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8章 冒牌少爷

作品:医品佳婿

苏蓉蓉就感觉腰部一紧,接着其他两个人就飞了出去。钟宝才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敢动苏蓉蓉就揍了再说。

两人被踹得半天爬不起来,钟宝搂着苏蓉蓉冷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两人一看钟宝都露出恐惧的神色,一人被钟宝踢了脸,捂着脸咬牙说道:“你管我是什么人,敢打我,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人就感觉眼前一花,接着人就被拎了起来:“敢动我女朋友你还这么硬气?”

钟宝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那人落地以后吐了口血,外加两颗门牙。

“少爷!”这一声喊响自钟宝他们身后,一个老者带了几个人过来。

那少爷根本说不出话来,指着钟宝一阵哼哼。

“你为什么打我们家少爷?”

“先问问你们家少爷为什么抓着我的女朋友?”钟宝回到了苏蓉蓉身边。

另一个穿西装的人说道:“我们只是不想让她叫,我们是来投资的,想给这里的人一个惊喜。”

“惊喜个屁,在我看来你们就是想抓我女朋友,少说废话,先道歉!”

老者这时候已经把那少爷扶了起来,听完大声说道:“你打了人还让我们道歉?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我们家少爷可是集团董事长的儿子。”

“老子管你是董事长还是不董事长,长不长就这逼样就该揍。”

“你!给我上!把这个人抓起来再说。”

几个保镖刚要动手,村长带着村民跑了过来:“大家别动手,这里边一定有什么误会。金少爷是自己人,这位神医也是我们自己人。”

“神医?”老者看看钟宝有些不相信,还没听说有这么能打的大夫。那少爷身边跟着的也是保镖,看样子钟宝是一个人打两个。

“是的!他查出我们村子里有人中毒,就过来寻找毒源,想不到跟你们发生了冲突。”

“我不管他是什么神医,打了我们家少爷就不行,先抓起来。”

老者这一声令下,几个保镖当时冲了上来。村长本是想拦的,可是话还没能说出口,就见钟宝突然失去了踪影,接着那些保镖惨叫声连番响起,最后全都趴在地上。

所有人都看呆了,没想到钟宝这小体格能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

钟宝慢慢来到老者跟前:“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觉得了不起,想抓老子,你们还不是那块料。”

“我们少爷来到这里不是挨打的,都成这样了,我们决定不投资了。”

村长这下急了,赶紧来到老者跟前:“别别别!你们不惹神医他也不会动手,这完全就是误会,投资的事情我们可以慢慢谈。”

“还谈什么谈,要是让我们家老爷知道这件事,你们都得跟着遭殃。”

“啪!”本来看这老者岁数大了钟宝不想动手,可是他在这唧唧歪歪的钟宝实在闹心:“个老八蛋,你还没完了是吧?不就是投资吗?需要多少钱老子出了。”

村民们又看向钟宝,都说医生挣钱,说不定这神医还真有钱投资。

“你连我也敢打,我现在病了,我浑身都疼。”

“跑老子这里来碰瓷儿是吧?都哪儿疼啊?老子就是医生,就你这把老骨头,拆了也能给你装上。”

钟宝说着走近老者,把他吓得贴着地往后挪。“你……你想干什么?”

钟宝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脂肪肝!前列腺肿大,还有高血压。撒尿困难吧?可是这些病都是一巴掌打不出来的。刚才那一巴掌老子已经留了手,不然能把你的脑袋给砸飞了。”

老者被钟宝说的一愣一愣的,他说的可都对,这些病他身上都有。“你……你是哪个医院的大夫?”

“你觉得哪个医院能请得起我这样的大夫?投资的事老子办了,你们他妈全都滚蛋。”

“这事没完!”老者和那些人把少爷搀起来,然后一个个一瘸一拐地往外走。

村长来到钟宝跟前:“神医!他们投资是想在这里建养殖场,500万的投资,你……”

“不就500万吗?”钟宝掏出了手机,可惜一个信号都没有。关键想要转账,估计他们也没有手机接收啊?

“明天到县城,需要多少钱我一次取给你们。”

村民们相互看看,大家都露出了笑容。金菱集团是不是真的投资还要谈,但是钟宝立即就可以拿钱。

这件事情就成了个小插曲,大家接着回去休息。

苏蓉蓉一回去就说道:“想不到你这么能打。我现在更确定以前不可能喜欢你,因为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人。”

“我这叫自卫,看着那些人抓着你我能不动手吗?”

今天晚上看样子是出不去了,一旦那些狗篮子来找后账,钟宝害怕那些人伤害苏蓉蓉。

二婶子拿来两条羊腿,还有一些不知什么面做的馒头,“我知道你们城里人吃的好,这个你们凑合吃点,我现在给你们烧炕去。”

“婶子!烧炕的事情我自己来吧!你早点休息,可不能让你再累坏了身子。”

钟宝说完送二婶子出去,然后从外面抱来柴火填到炕下边。

“我总觉得来的几个人不是什么集团的人,他们见到我就抓住我,而且,那个少爷也不像是普通人。”

钟宝抬起了头:“什么意思?”

“也许他们来根本就不是投资,我没见哪个富家少爷有那么好的身手,要不是遇见你,我估计一般人打不过他。”

苏蓉蓉是当事人,她的感受最直接。也可能自己出现以后,那个少爷装作是普通人。

钟宝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些保镖跟自己打斗的时候,的确都是冲着自己的要害。这可不像保镖的打法,更像是杀手或者雇佣兵什么的。

“今天晚上睡觉别脱衣服,这些狗篮子说不定还会回来。”

“就是你也不说我也不会脱。”

这怎么失忆了,说话跟俏俏似的。

两人吃完了东西,苏蓉蓉便早早躺下。钟宝就坐在他身边,外边的人钟宝管不了了,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想保护好苏蓉蓉。

半夜的时候,几声狗叫令钟宝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