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6章 唱的哪出

作品:医品佳婿

“夫人您误会了,您的事儿我是一点儿都不知道。但是您这么高的地位,吃穿无忧,能担心的也不过是您的丈夫和子女。左右不了的也只有您丈夫的事情。”

太傅夫人低下头,显然证实了钟宝的话。

“我是小人物,想的是高兴一天算一天,没什么计划也没什么打算。可是我就知道有一点,愁不能当饭吃,身体愁坏了遭罪的还是自己。与其担心这些自己没法解决的事情,还不如放下,好好过每一天。”

话糙理不糙,太傅夫人听完钟宝的话长叹一声,“那不知你有什么药给我调养?”

“只要夫人放下心事,按照我开的药调养半个月,我保证夫人跟以前一样。”

“我可不想听你说大话。”

“我也不想夫人成天想着心事喝我的药。”

太傅夫人跟钟宝对视良久,然后深吸一口气:“就冲你这份信心,今天的晚宴你跟我们一起,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太傅府的贵客。”

从花园一出来,钟宝跟着夫人一起到了餐厅。那里摆了一个长长的桌子,上面什么山珍海味都有。

上首坐了一个十分威严的中年男子,夫人一到便俯耳在他那儿说了几句,那男子露出意外的神色。

“你是说这位也是神医?”

“是的夫君。”

太傅打量了下钟宝,说实在话,钟宝这卖相和表情,实在跟“神医”两个字不搭边儿。

“既然是神医,那不如现在就把药方开出来。本人也略通医道,让我也学习学习。”

这是学习吗?这是让老子考试啊?自有下人拿来纸笔,钟宝连想都不想地列出一个药方。

等到大傅把药方拿过去一看:“这只是普通的调养方子,我自己都能开,看来你这个神医……”

“太傅能让在下说句话吗?”钟宝说完站起身:“我承认我的方子就是普通的调养方子,可是所用的分量和熬制的时间,这个才是关键。不知您注意到没有,我这个方子是要晚上睡前喝的。”

“有什么不一样?”

“一个好的大夫,应该把握患者的身体状况。同样的方子,熬制的时间不同,服下去的时间不同,效果也不一样。如果再加上我的针灸,在夫人心无旁骛的情况下。我可以保证,三天就能看到效果。”

太傅夫人已经见识过钟宝的自信,但是太傅没有。“如果三天之后没效果呢?你是不是就会说我的夫人没有放下心事?”

“如果太傅这么说,那我可以保证,就算夫人没有放下心事,效果一样有。”

太傅也是很认真地看了看钟宝:“清荷!大公主带了医生过来,难道他也是你带来的?”

清荷公主根本就不知道钟宝会医术,不过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她只好笑着点点头:“我也希望姨母能快点好起来。”

“好!既然你有这么大的信心,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太傅府的贵客,请入席!”

最不服气的还是大公主,“太傅大人,我觉得夫人是千金之体,没有考察就这么重用他,一旦误了夫人的病情,就算杀了他也没用吧?”

“哦?大公主这样说是你的手下通过了考验?我手下是不是有两把刷子,九爷恐怕最清楚,九爷你怎么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九爷,钟宝是神医这是事实,只要是有关医术的考验,九爷认为钟宝都能通过,白白的让钟宝露了一手,自己这边的脸还不好看。

“公主殿下这么说也是出于对夫人的关心,钟宝说的没错,他的确是个神医,这个我了解。”

大公主想不到,拆她台的是自己的手下。可是看看九爷的眼神,她知道九爷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好啦!是不是神医不是嘴说出来的,我们就看看他给我夫人治疗的效果。我们不会谈这件事情了,大家吃饭。”

九爷在吃饭的时候眼珠子乱转,还没等吃完,她就对手下说了句什么,然后那个人就鬼鬼祟祟地走了。

就在他们要吃完的时候,下人来报,大明星肖琴音来到。

不对呀?不是让她假扮苏蓉蓉吗?这又唱的哪出?

肖琴音应该在这里很有名,太傅一听就喜出望外,竟然亲自带人出去迎接。

钟宝发现夫人的神色有异,难道她的心事是因为太傅喜新厌旧?

太傅既然都出去了,其他人当然都跟着。

人已经到了城堡门口,钟宝就发现众人簇拥之中,一个面容娇美,身材高挑的美女站在那里,犹如万花丛中一点红,不管身边有多少人,你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她。

钟宝现在有些怨九爷改变心意,要是把这美人弄到自己身边,还是冒充苏蓉蓉,钟宝非把她弄床上不可。

换了别人就算有这个心思,也不敢轻易打这个主意,可是钟宝跟别人不一样,想就做。

现在的看情况了,就自己的面相,人家鸟不鸟还是回事呢。

肖琴音先跟太傅他们寒暄一阵,像钟宝这样的,就算是个神医也没资格过去说话。

可是肖琴音寒暄之后问道:“我听说有位钟宝先生到了这里,不知是哪一位?”

嗯?自己在这里这么有名吗?

大家都转头看向钟宝,钟宝呵呵一笑:“不知大明星什么时候听过我的名字?”

“我在Z国有个好朋友叫田蜜,你的事情都是他告诉我的。到现在她还怀念跟你在一起的日子。”

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跟田蜜根本就没深交,他就不相信田蜜到现在还念着自己。

“哈……我不过是给田蜜小姐治过病,可不敢让田小姐挂念。”

“钟先生何必妄自菲薄?”肖琴音说着竟然到了钟宝身边,而且还挽上了钟宝的胳膊。

卧槽!被美人儿挽着,钟宝没有飘飘然,他还不忘看看太傅的反应。

果然,太傅脸上有些挂不住。玛德!这仇恨拉的。

虽然明知是这么回事,可是要让钟宝把手抽回去,他还真缺乏这个勇气。

该死该活的钟宝才不在乎,死都不怕,他会在乎多太傅这么一个仇家?既然九爷敢把这样的美人推过来,那钟宝就敢把她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