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0章 无欲自乾坤

作品:医品佳婿

“可是沙海厂的人不好得罪啊!”

钟宝拿起羊腿使劲儿啃了一口:“老子长这么大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

这句话是给柳蓓听的,也是给旁边两个沙海厂的人。

那两人刚才的确是醉了,可是现在都被吓得清醒了很多。眼前这个黑小子不好惹,他们也不是傻子,连狠话都不敢说就跑了。

翠翠在一旁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时常还偷看钟宝一眼。

他们两人都是在技校学服装设计,回去以后钟宝干脆把自己的衣服箱子给他们。

这可把两个小姑娘乐坏了,里面全都是限量版的名牌,就在钟宝那里开始研究起来。什么针脚啊?设计啊?听到钟宝脑袋都大了。

“我说你们要是研究,拿回去研究不行吗?”

“真哒!这么贵的衣服让我拿回去。”

“我又没说送给你们,你们研究完了之后拿回来嘛!”

在他们的认知里,一套都好几万的衣服,就算拿回去也不容易吧?

“那我们拿回去了!”柳蓓抱起衣服就跑,翠翠站在那里有些踌躇的说道:“我能加你的微信吗?”

这小丫头不是真的想跟自己试试吧?“还是算了吧!你包不起我的,你那两个钱留着买零食吃吧。”

“哦!”

卧槽!还真想跟自己试试?

两人走后,钟宝拿出电话打给高静。

高静接了电话直接说道:“你去的地方没错,他们给我发信息让我也赶到你那里。另外你注意一下沙海厂,他们让我到那里等待接头。”

“我想问一件事情,刨去你大小姐的身份,你对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如果我跟你说,我是化验师呢?”

这还差不多,“他那边一切小心,如果觉得危险就赶紧撤出来,我会接应你的。”

“总算说了句让我心暖的话,我现在感觉接管家族根本就不重要,活着才是最幸福的。”

“你要是觉得危险,现在就可以撤出去。”

“不用了!从我看到他们的实验,我觉得我应该帮你把他们都杀了。”高静这个“杀”字说的很狠。

这下钟宝放心了,每个人心里都有正义感,可能有时会被仇恨什么东西蒙蔽,但终究还是要放光的。

西部的天就像孩子的脸,昨天还是狂风大作,今天就晴空万里。

钟宝早上洗漱完毕出了院子,街口就有早餐,什么肉夹馍、肉包子……反正除了肉就是肉,其他的就是饼。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一屉包子和一碗肉汤,边吃边看风景。

沙海厂,昨天找麻烦的两个醉汉裤子都一样,也就是说他们的外套应该是工作服,可惜昨天晚上他们没穿。

坐了没一会儿,几个人路过的时候,钟宝看到相同款的裤子。

早餐还没吃完,钟宝就拿了两个包子追了上去。

出了镇子要走很远,那里可以看到一个工厂。应该是运输公司一样的地方,远远看去能看到他们在装货。

距离沙海厂一百米左右,那里有个道观,一个老大正在练功。

难道这个就是翠翠嘴里说的老道?他这地方倒是不错,道观的位置比较高,可以看清沙海厂里面所有的情况。

钟宝拿出墨镜戴上,路过沙海厂,大摇大摆地走向那个道观。

“无量天尊!这位居士是来观光的吗?”

“是啊!看到前辈仙风道骨,忍不住过来看看。”

那老道一直在打量着钟宝:“看居士行走间气势沉凝,应该也是个练家子吧?”

“哦?前辈真的好眼力,不过可没前面说的那么厉害,我就是练了两天粗浅功夫。”

“居士谦虚了!不如到里面一叙。”

钟宝跟着老道进了道观,老道拿出茶具,给钟宝沏了杯浓茶。“我这地方没什么好东西,居士凑合喝一口吧!”

不知为什么,钟宝感觉这老道认识自己,可是自己明明没见过他。

“我这人也很糙,有口茶喝就不错了。”钟宝抿了一口,顺便看了看四周。

这里很简单,除了老君像没有什么别的。供桌上连供品都没有,只有三炷香。

“这里清冷了点儿。”

“一座小庙罢了,没有名山古刹那么多香火钱。不过没有关系,心中有天地,无欲自乾坤。”

到底是方外之人,认识跟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啊!“前辈说的真好,可惜我是凡夫俗子,没有前辈的潇洒。”

“哈……相逢就是有缘,我送居士一幅字。”

就是刚才老道说的,钟宝拿着字出了道观,心里不禁在想,这么潇洒的一个人,没事在那玩意儿上吊砖头,怎么觉得不对呢?

钟宝回来的时候,老远都能听见丧曲,一个女人的声音哭得死去活来的。

“唉!就是个普通的感冒,要是去大医院可能就不会死了。”

感冒也能死人?

“都是小诊所害人,可是你说他们医术不高吧?好几个病重的他都能治好。”

钟宝没有继续听下去,他回了柳家的院子。

两个小丫头在院子里嗑瓜子,翠翠看到钟宝直接朝他招了招手:“这么一大早的你跑哪儿去了?你的衣服我们研究完了,可是进不去你的房间,只好放在这里。”

钟宝也到他们旁边坐下:“我不能老花老本儿啊?想着是不是找个富婆儿傍一傍,可惜富婆都是开车的,大街上找不着。”

“没正经的!”柳蓓把衣服箱子给了钟宝。

翠翠拿出电话很神秘的说道:“给你们看点刺激的东西。”

她把电话放到了桌子上,钟宝无意间瞅了一眼,然后一下把电话拿了起来。

照的是个死尸,可是那张脸……“你这是从哪儿照的?”

“你回来的时候没听见有人哭啊?”

“你说的是那个得感冒死的?”

“对呀?这个人我叫二叔,平时身体很好,可是你看看,突然就死了。所以啊!及时行乐。”

根本不是感冒死的,而是中毒。钟宝感觉这里变得不寻常,他一下就想到了九门的实验。

“你这个二叔在哪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