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9章 后悔烧秘籍

作品:医品佳婿

“嘭”窗户突然被撞开,来的人伸手就抓向正在燃烧的秘籍。

“我去你妈的!”钟宝一脚上去,那人是怎么进来的又怎么出去了。

钟宝没有追出去,抓着燃烧的秘笈好像一点都不烫手。那人又重新出现在窗口,捂着肚子说道:“原来秘籍真的在你这里,你知道我报告丞相后的后果吗?”

“不知道!因为根本就用不着知道。”

“嗤“一声,窗外的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额头突然出现一个血洞,接着人便直挺挺倒了下去。

昊天剑的攻击还有一个特点,伤口像是被烧过,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钟宝把尸体拎到房间往地上一扔,然后就开始掏他身上的东西。

卧槽!怪不得丞相那么势大,这么个人身上就带了十万银票。

这人身上还有个小瓷瓶,钟宝拔出来闻了闻,蒙汗药!而且是可燃的那种。他身上还有竹管,看来这家伙是着急拿秘籍,不然应该先给自己来一管迷药再进来。

拿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后,钟宝又摸了摸他头上的伤口。好像比上次灼伤的痕迹更重了。

钟宝朝外看了看,院子里有个小花园,钟宝见四下无人,就在花园里刨了个坑,把尸体埋了进去。

如果换了别人,遇到钟宝现在的情况会有些无所适从。可是钟宝不会,现在身上十多万两的银子,可以买吃买喝,买些东西自己寻找那些宝贝。

钟宝就在床上练了一夜的功,一早上就听到了左胜的声音。

“兄弟!”伴随着说话声,左胜直接进了房间。“我听说你被郡主赶出来了?”

左胜的脸上一脸的兴奋,钟宝翻了翻白眼儿:“我说哥们儿!老子被人赶出来瞧把你乐的。”

“嘿嘿!郡主不把你赶出来,我能名正言顺的带你回左家吗?再说你现在好歹是朝廷命官,一等侍卫!想要招揽你的人多的是。”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可以到任何人的府上去?”

“就是这个意思!昨天晚上知道你被赶出来以后,我可是找了你一夜,生怕被别的人捷足先登。”

相比于郡主府,左家可是小多了。左胜的父亲也是位将军,后来战死在沙场,家里剩下一个老母亲,再就是左胜父亲留下的亲卫。

“正好我的官职可以收纳你这样的一等侍卫,你不会不愿意在我这里吧?”

看到钟宝东看西看,以为他会嫌弃这里。

“咱们是兄弟,别说你有资格,就是没资格我也会留下的。”

“好!”左胜一搂钟宝的肩膀,带着他直接去了正厅。

“母亲!这就是我结拜的兄弟钟宝!”

左胜的母亲很慈祥,看到钟宝笑着说道:“左胜已经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要拘束。”

钟宝答应一声,然后左胜就带着他去看房间。

“兄弟!现在左家军负责驻守城门,咱们这就过去怎么样?”

“怎么样都行!反正老子现在没地方去,你说到哪就到哪好了。”

“将军!丞相府的人来访!”外面传来家丁的喊声,钟宝和左胜同时一皱眉。

“老子昨天晚上又杀了丞相府一个人,这家伙不是来找麻烦的吧?”

两人刚要出去,左胜的母亲却挡在门口:“丞相府的人我去应付,你们两个就待在这里好了。”

左胜的母亲走了以后,钟宝这才问道:“难道你妈是大人物?”

“我母亲是国王的妹妹。”

卧槽!那左胜岂不是国王的外甥?可是这家伙好像一点儿便宜没占着啊?

“我们府上有后门,既然我母亲说她应负我丞相府的人,咱们干脆从后面走。”

跟着左胜从后门出来,钟宝有件事情没弄明白。自己杀人他们也没证据,好像用不着动用国王妹妹那么大的人物吧?

钟宝现在脑袋一团浆糊,不管怎么样,先去左胜那里再说。

“好像我把问题想的简单了,丞相盯着你,不管你去哪里他都会找,我这里恐怕……”

“那我走好了,反正老子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

“说什么鬼话,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着你,跟我走!”

城卫所!左胜带钟宝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年将军,早上把钟宝仪介绍给他,那将军就露出意外的神色。

“你就是丞相要找的人?”

“二叔!钟宝可是我兄弟,这次要不是他,咱们左家军估计要全军覆没。丞相多次找他的麻烦,昨天晚上也不知抽了什么风,竟然请钟宝饮酒。这才让郡主误会,把他从郡主府赶了出来。”

左胜二叔先把门关上,然后让钟宝两人坐下。“大家都是自己,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你是我左家军的恩人,无论如何我都会保着你。但有件事情我想你跟我说实话,回都城的途中,你是否遇到了一个老者?”

难道左上的二叔也觊觎昊天掌秘籍?“我没有遇到!”

钟宝还以为他会不相信,没想到左胜二叔点了点头:“也应该是这样,你这么年轻,就算再怎么逆天也不会是那老家伙的对手。”

“有件事情我不明白,既然那个人是丞相的手下,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要想要的东西呢?”

“你有所不知,那个人并不是丞相的手下。虽然有些事情他会替丞相办,但每次丞相都要花很大的价钱。”

“丞相跟我要一本武功秘籍,难道那秘籍真的那么厉害?”

左胜二叔先看了左胜一眼,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定说道:“我就明说了,那本秘籍固然重要,但比不上里面能参透的东西。传说那秘籍中记载了一个宝藏的地点,那人虽然学会了武功,但是里面的秘密始终没有参透。”

“什么?”这是钟宝第一次后悔烧一本秘籍,要是知道这个,钟宝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秘籍烧了的。

只见他撒腿就往外跑,左胜和左胜的二叔都奇怪的看向钟宝的背影,左胜也跟着出去,一直到了钟宝昨天住过的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