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0章 怪异的装订线

作品:医品佳婿

幸亏这里的客房服务不如自己来的地方,钟宝烧的那些纸屑还在那里。

钟宝之所以这么急着跑来,就是想到昨天晚上烧这个的时候有异常。

昨晚那个人被钟宝踢出去以后,他就捏着书的装订线接着烧,当时他是真的没感觉到热。

现在想来,是那根装钉线有问题。钟宝从纸灰中果然找到了装订线,你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的,竟然没有烧着。

“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昨天晚上我烧了点东西,我怕有人误会我烧的是那本秘籍,过来清扫一下。”

“谁会误会?那秘籍你要是交给丞相,指不定捞到多少好处,除非疯了才会认为你会烧。”

呵呵!关键自己就是个疯子,谁他妈知道这秘籍里面还有秘密,这不就烧了吗?

“我们赶紧回去吧!”

本来城卫所一直都很冷清,要是的话也不会到这里来聊。可是今天,就因为钟宝到了这里,好几个大官儿都来了。

每个来找钟宝的都开出丰厚的条件,无非就是想换走钟宝手里的秘籍。

钟宝是一口咬定秘籍不在自己手里,一直到午饭时间,钟宝才闲了下来。

那根装订线被钟宝拿出来,可是怎么看钟宝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难道秘密不在这里?不对!有些药物必须要加进一些东西才会变颜色,或许这根线就是。

一根火都烧不断的线,钟宝不相信秘密不在这上面。

“兄弟!李红妆小姐来访!”

“谁?”钟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昨天晚上钟宝可是被李红妆的美貌惊到了。又听说这女人是各个国家都知道的美女,怎么会来找自己?

直到在城卫所的会客厅看到人,钟宝才相信真的是这个女人来了。

跟昨天晚上的一身盛装不同,今天她穿着披风,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连一头秀发也盖在帽子中。

把钟宝带到会客厅左胜就走了,钟宝来到他对面坐下 :“我们好像不熟吧?”

李红妆的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但又让人有一种很程式化的感觉。

“没错!今天红妆前来,是想向先生讨一样东西。”

难道又是为了武功秘籍而来?

“先生请看!”李红妆拿出一幅画,那画上画的就像是仙境。人可以骑在仙鹤上,或者是踩在自己的兵器上飞行。

修仙的小说和电视剧钟宝也看了不少,但这些都是虚构的,难道他们这里也兴这个?

“我没明白你什么意思,你还是直接说吧!”

“我们这里曾经兴起过两种文明,一种是鬼墟的科技文明,而另一种就是画上的修仙文明。当然了,是不是真的有已经无从考证。但是有一个传说,两大文明互相斗争,最后落得两败俱伤。鬼墟是科技文明的坟墓,而修仙文明的坟墓藏在一本秘籍中称为神墟。”

得!说来说去还是为了秘籍而来。

“传说神墟中有很多神兵利器,而且还有驱动的方法。他们可以用手一指,剑就飞出去伤人。而这本秘籍以前是在拳尊手中,近期有人传言在先生们手里。”

“你也说是传言了,老子不知道谁是什么拳尊,我也没见过什么秘籍。”

“可是有人发现了拳尊的尸体,正好就在先生返回都城的路线中。”

这是唯一一个令钟宝挠头的人,别的人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这个李红妆有理有据,如果自己要否认的话,就要拿出她信服的证据。

“还有一样!原谅红妆擅自做主看了先生的马,从马粪中,我们发现了只有尸体附近才有的落樱草。所以先生一定是经过了那里,而拳尊,应该就是死在先生手上。”

如果不是在城卫所,如果这个李红妆不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钟宝一定会动手灭口,因为她说的东西实在是无从反驳。

不过钟宝是谁?从小就无赖。“就算路过那里又怎么样?你都说了那人是拳尊,你觉得就我这样的,会是他的对手?老子没见过他。”

李红妆直接叹了口气:“那好吧!既然先生真的没有见过人,我也不好硬把这件事说成真的。只是先生错过了一次好机会,一次可以跟红妆把臂出游的机会。”

艹!就是一夜风流自己也不后悔。这女人是自恋到什么程度?陪着出去玩玩儿就这么了不起?

“是啊!真是遗憾。”

送李红妆出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偷偷打量这个女人。直到李红妆上了马车,他们才灵魂归位。

车上,李红妆身边还坐了一个老妪,一上车李红妆就说道:“师傅!这个人不简单。从头至尾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徒儿实在分辨不出秘籍是否在他身上。”

“你觉得他会是拳尊的对手吗?”

“太年轻了!昊天掌举世无双,我觉得这件事还有待调查。”

……………

城卫所里,左胜和钟宝面对面吃着,左胜一边吃还一边看钟宝:“我说兄弟!不管那东西在没在你那里,这么多人盯着,怎么你好像根本没在乎呢?这胃口比我还好。”

“艹!担心有个屁用。没有就是没有,爱咋咋地。”

“行!兄弟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下午没什么事,你就在这里休息,傍晚我跟你一起回去。再来人我帮你挡回去。”

钟宝巴不得这样,正好研究下那装订线。“对了!大哥有空把马给我弄来,还在郡主府拴着呢!”

“行!”

午饭后,左胜让人把东西收好,给钟宝留了一壶酒,他脚架在桌子上,边喝酒边盯着绳子。

修仙文明!特么的要是自己那地方有这样的文明,早被人供起来了,还能跟他们打起来?

不对!这事也不好说,也可能有的国家要封锁消息,管制修仙者呢?

嗯?钟宝刚把酒送到嘴边,那根线竟然动了,像活了一样,朝酒杯里伸。

钟宝干脆把绳子放进酒杯里,“卧槽!怎么弄的?”酒杯里竟然显现出了影像。

这杯太小了,“来人!给老子拿个盆,再……”算了,自己出去亲自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