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3章 两个怂货

作品:医品佳婿

“我这就走!”钟宝连窗户都没有摇下来直接开车走了。这个老三虽然看不出钟宝,但是他恐怕认得夏小春,现在不能暴露了。

钟宝把车开到一边,老三的车呼啸着开过去,钟宝直接跟上,一边开一边问道:“蓉蓉现在怎么样了?”

“昏迷!我走的时候还没醒过来,不过钟家主说问题不大,她不过是受不了这个刺激。”

钟宝稍稍放心,“那咱们尽快把这边的事情了了,然后我要回去看她。”

老三的车七拐八拐的,最后竟然在一个茶楼停下。钟宝让夏小春等在车上,他自己随着老三进了茶楼。

只是钟宝进去以后老三就不见了踪影,一个服务员迎上来说道:“先生就一位吗?”

见钟宝点头,服务员把钟宝带到了大厅的一个散座。“先生想喝什么茶?”

“随便上点红茶就好了。”

这里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钟宝不敢给这服务员催眠。

钟宝坐了一阵,里面突然传来吵闹声,大家的眼光都看向那边,钟宝干脆起身过去,只不过一个服务员把他挡住:“先生!请回到您的座位,里面只是有些纠纷。”

钟宝可是听清楚了,那声音就是老三的。“我这也是害怕里面打起来不是?”

不光是钟宝,还有很多顾客都凑了过来,趁着闹哄哄的,钟宝一个旋身就进了里边。

里面可都是包厢,钟宝听了几个,在其中一个包厢钟宝听到老二的声音。

“我说你吵吵什么玩意儿?刚整死个会长,如果再把他的小舅子给整死,那不承认就是我们干的了吗?”

“可是这帮家伙也太气人了,在我们工厂里放耗子,整的我们工厂不能开工。还有师爷,我估计也是他们下的手。”

“奇了怪了!难道他们里边儿也有用毒高手?”

他们认为千重起不来是因为毒?

钟宝直接推门闪了进去,老三刚想问是什么人,钟宝一掌切在他的脖子上,直接把人打倒在地。

老二掏出刀就冲了上来,可惜他哪是钟宝的对手,没两下也被钟宝打晕了。

等两人再醒来的时候,发现他们被绑着,一看面前的人两人都像见了鬼。“你还活着?”

钟宝这时候没戴面具,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说道:“你们老大呢?”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都扭过头。那意思就是不说,一派硬汉格局。

“本来你们两个不用遭罪,可惜你们会的东西不好,我只有对不起了。来人!”钟宝说完把脸转过去,把面具重新戴上。

桂老大带了几个手下进来,有两个人手里还拎着笼子。

“我先跟你们说好了,这几只耗子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会儿老子让他们把你们裤子扒了,把你们那活儿伸进笼子里,到时候老鼠怎么样老子就管不着了。”钟宝就这么背对着他们说道。

老二和老三吓了一跳,如果这活儿让老鼠给啃了,那以后的生活可就没什么乐趣了。

“把他们两人分开,如果被耗子咬了叫唤,老子可受不了两个人一起。”

老二被带了出去,剩下一个老三,这些人刚要扒老三的裤子,他就崩溃的大叫:“我说,我们老大在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山上,还是化妆成老道。”

还用的这招?得到了答案,钟宝刚走出去,桂老大那边回来说道:“真是个孬种,笼子还没套上去就说了,他们老大在这儿不远的一个山上。”

“我已经知道了,两个怂货!还以为他们能硬气到底。准备两口缸,把这两人绑了用土埋着,别给憋死就行。”

“啊?”

“这三个狗篮子曾经想把老子给埋了,老子这么对付他算是便宜他们了。”

“明白了!那老子要在缸里加点儿水。”

钟宝笑着点点头。

马山岛的Z国人多,很多地方也效仿Z国的建筑。钟宝大摇大摆地上了山,那里有座道观。

刚踏进道观,里面便有声音说道:“想不到小居士都追到这里来了。”

这时候钟宝可是戴着面具,光是能一下叫出自己的身份,这个门主就不简单。

“他乡遇故知,前辈不出来见见面吗?”

一边说,钟宝一边进了里面。

老道还是那副打扮,他身后跟着个道童,端着茶具跟老道一起来到钟宝跟前。

“这句他相遇故知,颇合老道心意,请居士过来喝杯茶吧?”

在老道的引领下,钟宝跟他到了凉亭。

“想不到那里都困不住你。”

“老子现在就好奇,你是怎么把我认出来的?”

“这个简单,我有一项本领,只要有人在我面前经过,他的步伐我就记得。何况居士跟我们渊源深厚,你的声音我怎么能不记得呢?”

老道亲自给钟宝斟了杯茶:“我知道九门跟你的恩怨,但是长生不老这样逆天的事,有点牺牲也是正常的。我们只是拿尸体做实验,这应该不违背天道吧?”

“放你娘的屁!文绉绉的老子不会,我现在就问你。用尸体做实验,那那些妙龄少女是怎么回事?”

“我这里这么多男人,那一方面不解决他们没法干活儿啊!”

“说的真好听!我发现门主这张嘴可真是厉害,黑的都能说成白的。”

“我知道你对我们的做法很有意见,咱们先不谈这个,我想知道居士想不想长生不老?”

“不想!”钟宝说的斩钉截铁,“要是人光生不死,那这地球儿还不塌了?人生苦短,老子活这一辈子就够了。”

“呵呵……也就是说,居士这次过来非要坏我们的好事了?”

老道说完脸沉了下去,钟宝的眼睛也露出了寒光。

突然,老道一指点了过来,钟宝稍一侧身,然后一指点了回去。

“嗤嗤!”两声,两人都是一惊,原来在内力方面,两人势均力敌。

“居士!还要接着打下去吗?如果咱们全力动手,恐怕到最后只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别说是两败俱伤,就算老子把命撂这儿,我也不会让你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