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4章 扶不起的阿斗

作品:医品佳婿

独孤良手里有剑,而且是一往无回的刺向钟宝的胸口。

“叮”钟宝明明是用手指拨的,但是大家却听到了金属碰金属的声音。

钟宝一指把独孤良的剑拨偏,“噗”一声又把他拍飞了出去。

“勇气可嘉呀!可惜这实力实在太差。”

独孤良被打的落地就喷出一口鲜血,听到钟宝的话,气的一口气儿上不来直接晕了过去。

山本雄一赶紧把独孤良抱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顺气的,总算把独孤良给弄醒了。

“独孤少爷你没事吧?”

独孤良一把把山本雄一推开:“他还在这里,你们为什么不上?”

“因为他们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也就你这样的笨蛋,气昏了头什么都能干出来。”

“你们去把他给我杀了,我保证你们每个人都可以出去。”独孤良好像发疯一样,一边指着钟宝一边大喊。

总算其他人还没有昏头,只是看着钟宝。

“做个实验怎么样?他反正就在这里,你们抓住他去要挟独孤靖。要是独孤靖肯开门,那就说明他有点作用,到那时候你们再来动我。如果要挟没用,你们就算能杀了我,恐怕也出不去。”

独孤良听完眼睛一瞪,“你们别听他的,他就是个搅屎棍子。我是独孤家的长孙,怎么可能没用?”

苏振邦第一个拔出了木剑,大家以为他要动手,可是他却把木剑伸到了独孤良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是用这个的,而钟宝手中有剑,你让我们怎么杀他?”

钟宝手里不但有短剑,还有独孤良刚刚掉在地上的。钟宝脚一勾就把独孤良的长剑拿到手里:“所以我说,你们抓住独孤良要挟,要比冒死过来对付我简单。”

独孤良转头刚要跟钟宝再说什么,苏振邦一掌切在他的后劲上,独孤良直接晕倒在地。

“钟宝这次说的没错,我们应该用他试试。”看到山本雄一脸上还有犹豫,苏振邦接着说道:“难道你现在还幻想着跟独孤靖合作?他能想到这么毒的办法把咱们困在这里,就说明他根本就是个恶毒的人,没有真心跟咱们合作。”

山本雄一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好吧!”

苏振邦把独孤良拎了起来,想了想对钟宝说道:“刚才你已经说了,让我们试试。那我希望你不要跟来。”

钟宝很大方的对苏振邦摆摆手:“你们尽管去试好了,老子先出去。”

就算钟宝走出了山洞,苏振邦还是有些不放心:“山本兄!你带着我的人押后,我带你的人进去跟独孤靖谈判。”

这样安排完全合理,谁也不用担心对方把自己给卖了。

就这么决定,苏振邦亲自带着独孤良,跟山本结衣等人一起先进了那山洞。

而钟宝这时候却在他们上面,就在那个监听室,钟宝把所有的盖子都打开,还没能找到苏振邦他们,他先听到了独孤靖的声音。

“蠢货!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简直愚蠢至极。”

“爸!连九爷都说我哥是扶不起的阿斗,您还不信,现在知道了吧?我哥这次进去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是被人给拍死,要么是被人抓住。想带那女人的出来,门儿都没有。”

这独孤庆损起自己的哥哥倒是挺聪明。

就在独孤庆的话音刚落,钟宝终于听到了苏振邦的声音:“独孤靖!我知道你就在门后,你儿子现在在我手里,识相的就把门打开。”

“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哼!不争气的东西。”独孤靖说完就响起了脚步声,接着又是独孤靖的声音:“你有本事就把我儿子杀了,除非你们吃下药丸儿,不然我是不会开门的。”

钟宝在那里暗自冷笑,想想也是这个结果了。独孤靖这家伙心肠歹毒,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怎么可能要挟到他?如果独孤良是个独苗,那独孤靖可能还会有商量的余地。

“独孤靖你可想好了,就算用长生塔,也不过是把人提升到一般高手的水平,但是要让九爷知道这里的事,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你说什么?那你是谁?”

苏振邦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说道:“我不过是九爷的一个手下。”

不光是独孤良一阵沉思,连钟宝都很纳闷儿,苏振邦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独孤靖真相?那样恐怕独孤靖就不敢把苏振邦关在这里,也不用损失那么多手下。

“轧……”

钟宝眉毛一挑,独孤靖开门了。

“现在可以放我儿子了吧?”

“不但可以放了令公子,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第一个合作项目就是杀了钟宝。”

特么的!真正的九爷在外头,苏振邦就不用怕独孤靖再耍花招,合作就变得真诚了。

“钟宝已经中了鸳鸯锁,我们只要抓住山本结衣就行了。”

“我觉得并不是这么回事,钟宝一直就没对山本结衣表示过关心。进去以后,到处都是毒蛇毒草,钟宝却扔下山本结衣,你说你的毒会好用吗?”

“怎么可能?”

“钟宝是个神医,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就知道他治好过很多疑难杂症。这小子还会催眠,山本结衣跟他是不是真的搞上还两说呢!”

更多的脚步声传来,山本雄一带着苏振邦的人跟他们汇合了。

“你们的话我也听到了一些,的确是这样,我也怀疑钟宝没有中毒。”

“那么好吧!我们关掉这条通道,从正门进去围堵他。来人!拿避毒丹,没人带一颗毒蛇和毒藤就不会攻击咱们了。”

就算是吃的苏振邦也不怕了,他们带上避毒丹,三方人马组成一支精锐,从正门那里进入峡谷。

“不好!钟宝跑了。”一进去山本雄一就看到不远处的石壁上放着两棵连在一起的大树。“钟宝曾说过,山壁下面是酥石,只要能把他顶到酥石层以上,他就有办法出去。”

“那我们快出去找他,这里是个火山,就算他从这里出去也跑不远,外面没有植被,而且火山灰很厚,有两个狙击手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一大群人又匆匆返回,可是不久,钟宝就从正门的入口不远闪出来,嘴里还在啃着蛇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