们乡下的那都是土叫法。”

知道钟宝可能研究出那种药,所有人都不敢打扰他,吃完了晚饭钟宝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一直在合计这事。

不对!这药一定有什么蹊跷的秘方,也就是自己不知道的毒物。

趁着天黑,钟宝出了大学士府,直奔丞相府。

在都城里有两个地方最好找,一个是国王的王宫,另一个就是丞相的府邸。那家伙建的跟小王宫差不多,就在王宫的对面,钟宝也真奇怪,国王怎么就那么器重丞相呢?

他在这儿建个丞相府,这不是跟国王唱对台戏吗?

钟宝在丞相府外等了很久,终于等到大门紧闭,府里的人都回屋睡觉的时候。

别看这丞相府的墙高,钟宝要进去轻而易举。

可能他们也想不到有人有胆子进丞相府,那些守卫根本就是摆设,钟宝在里面来去自如。

艹特么的!这老家伙住这么大地方也不怕累死,钟宝跟个耗子一样,把能藏毒物的地方全都找个遍。

丞相府也有专门的药库,可是里面的药,没有一样是钟宝觉得可疑的。

坐在药库里,钟宝手里拿着一根几百年的老山参在那出神。

质子的药定期就得送去,那就说明这种毒丞相府不应该没有,难道制药的地方在别处?

什么味道?就在中宝来到后花园的一个角落时,他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跟特么屎味儿差不多。

在农村长大的他对于粪便的味道并不是很敏感,可是这种气味儿实在是太强烈,就算是粪坑也没有这么臭的。

刚才那股气味儿还没消散,突然又来了一股。这下钟宝看明白了,是假山上一个动物发出的,这时候它的一双小眼睛就瞪着钟宝。

狗日的!人特娘的不是好东西,养的宠物也操蛋。

钟宝的手指刚要点出去,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会不会它就是自己要找的毒?

那动物长得像松鼠,假山上还有很多的孔,这家伙在里边儿可不好抓。不过钟宝有他的办法——催眠。

钟宝只要心里一动,那小家伙自己就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

腿上有伤?那像松鼠一样的动物腿是包扎的,但是钟宝在他的伤口位置并没有闻到药味儿。

之后钟宝就回了大学士府,他是研究了一晚上,让那动物放了好几个屁,可是跟药材混合后,一点作用也不起。

第二天早上,钟宝这里可就没法呆了,鲁寄瑶一进来就呛得直咳嗽:“你抓只毒獾在房里干什么?”

“老子闻到放屁太臭,以为可以做药材呢!”

“毒獾不是屁有毒,毒在它的血液里。”

钟宝听完恍然大悟,难道那种药是用毒獾的血做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毒獾的腿上有伤口。

他赶紧拿刀放血,一闻之下,钟宝高兴地差点儿蹦起来:“没错了!老子开的药方里面差的就是这个。”

“你是说你已经配出质子所中的毒?”

“嗯!我这就熬药,然后让质子尝尝是不是跟以前一样。”

质子府!这次是质子心甘情愿服毒,钟宝和鲁寄瑶就在一旁紧张地看着。

质子喝完以后感觉了一下,接着就兴奋的低声吼道:“没错!就是这个感觉。丞相给我的药吃完,那种像解脱一样的感觉它也有。”

质子一下抓住钟宝的肩膀:“如果我能到北波国,我的天下愿与你共享。”

这就要走了?可是自己还没有见到周老夫子,还不知道其他宝贝的方位:“谢谢质子!咱们只算成功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考虑怎么把您救出去。”

因为这种毒药,他们的计划一直是个闷局,钟宝这种药研制成功,所有人都活跃了起来。

现在钟宝的身份可不同了,营救计划本来需要钟宝冲锋陷阵,现在大家都把他保护了起来,危险的事情根本不让他干。

“我说你们用不着这样吧?那药方我也写出来了,就算老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不是照样能把药给弄出来?”

“可不能这么说。你现在已经是质子……不!是太子的兄弟,那到了北波国,最小也是个侯爷。这样危险的任务当然不能派给你。”

大学士这是第一次跟钟宝说话,以前他感觉钟宝就是个莽夫,当成一个普通手下就行了。

没想到钟宝可以配置出他们需要的药,身价陡增。

大学士已经这么说了,钟宝也不再争论。下面就是撤退的计划,一旦被国王发现,质子可能还是质子,但是参与这计划的人恐怕都要杀头,所以他们的计划必须是天衣无缝。

他们接着商量,钟宝在一旁对鲁寄说道:“你这次走不带青莲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