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7章 让人羡慕

作品:医品佳婿

“有什么不敢出来的?”

“小崽子!你这属于故意伤人你知道吗?要不是我儿子坚持,我根本就不会让他来,内脏都打出血了你知道吗?”

钟宝下手还是有轻重的,不然以他的战斗力,这小子早去火葬场了。不过这贵妇人这么说,钟宝还真想看看她想干什么。

“然后呢?”

“啊?你把人打成这样了,你还在那里挺冷静?你看到他们了吗?这些都是我当家的同事,都是警察。”

哟呵?穿着便衣来的。

一个很高大的男子来到钟宝跟前:“你想私了还是公了?”

钟宝还没等说话,那贵妇人又上来了:“私了就是拿钱,我儿子可是我们的心肝宝贝儿,少一百万不行,还有那个老师,不是也住在这里吗?狐狸精勾引我儿子,让她也出来。”

就在这档口,苏蓉蓉还真的开了门,那男生有些心虚,躲到了后面。“苏……苏老师!”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苏蓉蓉,那几个男的立即露出惊艳的表情,贵妇人一看,立即吼道:“果然长了一张狐狸精的脸,我儿子这么小的年纪,你勾引他有意思吗?”

“哎!你他妈嘴里抹大粪了?”“啪!”钟宝一把巴掌就把贵妇人拍倒在地,然后站到了苏蓉蓉前面:“你儿子对老师动手动脚的,你还腆着脸找人来这里闹,我告诉你们,怎么对我无所谓,敢动蓉蓉一个试试?”

太快了,那几个男人根本没反应过来,打人、到苏蓉蓉身边,眨眼间的事。

“你敢打我?当家的!你还愣着干什么?”

的确是愣着呢!苏蓉蓉长得跟仙女一样,就是在电视上也看不着几个这么漂亮的。

“啊?你你……把身份证拿出来,现在我们家决定报案,咱们一切按照程序走。”

完了!高鸣没敢出来,听到这里心里一哆嗦。虽然跟钟宝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觉得钟宝是个可交的人,如果把人带到警察局,这事可就大了,人家在警察局还有关系。

“你跟报案人是亲属关系,是不是得回避啊?”

“你懂的还不少。”男生的父亲一摆手,他的同事立即到了钟宝跟前:“跟我们走一趟。”

“这件事是因为我,要带你们带我走。”苏蓉蓉刚站出来就被钟宝又护到了身后:“这事你别管。”

钟宝一掏兜掏出了证件,然后拉着那警察朝向了墙:“看完了别声张。”

钟宝把证件交到了警察手上,那警察翻开一看身子就一抖。将门!普通人不知道他们可是知道,就算是出来一个将门平常人那都是有特权的,何况还是一个门主。

“你同事家里的小兔崽子调戏老师,你们这大车小料的过来,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反映到上面,你们几个都跑不了。”

“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那个我们走了。”

“走?”男生全家都有些发懵,钟宝是什么身份?

“老刘!怎么回事?”

“这次真的没法帮你了,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刚才钟宝已经说了不准声张,所以这个叫老刘的警察也不敢说出去。

高鸣这时候也开门出来,亲眼看着那些警察离开。现在他心里也画上了问号,钟宝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就算你们不要说法儿,老子也要了。你们的儿子骚扰了老师,给她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我觉得你们应该补偿一下,对吗?”

“你……你要多少?”

钟宝看着贵夫人一笑:“刚才你不都开价了吗?你儿子是你的心肝宝贝儿,苏老师是我的,所以都一样。”

一百万?贵妇人之所以开这个价,就是因为料定钟宝拿不出来,毕竟只是个小保安。可是现在形势反转,换成他们拿钱了,关键他们也拿不出,贵妇人的样子只是打扮出来的。

“我们没那么多钱。”贵妇人现在跟她儿子一个表情,都快哭了。

“没有钱行啊?你们儿子这种行为属于那个未遂,进去蹲个一年半载的,钱我也不要了。”

“不行啊!如果我儿子留下案底,那他这辈子就毁了。”

现在贵妇人两口子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就不来找钟宝的麻烦了。挨顿打钟宝已经不追究了,现在反倒是让钟宝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这是你们的事,明天天黑之前如果我看不到钱,老子就会把你儿子送进去吃窝头。”

“是是!”一家三口灰溜溜地走了,高鸣有些事后诸葛亮说道:“你不怕他们三个跑了?”

“如果他们真的跑,那他们扔下的就不止是这个数儿了。”

一场争端平息的让大家一头雾水,很多人都在猜测钟宝的身份。苏蓉蓉一回去,文雯就羡慕的说道:“蓉蓉姐!好羡慕你哦!为了你他那么小的身材敢跟那么多人对峙。”

高静虽然没明说,但看样子也羡慕的不得了。

苏蓉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就进了房间。

钟宝那边,高鸣叫了很多外卖,还叫了两瓶好酒。

“来兄弟!咱们一边喝一边聊,你先跟哥哥说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想知道钟宝的身份,钟宝也想从他口中问问独孤良的事情。

“你先告诉我你跟独孤良是什么关系。”

“这个……”

难道认识个将门的人还需要保密?“不拿老子当朋友?”

“我是真的不能说,兄弟你就别逼我了。”

“好吧!那老子的事情你也别问,咱们俩该喝喝该吃吃。”

钟宝心里一动,刚举起酒杯的高鸣,眼里就露出迷茫的神色。

“独孤良在哪?”钟宝感觉独孤良已经来了,从高鸣的反应中就能看出来。认识将门的人不丢人,除非独孤良打好招呼,不然高鸣为什么不敢透露?

“只有我爸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

“那他们有没有叫你干什么?”

“查出苏老师的快递在哪儿,半路截下给他们。”

截下?也就是说,多亏张叔让自己拿快递,如果让高鸣拿,那块铁就到不了苏蓉蓉手里了。

他们一定不会想到自己那么快过来,又那么快的表露出要追苏蓉蓉。高静和苏蓉蓉在一个办公室,如果不是自己在,这种进办公室的机会就给高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