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2章 因祸得福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拿着短剑照着接口一剑就穿了进去,接着使劲一拉,一阵酒香传出,钟宝不禁一愣。

这么漂亮原来是个酒罐子?可是不对呀?什么酒装到青铜里边还不坏了?

咔一声!钟宝就把盖子给掀开了,钟宝戴着头灯,灯光往里一照,里面好像还有东西。

在这地方用酒泡着东西,看着就不同寻常。钟宝把内力运到了手上,伸手一捞。

卧槽!钟宝捞出一个像鸡一样的东西。不过这鸡可不一样,浑身都是金毛,而且硬邦邦的扎手。

这不会就是凤凰吧?凤凰有没有钟宝不知道,但是钟宝知道有一种金鸡,那鸡的眼皮都是从下往上的,就这玩意儿是从上往下,跟人的眼睛一样。

这金鸡可是好东西,看书上说,吃了他的肉那是强筋健骨。其实往下还有,只不过钟宝看那本书,往下的东西那页就断了。

就算是有毒现在也得吃了,折腾了这一阵,中午我都感觉有点饿了。这还得从土里钻出去,先把这肉吃了再说。

这里边儿可没柴火,钟宝干脆生撕。有肉有酒,钟宝这顿吃。

这酒还真不错,钟宝是越喝越放不下,喝着喝着,钟宝发现下面还有东西。

只不过这一次可没肉了,里面是一副骷髅架子,应该是一只大鸟,不过它那脑袋上有个闪光的东西。

再往下还是金鸡,都说这玩意儿金贵,可是这里边可装了五六只啊!

钟宝先把鸟脑袋开了,里面竟然是颗发光的珠子。这是什么玩意?钟宝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了坏笑,会不会是内丹?

反正自己百毒不侵,要是这玩意儿消化不了大不了拉出来。

想到这里,钟宝扔到嘴里就吞了下去。

“啊!”毒是没有,可是钟宝感觉吞下去的是块烧红的铁,烧的五脏六腑都快着了的感觉。

酒!钟宝需要降温,钟宝一头扎进大瓮里。

刚才酒还是常温的,这一下去,这酒就跟冰镇的差不多,冰凉冰凉的。

其实酒的温度没变,变的是钟宝身上的温度。

“啊!”就已经喝完了,钟宝还是觉得烫,鸡!鸡肚子里一定有酒。

如果现在有人看到钟宝,一定以为他疯了,抱着鸡连毛都不拔,就那么啃……

五只鸡都吃完,钟宝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也不知晕了多久,钟宝终于睁开了眼睛。“老子这是在地府吗?”

钟宝看看四周,还是在古墓里。

“不对啊?”钟宝无意间看到了那大瓮,上面竟然有字,跟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不一样啊?

“天地混沌,诸兽起于四方……”

钟宝很多字不认得,反正大体意思就是说的这瓮里封着具神兽的骸骨。有当时的国师配齐了所有配料,本以为能让当时的皇帝长生不老。

可是皇上还没看到这药,国师就疯了。后来只要有人靠近,人就会莫名其妙的疯掉。

这里面的药就成了被诅咒的东西,他们请来了大能,好容易才把药封进大瓮,埋在这里。

“玛德!估计皇上要是吃了自己吃的,也得烧死。”

不过这却便宜了钟宝,功力大涨,剑神怒、无影剑这些心法全都到了顶峰。

怒剑道!这层跟别的武功不同,要练出自己的道。比如力量,这就是威力,一剑扫出力愈千斤。

可是钟宝却在琢磨别的,那就是穿透,内力更加尖锐,一招发出洞穿一切。

“哈!”钟宝捏指成剑,一指点向墙壁。

“嗤”一声,直接穿了个窟窿。“圆的?”距离变长了,已经可以达到三米。钟宝能清楚的感觉出内力到了多远。

这次钟宝伸出两指,“哈!”这次是两边窄中间略宽,像剑的痕迹。不过这次距离短了,才一半距离。

钟宝再用五根手指,“嗤”大拇指那里宽,下面窄,跟刀的形状一样,不过距离才半米多。

呵呵?这玩意儿怎么还打折呢?

“嚓!”钟宝一掌劈下,墓砖就像豆腐一样,登时被切了条缝。

“嚓……”

谁能想到,钟宝就用手劈出了一条路。

钻出来以后,钟宝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阳光有些刺眼,不过他感觉真好。

钟宝出来的地方距离他们进去的入口不远。

这帮狗篮子,竟然用压路机压。

入口平平整整,轧得就像农村晒谷子的敞院。

钟宝的车还在,钟宝刚到了车跟前,一辆警车停到了他跟前。

夏小春从车上下来就抱住了他。“你这些天跑哪儿去了?为什么我们的追踪器找不到你?我还以为你……”

什么情况?入戏太深了吧?这简直就是女朋友才应该有的状态。等会儿……“这些天?我去了几天?”

“十二天!这是第十三天了。我们找到了这台车,可是找不到你。我们全力找了三天,这几天扩大了搜索距离,但我始终觉得你就在这里。”

“那个……你是不是先松开?我现在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被抱着是舒服,可是也是饱食思那啥,饿着肚子谁能有那么多想法?

“哦!对对!都怪我!”夏小春松开钟宝就跑到车上。

钟宝能看出她是去拿吃的,同时钟宝感叹。他以前试过一个星期不吃不喝,但是已经饿得动弹不得了。这次十几天,还从地底下硬钻出来。

“来!我这里有粥。”

“还有粥?”钟宝接过来一看,还是热乎的。好像是用奶熬的,香气扑鼻的。

“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我每天早上都在营地给你熬碗粥带着,今天终于……”

“唉!要不是你看不上我,我非娶了你。老子长这么大,从来就没人对我这么好。”

要是现在送粥的是苏蓉蓉,钟宝就算用绑的,也会把她绑去登记去。

“我其实是把你当成家人了。你救过我的命,我真的不想你出事。”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很感动。”钟宝喝了一口,“对了!那个老道还在庙里不?”

“怎么了?”

“老子就是让他活埋的。玛德!这次老子要不埋他一回,老子的名字就倒过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