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8章 到底害谁

作品:医品佳婿

知道他们来了尚甘市就行,看来还得再催眠校长一次。

高鸣醒过来根本就不记得曾被催眠,继续举着酒杯对钟宝说道:“反正我知道你很有本事就行。兄弟咱们还可以做吧?”

高鸣这个人还算讲义气,钟宝举起了酒杯跟他干了一杯。

这一顿一直喝到半夜,高鸣彻底躺下了。钟宝躺在自己的房间睡不着觉,把接收器和蓝牙耳机戴上。

苏蓉蓉那边发出了均匀的呼声,这种感觉非常好,就像她在钟宝身边一样。

“咚咚咚!”一大早的钟宝还没醒,外面的门就被敲得震天响。

昨天晚上高鸣喝高了,钟宝都没起他更起不来。钟宝就穿着大裤衩子出去开门,一看竟然是高静, “对不起啊!我回去穿件衣服。”

“那你快点儿,蓉蓉发烧了。”

“啊?”钟宝跑回去套了件衣服就到了他们那屋,苏蓉蓉身上烫人却还在那儿发抖,钟宝抓起她的手就要把脉,可是高静在一旁说道:“赶紧送医院吧,不然给烧傻了。”

“没那么严重,可能昨天受到了惊吓,加上心里有事虚火上升,我给她下几针就好了。”

“你能行吗?”

钟宝拿出银针只下了几针!高静发现苏蓉蓉的脸色还真的好了起来,只是那银针好像在自己颤抖。

“你还是个大夫?”

“业余、业余的!可是蓉蓉昨天还好好的,这怎么突然就发烧这么严重?她昨天晚上洗澡了?”

“没有!昨天蓉蓉好像挺累的,回来就睡了。”

钟宝可是深谙医理,就现在这症状,怎么也是发烧拖了两三天才有的,不可能一开始就这么严重,再说这银针,分明有很微弱的力量在附近。

钟宝无意之间看到桌子上那块铁,就在钟宝望着它发呆的时候,高静突然一阵晕眩,多亏了钟宝手急眼快,不然非得摔地上不可。

“你怎么了?”

“我身体一直不好,可能是流感被传染了。”

钟走一边扶着高静一边抓上她的手腕,“不对!不是流感。”钟宝把高静扶了出去,也给她下了两针,然后拿出银针凑近那块铁,越近针颤得越厉害。

“你在干什么?”苏蓉蓉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还有些虚弱。

“我把这块铁拿去化验化验,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儿呢?”

钟宝让肖蕾过来照顾他们,然后拿着那块铁到了金属研究所。拿出他的证件,立即有人把他带到了化验室。

化验室的工作人员一看,都不用化验就说道:“这是放射性金属,你从哪弄到的?这东西不能带在身边,身体不好点的当时就有感觉了。”

“这玩意儿这么毒?”

这帮狗篮子到底想干什么?做什么东西需要这玩意儿?“你能告诉我这东西能干什么吗?”

“放射性金属只能用在工业上,而且每次用的都不多。你这块儿不太纯,好像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

“什么意思?”

工作人员来到一个桌子跟前,那上面放了一个仪器。“你看看,隔了这么远,但是放射物质还这么大。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块铁已经做出了放射性结构。”

又是一阵操作,好像CT一样,没一会儿他就拿了一个片子给钟宝看:“我是看到外面有焊点才这么想的,里面果然做出了放射性的结构,可以放大放射性元素。”

害人?让高鸣截住这个东西,那他拿到手里害的就是他,可要是他不拿……

“这东西能把它破坏了吗?只留下外面的壳,里面的东西我不要了。”

“这个没问题,我给你处理一下。”

钟宝回来的时候还拿着那块儿铁,只不过已经没法害人了。钟宝这么做有他的想法,现在这东西可是块试金石,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苏蓉蓉和高静虽然已经没什么大碍,但高鸣还是让他们在家休息,钟宝在这边熬好了汤,然后端到了她们那里。

“你叫钟宝是吧?”文雯也在家,帮着钟宝把锅放到了茶几上,然后拿出好几个碗。

“我喝一些你没意见吧?”

“这么多喝吧!我这里边放了很多中药,喝了对你们女人好。”

“哎呀!要是我男朋友也像你这么细心就好喽!”

四个女人每人一碗,大家都对钟宝的手艺赞不绝口,只有苏蓉蓉发现钟宝好像有什么心事。

“怎么了?”

“没事儿!你就好好生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等他们喝完了汤,下午的时候钟宝带着高静和苏蓉蓉一起来到学校。

钟宝把那块铁又装回了快递里,进了保安室就往办公桌上一放。

“这……这谁的快递呀?怎么有些眼熟?”问是问了,按照平常人的反应,应该过来仔细看看才对,可是张叔好像很害怕一样,反倒往后躲了躲。

“还没来得及给苏老师呢。”

“那赶紧送去啊?”

两人说话的功夫,高鸣也进了保安室。“你俩研究什么呢?”

“快递!等晚上回去我再给苏老师。”

高鸣立即眼睛一亮:“那个等会儿还开会呢!这个我拿给他好了。”

钟宝摆了摆手,可是张叔却说道:“实在不行我送过去,我还要过去拿报纸呢。”

呵呵!钟宝什么都没说在那看着,张叔背对着钟宝,他能明显看到高鸣看着张叔一愣,然后把快递递到了张叔手上。

原来这老头也有参与,这明显就是给高鸣了眼色。

张叔和高鸣出去,钟宝拿出电话打给苏蓉蓉:“等会儿他们把快递给你你什么都别说,接下来就行。”

“出什么事了吗?”

“有人要害你,你把快递接了以后就放办公桌上,然后就装出很虚弱的样子。”

苏蓉蓉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答应一声。

钟宝一直用接收器监听着苏蓉蓉那边,可是等了十多分钟了,那边也没有动静。

把东西弄哪儿去了?三五分钟就应该到了。

钟宝出了保安室,在走廊里找到了张叔和高鸣。两人好像在争论什么,就听高鸣说道:“里面是这东西不能让苏老师拿过去,高静就跟她住在一起,你这是害她还是害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