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1章 半路添伴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出了房间,打听到酒窖的位置向那走,刚到酒窖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两个人的声音。

“那个钟宝你好好照顾,我就不信东西不在他身上,拳尊死的时候是被人突然袭击,说不定这小子就是这么把他杀的。”

“还请先生回禀丞相,我一定会把秘密套出来。”

这个声音钟宝认识,左胜二叔的。没想到他也是丞相的狗腿子。

钟宝没有惊动他们,一直到他们走了钟宝才偷偷溜进去,拿了坛好酒回到自己房间。

没有大盆,钟宝干脆把酒撒在桌子上,然后把装订线扔进去。

出现了!九界山?

不但有详细的地点,还有进入那里的方法。钟宝记住以后赶紧把装订线拿出来,图像立即消失。

也就在这时,左胜推门进来:“好大的酒味儿?兄弟你这是在干什么?”

“啊?喝多了点儿,酒坛子打翻了。”

“你啊!”左胜帮着钟宝把桌子上收拾干净。

“大哥!你二叔先前说保着我,他有那么大能量吗?”

“唉!从家父死后,我们左家已经大不如前,幸好我母亲还是国王的妹妹,很多时候还是会偏袒一些的。母亲为了不给国王添麻烦,严令我们左家人低调行事,只有二叔不同意这么做。他也算交往了不少达官显贵,或许真的有办法保你呢?”

这个左胜真是个糊涂鬼,如果不是他二叔跟丞相有勾结,丞相会看着他二叔扩张势力?

跟他说也白费,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国家,浪费那么多精神有屁用?“大哥!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最近丞相又追的凶,我想出门逛一逛。”

“啊?现在你已经很危险了,如果你再出去发生不测怎么办?”

“大哥放心,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有自保的能力。就是不知咱们大良国有什么名胜古迹,有什么风景好的山脉。”

钟宝不可能把九界山说出来,不然会有人怀疑,左胜知道的越少越好。

“这个倒是很多,哎?我干脆给你找一幅地图回来,你只要别去太远就行。”

钟宝室巴不得这样,等到左胜把地图拿来,钟宝第一眼就看到了九界山,距离都城可是不近乎,都快到边境了。

“钟大人在吗?”外面传来了左胜二叔的喊声,只见他带着人,端了很多银元宝过来。“钟大人!目前我们这里的防务根本就用不着你,这些银子你收下,这几天让左胜带你到城里好好逛逛。”

这就来金钱攻势了,钟宝可不跟他客气,笑着把钱接过来。

“二叔!正好钟宝想出去逛逛,你这些钱来得正及时。”

“出去?哦……那正好,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钟宝观察了左胜二叔的神色,刚才可是稍微一顿,他在想什么?

太白金星已经被左胜给弄回来了,钟宝牵上马就出了城卫所。

在街上买了很多需要用的东西,他还换了身衣服,然后溜达着出城。

钟宝是一等侍卫,他是不知道自己算什么官儿,不过守城的这些士兵那可都是把他当官儿看的。

一出城走了不多远,钟宝就发现有尾巴。

自己出来可没多少人知道,如果钟宝猜得不错,告密的就是左胜的二叔。

后面跟着的人身手不错,这时候钟宝有些后悔出来了,这不是明告诉人家自己要去什么地方吗?

不管了,跟得近了就把他们料理了。

还别说,后面跟的人还挺懂事,始终跟钟宝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直到傍晚的时候钟宝到了一个小镇,后面跟着的人跟钟宝来到了同一家客栈。

钟宝在客栈大厅要了吃的刚坐下,一道倩影坐到了他旁边——苏二娘!

“我说你怎么阴魂不散的?老子这次又不是进都城,跟了我一路了吧?”

“有人说你是出去寻宝,我寻思着跟你去发财。”

“是听他们说的吧?”钟宝一边说,一边瞅了角落那桌一眼。

“我这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原来你早就知道。”

“就他们?哎?反正你也来了,等晚上跟我一起把他们收拾了。”

“那你寻宝得带着我。”

“老子这次是出去散心,寻个屁宝。你还要不要跟着?”

钟宝这叫障眼法,苏二娘以前还跟自己打过架,要是带这么个人,谁能想到寻宝的事?人都贪,设身处地的想想,带个人去寻宝,那不得分一份?

“当然跟着。这个方向正好去九界山,我师傅就住在那里。”

钟宝差点露出破绽,这特么也太巧了吧?“我给你弄间房,今晚就把那俩狗篮子抹了,明天接着赶路。”

苏二娘听得一怔,“什么叫狗篮子?”

“你这见识,狗篮子就是公狗屁股后面那俩蛋蛋。”

苏二娘直接给了钟宝一个白眼儿,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么骂人的确够劲儿。

他们晚上大吃一顿,要回去休息的时候,苏二娘赖在钟宝房里不肯走。

“我说一会儿杀人的时候我叫你,你这会儿跟着老子干嘛?”

“不行!从现在开始,你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这娘们儿是不是还认为自己寻宝呢?“你要是这么说,老子从小到大都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

钟宝说着,从上往下看着苏二娘。

“你……你想干什么?”

这招还真好使,苏二娘直接跑了。

到了午夜,钟宝刚一出门,就看到苏二娘也从房里出来。

这么及时,钟宝估计这娘们儿一直就守在窗前,一听到动静就跑出来了。

“我说你是不是魔怔了?要是老子想甩了你,你就是躺在老子床上也白费。”

“你……”

钟宝根本不听他的,悄悄来到那两个人的房间外。“一人一个!”

“哼!杀这么两个草包还用得着你?”苏二娘说完就窜了进去,可是钟宝等待的打斗和惨叫声并没有出现。

钟宝眉头一皱也跟了进去,房间整整齐齐根本就没有人睡过。

“难道这两个狗篮子知道咱们的行动?”

“什么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走了?老子就不信这两个家伙会放弃跟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