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2章 得来全不费工夫

作品:医品佳婿

钟宝一剑迎上,“当”一声,两人同时一震。屠鹏退后三步,钟宝只是一晃身。

行啊?能跟自己有一拼之力,这个小弟钟宝是非要不可了。“小心了!”

瞬息万变!钟宝突然出现在屠鹏身后,屠鹏吓了一跳,窜步就抢前两步,同时刀向后背在背上。

虽然有些狼狈,但对付着也把钟宝这招破了。“好!轮到你了。”

什么?屠鹏从来没这么打过架,这怎么还轮着来吗?“看刀!”

屠鹏踏步进前,一刀抹向钟宝脖子,底下却伸出一脚。

“太慢了!”钟宝一脚点出,同时一个铁板桥。

“嗯!”屠鹏闷哼一声,钟宝的脚点在他的大腿上,跟人用铁棒怼了下差不多。

“还来吗?”

“我又没输!”这一下激起了屠鹏的狠劲儿,刀舞得密不透风,直接撞了上来。

疾风骤雨!钟宝快速劈出七剑,每一剑都劈在屠鹏的刀上,别看快,一剑重愈一剑。

“当啷”屠鹏的手终于握不住刀,掉在了地上。

“怎么说?”

“我屠鹏是你的人了。”

卧槽!听得这么别扭呢?钟宝捡起地上的刀递给屠鹏:“我叫钟宝!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你这刀不错,换把早断了。”

“这是我师傅传给我的,你的剑也不错。”

“这养鸡场是你的?”

屠鹏看了眼养鸡场,叹了口气:“都怪我是大老粗。这块地本来是我租的,可是那个人根本就是个骗子,他根本没有地契。”

看样子屠鹏被骗了不少钱。“所以你就想跟现在的地主人要钱?”

“不是的!我想找到骗我的人,如果这里被拆了,我就是找到人也没了证据。”

“换了别人,老子一定赶人了,看你小子是个汉子,你被骗了多少钱我出了。”

屠鹏有些意外:“我都听你的了,你还赔我钱?”

“老子又不是狼心狗肺的人。跟我的人我都不会亏待他的。少废话了,你这里赔了多少钱?”

“四十万吧!这可是我所有的钱了。我不想再混了,想过正常人的生活,结果……”

“账户给我!厂子还有鸡我都赔了。”

八十万!屠鹏把账户一说,钟宝就把钱打了过去。

“用不了这么多的。”

“我说多少就多少。把你的兄弟都带上,我们喝酒去。”

工地里就有面包车,钟宝让工人开工,让屠鹏的兄弟都上车,一起回了尚甘市。

海鲜自助!钟宝跟屠鹏、肖蕾一个桌子。

“老大!你是干什么的?”一边吃东西,屠鹏一边问道。

“我啊?没正经工作。反正不会让你杀人放火。吃完这顿你就回去收拾收拾,我再给你配台车,你就等我电话好了。”

“好的!”

收屠鹏也是增加筹码。吃饭的时候钟宝还指点了下屠鹏的武功。

等跟屠鹏他们分开,肖蕾才说道:“行啊你!尚甘市道上的第一打手都能收了。”

“艹!那是我没出手,不然什么第一打手,都是扯淡。不过这个屠鹏还真不错,底子好,好好调教调教是把好刀。”

回到琼姐那里后,琼姐早就得到了消息,钟宝一下车,琼姐就笑着迎上来:“真有你的,把人揍了还能成朋友。是不是花了不少钱,姐给你报销了。”

“不用!收屠鹏是为了我以后办事方便,跟你的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

琼姐白了钟宝一眼:“不许这么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就算我占你便宜,不许拒绝。”

姐姐?钟宝早就想有个姐姐了。在学校那会儿,他可没少跟同学的姐姐打交道。都是他把人打了,人家姐姐来算账的。

虽然姐姐不动手,可是他们能找老道,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我求之不得。”

“好!跟姐姐进来,收了个弟弟我今天高兴,好好喝一杯。”

刚喝完一顿,钟宝陪着琼姐又喝了几杯。

第二天钟宝在房里休息,肖蕾打来了电话。

屠鹏找来了,钟宝出去一看,这家伙把鸡全杀了,弄的干干净净装了一车。

“老大!这几只是没喂饲料的,给你送来尝尝,其他的我都卖了,钱给老大你。”

“得得得!这几只鸡我收下,剩下的你卖了钱自己留着。我再给你二十万,你去买台越野车。”

“不用了老大,我拿自己钱买就是了。”

“废话呢?叫你怎么就怎么。”

能看出屠鹏很激动,跟了那么多老大,就没遇到钟宝这样的。“老大!我屠鹏这一百来斤,以后就是老大的了。”

钟宝拍了拍屠鹏的肩膀:“好好跟着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马上要过年了,琼姐这边特别忙。钟宝倒成了闲人。

屠鹏买好车来找钟宝,他就跟屠鹏来到码头。“屠鹏!高鸣你认识吗?”钟宝说着拿出手机给他看了照片。

“这不是高娘们儿的儿子吗?”

“你认识?”谁想到一个校长有这么个外号?

“我认识高娘们儿。这家伙也在道上混过,有点小聪明,就是打起架来太怂,道上没有待见他的。”

都娘们儿了,打架能不怂吗?

“这狗篮子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这两年混的不错,你看那边!那条大船就是他的。昨天我弄的那些鸡也全让他买去了。”

卧槽!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屠鹏门儿清啊!

“屠鹏!那船你上去过吗?”

“去过!这船专门从这里往外面送废品。什么家电、铜、铁、铝。高娘们儿也收破烂儿。”

钟宝有些失望,要是这样看,实验室不可能在船上。

“我就纳闷儿了,他买那么多鸡干什么?昨天我刚到冷库就被通知有个大客户要买鸡,送到那船上一看,原来是他要的。”

“你是说你的那些鸡都上了船?”

“对啊!我亲自送上去的能有假?”

那些鸡总不能买着当枕头吧?快过年了,一定是买回去吃,那么多,送哪儿去了?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办点事。”

钟宝早有准备,戴上口罩换上工作服,都以为他是码头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