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靠山吃山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舒服地倚到后面,“狗咬狗,反正咱们又没有什么损失,打不垮也恶心恶心他们。”

“光是恶心?那也太没意思了。”

“怎么,你还想老子动手杀几个人是怎么的?”

“那倒不是,我就是看九门药业那些人不顺眼,桂老大外强中干,看他那些手下,一个个被揍的跟孙子一样。”

钟宝却不以为然,起码这么试试可以知道九门的力量。

“都给老子住手!”桂老大也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来到自己人跟前。“你们是什么人?”

九门带头的人说道:“伸张正义的人,你们特么挡着医院门口不让病人看病,是个人都应该管。”

“放屁!老子这些人就是因为医院太黑,所以才不让病人上当。”

钟宝在车里呵呵一笑:“想不到这个桂老大还挺硬气,好像昨天没有这样。”

“他那是表面硬气,昨天在洗浴中心,就算他给人跪下也没人知道。这里可不一样,你看看四周,这么多人在这他能咽下这口气吗?”

钟宝眉毛一挑,想不到胡溪对桂老大还挺了解。“可是自己的手下都被打趴下了,他硬气又能怎么样?”

“这你可就太不了解桂老大了,你等着看吧!”

果然,桂老大突然一招手,像潮水一样,他的手下从四面八方全都聚了过来,把九门的几个人围在中间。

钟宝对胡溪竖起了大拇指,“你小子不对呀?刚才你怎么不说桂老大手下很多?还说老子这招没用。”

“我以为桂老大就是敷衍敷衍你,派几个手下来完事儿,谁想到他自己亲自来了?”

难道还有人让桂老大找九门的麻烦?不然自己只是吓唬吓唬他,他用不着这么认真的。

见到这么多人围过来,九门的人也有些心虚,“桂老大!我们九门药业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用不着这么大场面吧?”

“这话说的不对,强龙不压地头蛇,自从你们来了以后,我们岛上的医院可都没生意了。你们就算要做买卖,也应该给别人留点活路吧?”

听到桂老大这么说,胡溪皱着眉头沉思了一阵:“难道是我们这里的商会会长出手了?商会的会长是桂老大的姐夫,如果他发话,桂老大一定会找麻烦的。”

到底是本地人,看来跟胡溪在一起,还有很多了解当地关系的好处。

“桂老大!大家打开门做生意,也不能管着顾客到哪里吧?”

“那你们可以不开买卖呀?反正老子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当地人的生意做不下去,那你们就干不了别的。”

九门的人脸上一沉:“那桂老大这是不讲理了,跟我们九门做对,有什么后果你应该先想清楚。”

“你觉得老子是被吓大的吗?兄弟们!刚才这几个人对咱们自己人动手,应该怎么办呀?”

“揍他!”

呼啦一下,那些小混混是说动手就动手,这么多人,就算是钟宝也不可能全给撂倒了,何况九门的人比钟宝差得远了。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九门的这些人被那些小混混打的已经没有人形,桂老大还挺有意思,干脆让自己的手下把那些人全扔进医院里。

钟宝看的直点头:“看来你们当地人也不是一点不团结。”

“怎么叫我们当地人,难道你不是这里的?咱们这儿从来都是团结的,就算各家有点小矛盾,但是外人一旦来了,胳膊肘子全都得使劲儿。”

可以利用当地的势力对付九门,等他们再乱一点,自己就有机会进去侦查了。

“哥们儿!这边也没什么看的了,咱们找个地方消遣消遣?”

“活儿还有的是呢!我给你撂个实底儿。在Z国的时候我就知道九门,这帮狗篮子拿人做实验,已经害死了不少人。九门这个医院进去就抽血,我估计也跟做实验有关系。可是老子现在找不着证据,不然非让九门滚蛋不可。”

“真哒?那还用什么证据,现在网络那么发达,先把消息发出去再说。”

自己怎么没想到呢?“那我们就这么干,反正抽血的人可不少,就像你说的,有没有证据先发出去再说。”

不过这发是发,可不能让九门的人调查出是谁发的。好在胡溪狐朋狗友不少,他找了一个这方面非常厉害的人,然后就在很短的时间内,整个马山岛都炸锅了。

两人办好了事儿又回到了医院附近,开始的时候这里还很安静,紧接着到街上又来了抗议的人。

大人孩子都有,还有很多老头老太太拿着马扎就坐在医院门口,他们的横幅上写着居心叵测的人滚出马山岛。

这个消息给了九门一个措手不及,不大会儿功夫,千重就跟好几个医生来到门前。

“大家听我说!给你们抽血化验这是一种保守治疗,并不像网上传的那样,我们这是正规医院,我们还治好了你们很多病人不是?”

“放你娘的屁!”桂老大带着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那菜刀还可以做菜,也可以杀人,你说是治病就治病了?长这么大我们也不是没进过医院,有哪个医院像你们这样一管子一管子抽的?”

千重被问的哑口无言,桂老大接着喊道:“你们现在就关门,我保证这里的人不动弹,但你们要是不照办,信不信我们进去把医院给砸了?”

现在是形势所逼,千重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让医生关门。

现在钟宝也知道这个桂老大为什么不好惹了,单对单他不是个儿,可是这家伙能发动群众,手下还有那么多人,如果哪个企业惹了它们可真是倒了霉。

“你们那个什么会长的家里缺钱吗?”

“什么意思?”

“能不能安排我去会会他?老子想给他送钱去。”

“送钱?”

尽管没明白钟宝想干什么,但胡溪还是领着钟宝过去了。

到底是会长,家里住着大别墅,离刘家的别墅还真不远。

车子到了门口,胡溪让他们家老爷子给会长打电话,没一会儿工夫,会长家的下人就来到门前。

“原来是胡少爷来了,我们会长就在里边,你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