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3章 又一个冒牌货

作品:医品佳婿

气氛再次拉紧,钟宝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个惹祸精,无赖、油盐不进,而且没有人能跟上他的思维。

“想看我是谁,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山本雄一还没等打圆场,大家感觉眼前一花,钟宝竟然到了九爷身侧,那把短剑已经架到了九爷的脖子上。

“原来你也是个冒牌货!”钟宝说完剑一抖,九爷的面具便掉在了地上。“苏振邦?”

钟宝想不到这个九爷竟然是苏蓉蓉的父亲。

苏振邦并没有因为暴露了身份而慌乱,他只是有些愤怒的说道:“杀了我吧!就像你杀了蓉蓉的母亲一样。”

“为什么?原来你们跟刘桂琴都有关系,那你们为什么让刘桂琴来破害蓉蓉?”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所有的一切都在九爷的掌握中,你不过是九爷的棋子,现在还活着只不过是九爷不想让你死。”

现在钟宝就想知道,为什么苏蓉蓉的母亲会诱使自己杀她。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苏振邦什么都不会说。

钟宝把短剑收了起来,一句话不说的又坐到那里。

他已经杀了苏蓉蓉的母亲,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钟宝不想再杀苏蓉蓉的父亲。

“你为什么不动手了?就算你不杀我,我想蓉蓉也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吧?”

“她的心在我这里,我们迟早还是会在一起。不杀你是因为你还没有做恶太多,何况现在都困在这里,你能不能活着出去还两说呢。”

就算现在危险没有临近,可是大家都担心最后出不去,一时间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钟宝烤好的肉吃一半留了一半,然后就在一角打坐。

“呜……”一声狼嚎,大家吓了一跳,钟宝睁开了眼睛,嘴角一牵后,又闭上了。

“外面的毒虫毒草都够吓人了,这怎么还来了狼?这狼身上不会有毒吧?”苏振邦的一个手下小声议论起来。

“这狼会不会进来?如果毒蛇和狼一起攻击,咱们这些人……”

“瞎说什么?”苏振邦已经戴上了面具,在他们的人眼里他就是九爷。所以苏振邦这一喊,议论的两个人赶紧把嘴巴闭上。

“里面的人听着,如果不想饿死,就吃了门口的药丸出来投降。”这时洞外传来了独孤靖的喊声,苏振邦第一个到了门口,可是门口只有药丸儿,并没有一个人。

钟宝睁眼看看看四周的人,很多人都陷入了沉思,看样子就算是毒药他们也有意思尝尝。

“不要听他们的!这药丸吃下去一定会受他们摆布,还不如在这里饿死的好。”

“好死不如赖活着,大家还是想清楚吧!”

“你!”苏振邦握紧了拳头:“你怎么老是跟我们唱反调?你要想活着你吃啊?”

“我?我就算吃下了药,你问独孤家的人敢开门吗?”

两人要吵起来的时候,山本雄一在一旁说道:“我倒是想到了一个计谋,反正钟宝吃不吃,独孤家的人也不敢放,不如我们把钟宝绑起来,假装过去投诚。然后只要钟宝挣脱绳索,就有可能把他们都抓住。”

大家一听眼睛都是一亮。

“你还是歇了吧!如果咱们一出去他们就拿枪突突呢?我们死在这里谁能找到?这办法根本行不通。”

也是这么个道理,刚燃起点希望又被钟宝浇灭了。

“我倒是有个主意,外面山壁上有一层酥石,只要我们多砍些木头,把我架到酥石层的上面,我就有办法出去。”

“不行!你跟这里的人非亲非故的,我们怎么知道把你送出去你就能救我们?”

谁都不相信谁,钟宝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洞的里面突然响起了“轧轧”声,所有人都睁开眼睛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过去,那里又出现了一个洞口。

“这……”山本雄一有心过去看看,可是看到钟宝和苏振邦都没动,他也没有起身。

想玩疲劳战术吗?这个洞开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没人敢进去看,也更没人敢安心的休息。鬼知道里面会不会出点什么东西。

钟宝可不管那些,打了个哈欠直接躺在地上。

“咱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钟宝!要不你进去探探怎么样?”

“没门儿!我说老丈人,你这脑袋怎么长的?这明显就是他们的陷阱,就算里面什么都没有,咱们的注意力全被拉过去了,我说你们睡不睡了?”

钟宝说完又闭上了眼睛,这里面大家公认钟宝最厉害,他不出头,其他人也不敢下去。

很安静的一夜,当然只有钟宝睡得最舒服。

钟宝醒来的时候发现苏振邦的人手在那个洞的洞口,山本雄一和苏振邦不见了踪影。

山本结衣见钟宝醒来,对钟宝说道:“父亲和九爷已经下去有一会儿了,要不你也下去看看吧?”

难道真遇到了危险?怎么说苏振邦还是苏蓉蓉的父亲,如果真出了什么事,钟宝害怕苏蓉蓉受不了这个打击。

他直接起身来到洞口,可是还没等进去,一股危险的感觉袭来。

“怎么了?”见钟宝停在那里,山本结衣不禁问道。

钟宝呵呵一笑:“我还是不进去了,一旦他们两个死在里边,你们还需要我这个主心骨不是吗?”

“可是!”

“可是你爹和苏振邦还在里面埋伏着是吗?”危险的感觉只来自生物,要是有敌人早冲出来了,而且刚靠近门口就有感觉,不是有人在门口埋伏是什么?

“动手!”是山洞里面的声音,就在话音刚落,钟宝瞬间移到了洞口,根本不给他们合围的机会。

“我就说不能在宽敞的地方动手。”苏振邦说完带着人从里面出来,包括山本雄一在内,竟然还有独孤良。

“哟呵?独孤少爷也来了,是不是想捡老子穿过的破鞋?”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商量好的,现在还凑到了一起。

“哼!你这个野种,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独孤良也是气糊涂了,竟然第一个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