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2章 监听室

作品:医品佳婿

这个入口跟下面那个差不多,也没有个梯子,钟宝有些纳闷儿,难道要往上蹦?

下面那个是用来炼丹的,上面这个要看看才知道。

钟宝直接拔地而起,直接钻到了那个洞口里。

这里好像一个神殿,而且这里应该是没有被搜刮过, 四周有几颗夜明珠,如果独孤家的人进来过,一定不会放过的。

钟宝向外面看了看,九爷他们都害怕外面的毒蛇什么的,还没有人出来,钟宝要趁着这点时间把里面值钱的东西都拿走。

先把四周墙上的夜明珠抠下来,钟宝举着一颗一直到了供桌跟前。

“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偌大的供桌上就放了一条“项链”。这只不过是勉强说,其实就是根绳,串了颗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牙齿。

钟宝把项链拿了起来,怎么看这项链也没有手上的夜明珠值钱,还供着。算了!好像男生戴这种装饰品还比较合适。

想到这里,钟宝把那颗牙齿戴上,然后接着看四周。

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只不过在四周有很多壁画。上面画的好像是一个部落,部落的领袖脖子上就带着钟宝的项链。

他面前还有一个巫师,正在指挥着众人炼丹。唯一能吸引钟宝的,就是上面的各种奇珍异兽,比如长着翅膀的老虎,头上有脚的鳄鱼。

具体画的什么钟宝也看不懂,勉强这么形容吧!

“咔!”钟宝正看得起劲儿,脚下突然一空,一块地砖竟然陷到了地里,紧接着供桌朝一旁移开,露出一个方形的石洞。

钟宝拍拍自己的胸口:“大意了大意了!这里多亏不是古墓,要不是这一脚下去指不定弄出什么幺蛾子。”

钟宝靠近那洞向里面看了看,他只注意到向里的洞口,并没有发觉他进来的入口已经被关上。

“爸!咱们是不是应该把结衣接出来?毕竟山本家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威胁。”

钟宝走了一半就听到下面有独孤良的声音。难道从这里能通向出口?钟宝紧走两步,可是直到下到底部,也没碰到说话的独孤良。

接着独孤靖的声音从一侧响起:“我已经说了,大丈夫想要成功就要有所牺牲,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

钟宝赶紧查找声音的来源,就在底部的一面墙上,那里有很多圆形的孔,声音是从其中一个孔里传来的。

因为其他的孔有盖子封着,所以钟宝听不到声音。

“可是爸!结衣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儿。”

“你急什么?先饿他们几天,等到都没劲儿了,咱们再一个个把他们抓出来。”

“可是那样……”

应该是独孤靖瞪了独孤良一眼,独孤良的话说了一半儿就没有再说下去。

钟宝有些好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钟宝又打开了另一个盖子,这次是山本结衣和山本雄一的声音。

“父亲!你是说我的牺牲根本就白费了?”

“恐怕是这样的,钟宝不害怕外边的毒物,你给他下的毒他好像也没有放在心上。虽然现在还不敢肯定,但我觉得已经可以有八成,你下的毒根本就不好使。”

钟宝的眉毛一挑,这家伙还挺聪明,就凭借些蛛丝马迹,竟然能猜到自己根本就没中毒。

“父亲!那我们怎么办?如果钟宝没有站在咱们这边,那岂不是还要受九爷的摆布?”

山本雄一在那边叹了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真的能从这里出去,我同意你跟独孤良在一起。至少我们在尚甘市的发展也需要借助他的帮忙。”

尚甘市?那里可是西南方的沿海大城市,难道独孤良在那里有势力?可是山本父女没有接着说,钟宝也没有答案。

没意思!钟宝把盖子盖上后又开了另一个,只是这个里面只有翻箱倒柜的声音,并没有人说话。

一连开了几个,钟宝好像对里面的方位有所了解了。

这里就像一个总的监听室,除了中间的树林,所有的空间从这里都可以听到,包括了外面的通道。

钟宝在四周又查看了一遍,这里除了能监听,其他的什么用处都没有。一趟下来只找到一个兽牙项链,这不禁让钟宝有些失望。

当他上来的时候,这才发现入口那里已经被门封死,钟宝找到那块陷进去的砖,用脚一点,入口的门竟然又打开了。

虽然不知道发现了这个地方有什么用,但是钟宝感觉还是只自己知道的好。

钟宝下去以后找了很多的酥石把洞口封死,已经天黑了,钟宝回到炼丹之处的时候,发现大家都聚在那里,一个个愁容满面。

“这么长时间你跑哪里去了?”九爷喊了一声,但是钟宝根本就没有理他。

搬石头的时候他又抓到了两条蛇,这时候找了个灶台,先把捡的干树枝扔进去,然后引着了火就在上面烤蛇肉。

本来大家都没吃饭,钟宝这一烤,很多人都在一旁咽口水。可是那蛇太毒了,他们害怕蛇肉里也有毒,所以就是再馋,也没有一个人过去跟钟宝要一块吃的。

忍着吧!这才半天,饿他们几天恐怕别说蛇肉,连蛇屎也想吃。

最后是山本雄一凑了过来,钟宝很大方地递过去一块儿,可是山本雄一摆了摆手:“我不吃!我只是想问问你,可有什么发现?”

“就这些!本来我想弄点素菜的,可惜这破地方除了蛇,其他的就没有能吃的。或许会有老鼠,这个等以后我找找看。”

“哼!简直就是饭桶一个,大家都想着怎么出去,只有你想着怎么吃。”

听到九爷的话,钟宝不禁抬起头:“不对呀?以前老子跟九爷交手的时候,发现九爷虽然讨厌,但是很有涵养。怎么你这个九爷一天就知道吹胡子瞪眼的,难道越活越回去了?”

“你!”

钟宝可是听说九爷有好几个,就拿苏蓉蓉的母亲来说,无论从体型还是声音,如果不是把她的面具摘下来,钟宝根本没法找出她跟九爷的区别。

眼前这个也是,除了脾气,其他的地方也找不出瑕疵。“要不你把脸上的面具摘了吧!老子想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子。”