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6章 神秘大少爷

作品:医品佳婿

“你说她脑袋的事?你跟她应该是亲姐妹吧?你爸找过我,要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这么惯着她。她太小!我们根本就不可能。”

“谢谢你这么照顾她!我们还是先谈谈赔偿吧?你那三件东西备案的是古董,经过我们鉴定,决定赔给你五百万。”

得!好几亿没了,要是自己把那三样东西给九爷,不炸他十亿算自己没出手。“行!你们说多少就多少,那三件东西呀,可能也就那塔上的钻石你们觉得很贵。”

“说实在话!光是看照片我们都吓坏了,您的身份不一样,银行的领导很重视。”

“我也不吓你们了,就按照你说的办,咱们把手续办好就得了。”

程卉回来时,钟宝已经走了,“姐!他哪儿去了?怎么不等我就走了?”

“卉卉!你喜欢他什么?”

“姐你不知道,他可男人了。一个人可以打一群,比我们班那些男生强多了。”

程玲不知道程卉这个决定是不是对的,她直觉钟宝不简单,长生塔上那么多钻石,钟宝就要了500万就完事了,她不禁对钟宝也产生了兴趣。

老师们放假,学校的决策层还没有放。他这个教导主任还得到学校去,正好儿他还想找校长。

学校这边儿虽然放假了,可是人却不少。平时有学生的时候这些领导都躲在办公室里,今天全都到了外边,正在商量改建学校的事。

“主任!你来的正好,你想想,咱们这学校是不是应该建一个家长的休息室,这样他们来接学生的时候就不用站在外边。”

校长说话钟宝一句没听,他注意的是冯克,这家伙还摆弄着手机,只不过在用眼睛的余光瞅旁边的人。

“主任?”

“啊?你们商量这些事我又不懂,您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那这事咱们就定下来了,装修的时候,咱们学校这里要有人,就冯克和老张了,其他的领导层带薪休假,大家还有什么事吗?”

冯克?一看他就不是个勤快人,把他留下什么意思呀?

接着就是发工资发福利,别看钟宝上领导层才一天,那分的东西一点儿都不少。米、面、油、鱼、肉……看着面前的一大堆东西,钟宝还真有点儿要过日子的感觉。

钟宝把东西都装到车上,开着车出去停在一个角落,钟宝又回来了。

一个补习学校扩建个屁呀?又把冯克这样的人留在这里,钟宝是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

他绕到了办公楼后面,上次已经去过校长办公室,凭着记忆他爬到了三楼,然后移到了校长办公室的窗下。

“立即让工程队进来,还有那些东西,要让钟宝觉得这里就是咱们要建的基地。”

说话的是冯克,钟宝心想自己多亏回来了,不然,自己会真的以为这里就是他们想建的重要地方。

“大少爷怎么肯定他一定会注意这里?我宣布把你留下的时候,我感觉他并没有异样的表情。”

“等着看吧!这小子一定会盯着这边,到时候咱们的计划就可以顺利进行。”

大少爷?说话的声音并不像独孤靖,那这个大少爷到底是谁?

“还有一件事情,不能让这小子闲下来。”

“我明白了,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办吧!”

冯克说完就出了办公室,钟宝从另一间房间进了办公楼。刚要出去,他远远看到冯克走向卫生间,女厕?

这家伙难道是个变态?钟宝本来想跟上去看看,又怕打草惊蛇,就这么一犹豫,校长也出了办公室。

想催眠校长的计划算是泡汤了,钟宝退了出去,然后回到高尔夫球场。

就算快过年了,这里的人也比较多,钟宝就不明白了,用个破棍子打球有什么意思?听说打一次就上千块,有那钱买一堆球挨个敲呗?

“钟宝!马上要过春节了,你打算怎么过?”琼姐来到钟宝身边。

春节对于钟宝来说没什么感觉,从小时候开始,每一次的春节也就是吃吃饭,吃的跟平常的还是一样的。别的小朋友都有新衣服,他是什么都没有。

每次看到村里的小孩子放鞭炮,穿新衣,钟宝都会躲到一边儿去。“我没有什么打算。”

“那就跟我们一起过吧?咱们都是火云狼族的人,那就是一家人,一起过个年。”

钟宝很想问问苏蓉蓉的打算,可是又怕勾起她的伤心事。如果自己不是一剑把她的母亲杀了,可能现在自己跟她已经结婚,就算她的母亲跟九爷有关系,但是表面上也能快快乐乐的过个年。

现在连她的父亲也被自己送进了监狱,钟宝实在缺乏去问的勇气。

“到时再说吧!”一旦苏蓉蓉想去豪代岛见俏俏呢?

见钟宝并不热心,琼姐陪着他站在那里。“你好像来这里也有麻烦,能跟我说说吗?”

“是有麻烦,不过我还不想连累你。我正在想要不要也住在你们这里。”

听到那个大少爷说什么不能让自己闲着,钟宝心里就有些没底。“跟我做朋友太危险了,我知道你想帮我,你只要照顾好蓉蓉就行,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来办。”

“肖蕾应该给你讲过狼王的事情了吧?我希望你能把你的血注进圣杯里,这样整个狼族都会受益。”

钟宝并不懂他说的什么,不过不就是放点血吗?“圣杯在什么地方?”

“我已经通知了长老,相信他不久就会到这里,到那时候你就会见到圣杯。”

看来自己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怎么也要等长老把圣杯带来再说。

大门口那边开进来一台车,钟宝认出是高鸣的。

“我先下去看看。”

钟宝迎上了高鸣的车,高鸣一下车就说道:“原来你也在这儿,你们这么干太不够意思了,把我一个人扔那里,我回去一问,原来你们都搬走了。”

“这怎么能怪我?是我朋友给他们找的兼职,你那里已经放假了,来年等学生都开学,你那里又不用成天上课,还不让人家挣点儿外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