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4章 巧奔妙逃

作品:医品佳婿

“你跟他们很熟吗?”

“呃……”

“跟李红妆一起那个老太太成天琢磨老子,他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其实老子早就看透了。再说说那些马贼,活腻歪了吗?李红妆那样的女人先不说,光是宰相那些手下,他们有几个敢杀的?”

苏二娘仔细打量着钟宝:“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会儿吊儿郎当的没有着调的地方,一会儿运筹帷幄的又像个老狐狸。”

“老子又没比别人多长个脑袋,就是个凡人。”

钟宝两人就在小河边休息,直到天亮,钟宝却选了一条岔路。

“走这边好像到不了九界山。”

“老子又没说一定要去,绕绕远就当是旅游了。”

苏二娘不知道,就因为钟宝这个决定他们躲开了大麻烦,无惊无险的,他们在傍晚时分又来到一个小镇附近。

“咱们不能这么进去,一旦有眼线,咱们还得暴露。”

钟宝亲自为自己和苏二娘化妆,等他们从角落走出来,两人已经变成一对老夫妇。

他们的马也没有幸免,太白金星脑袋上的白毛儿染成了黑色,苏二娘的白马彻底成了灰马。

“我说你这是不是太小心了?”

“不小心咱们就得有麻烦。”

等走到镇子里,苏二娘才觉得钟宝有先见之明,不止一个探子,那样子一下就能看出来,一个个东张西望的,连卖东西的都不专心。

毕竟是山野之地,这里的客栈菜肴可不是那么讲究,钟宝只是要了牛肉和米酒。

苏二娘还在看着客栈里的人:“这里面有一个探子,你看看那边那个,也不怕酒碗塞到鼻子上。”

苏二娘说的那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四处看,钟宝给苏二娘倒酒:“有一个问题我忽略了,老夫妻晚上应该睡在一起的吧?”

“你!你只要了一间房?”

“废话!要两间房不一下就露馅儿了?放心!老子的老婆可比你漂亮百倍,不会对你有想法的。”

“那你上次……算了!哎?老是听你说老婆老婆的,你老婆在哪儿?”

这倒是触动了钟宝的心事,自己的人生就跟自己的性格一样不着调。他是做梦都想不到能到这个鬼地方。

“反正你是看不见了。”

“死了?”

“你才死了!别废话,咱们上去休息,明天接着赶路。”

到了房间,苏二娘睡在床上,钟宝只是拿着软垫坐在地上打坐,就这样过了一宿。

天明的时候他们被一阵嘈杂声惊醒,苏二娘推开窗户一看,院子里有具尸体,正是昨天在他们吃饭的时候看到的探子。

钟宝也来到窗前,这些探子也太不专业了,还能被人杀了。倒是还有一种情况,有人帮自己,不过这种情况会存在吗?

“咱们这镇子从来就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一晚上死了五个人。”院子里的一个声音令钟宝一愣,难道不止他一个人死了?

钟宝赶紧出了房间,已经有捕快把尸体全都集中在镇子的一条街上。钟宝凑过去一看,其他几个也是探子。

苏二娘这时来到钟宝身边:“这是不是太巧了?我们怀疑的几个探子都死了,昨天晚上我可是睡得很沉,不会是你偷偷出去干的吧?”

“人要是老子杀的,不是直接告诉别人老子来这里了吗?”希望不是帮自己的人太蠢,明明是想帮自己却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再上路的时候,钟宝就留意自己的身后,可是走了很长时间,他也没有发现身后有什么异常。

“啊!绕过这座山就到九界山了,我有三年都没看到自己师傅了。”

“那咱们就快马加鞭,争取中午饭咱们到九界山吃。驾!”

…………

九界山以前是名不见经传,其实就是大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

钟宝和苏二娘在下午的时候感到了九界村。

“你师傅住在哪里啊?”

“就住在这山上。知道为什么叫九界山吗?传说这是空间交汇的地方。九是大衍之顶,意思就是包括了所有空间。”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找到了自己来的空间可以直接回去。

“这传说根本就不能信,所有空间的交汇点,那还不乱了套了?”

“跟你也说不明白,反正九界山这里是很玄妙的。咱们先吃饭,去我师傅住的地方还有很远呢。”

一进九界村,里面的气氛可是不太好。这里不是关隘,村里可没有招待外人的地方。村民大多是务农的老百姓,所以谁是外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钟宝和苏二娘还是那副老夫妻的打扮,幸好苏二娘曾经在这里住过,找了一家当地人,然后把钟宝带了进去。

钟宝给了他们很多银子,为了招待钟宝,这一家弄了很多菜。

一边吃饭,苏二娘一边说道:“可惜我不好做生意,不然把你弄哪儿哪儿的生意就会很好。九界村以前从来没有来这么多人,可是你一来,你看看外面有多少生人?”

“可惜来的那些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是接着我把这些人都带到你师傅那里,他老人家不会诈尸吧?”

“我说你这人到底是哪儿来的?说话这么夸张,很多词儿我都没听说过。”

“你才去过几个地方?还是别说了,吃完了东西去看看你的师傅。”

钟宝想的是不错,可是苏二娘让这家的老人出去溜达一圈儿,发现通往九界山的山路全都有人把守。

“他们应该都是冲你来的,怎么办?”

钟宝又拿出两锭银子,塞到老汉手里:“老人家!我们的马能寄养在你家吗?”

“马放在这里没问题,这银子……”

“银子老人家收下,我们这两匹马是战马,就麻烦老人家弄些好的草料喂它们。”

苏二娘好像知道钟宝的打算了,走大路一定会被人跟踪,凭两人的身法,走小路应该没几个人能跟得上吧?”

两人穿林过野,悄无声息地上了山,就在山腰一个山洞里恢复了本来面貌。

“再往上走一阵咱们就安全了,其实我只不过是个外家弟子,我还有很多厉害的师兄师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